笔趣阁 > 平行空间来客末世之天寒地冻 > 13、东海学院
    清晨,魏信陵谁也没惊动,洗漱完了之后就独自去九义了。

    “哥哥......”被窝里的娜儿看着没有任何表情的魏信陵,忍不住悄悄哭了起来。

    待魏信陵晚上从工作室回来,院长犹豫再三,还是将纸条递给了魏信陵。

    纸条里夹着一条小小的银色吊坠,吊坠是一块银色的宝石,宝石内部,七彩的光芒若隐若现。

    打开纸条:

    哥哥,娜儿走了,哥哥不要伤心。感谢哥哥这几年来的照顾,娜儿很喜欢和哥哥在一起的日子,真的很开心。可是娜儿想起了自己是谁,娜儿家里人来接娜儿了。娜儿逐渐恢复的记忆告诉娜儿,我还有很多要去完成的事情,所以娜儿必须回去了。哥哥,娜儿永远都会记得你为我打倒坏蛋的样子,永远都会记得你为我烤的螃蟹的味道,还有帮我告诉院长奶奶,注意身体。

    ——娜儿

    走了吗?魏信陵将纸条整整齐齐地叠好,拿出了自己的笔记本将纸条夹了进去,顺手将吊坠戴在了脖子上。

    “信陵,娜儿她......”院长忍不住问出了声,她没看纸条,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魏信陵将笔记本收好,“没事,她家里人找到她了而已,还有,娜儿让我告诉您,注意身体。”

    说完,魏信陵转身走向了自己的房间,留下了嘴唇不停颤抖着的院长。

    “哥哥......”在某个角落里,看着背影落寞的魏信陵,大眼睛里,泪水如同断了线的珍珠,嗒嗒落地。

    “小姐,我们该走了。”

    ......

    躺在床上,魏信陵第一次觉得这么累,仿佛日月都在这一刻完全颠倒了过来。

    他现在只想好好睡一觉,这样什么都不用管了。

    看着魏信陵脸上布满了病态般的红晕,院长将屋里的其他孩子都叫去了另一个房间睡,避免不懂事的孩子们打扰到他。

    等世界彻底安静后,一滴晶莹剔透的眼泪悄无声息地从眼角滑落,没入了黑发中。

    黑夜中,黑色和白色两道身影同时出现,轻轻抚摸着那布满红晕的脸蛋,红晕这才悄然隐退。

    几周后,东海城——

    魏信陵拍了拍肩膀,喃喃道:“到了吗?东海城。”

    他拿出自己的本本,翻到某一页用笔划掉了上面的一行字。

    做完之后,刚想合上本子的动作一顿,又往后翻了好几页,拿出了夹在其中的纸条,又看了一遍,叹了一口气。

    “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对是错。”

    走出车站,一个长着络腮胡子的猥琐瘦子凑了上来,笑眯眯地问道:“小朋友,你是自己来的东海城吗?你的爸爸妈妈呢?”

    魏信陵顿时喜笑颜开,奶声奶气地说道:“我没有爸爸妈妈。”

    瘦子笑得更开心了。

    十分钟后——

    “这人长的恁猥琐了,没几个人会要,给你五千联邦币,算是第一次合作的开门红。”一个大婶递给魏信陵两五联邦币,额头上满是冷汗。

    魏信陵笑眯眯地接过钱,然后转身看着躺了一地的十几个大汉,抬脚踢了踢前面一人的大腿,“麻烦让一让,你挡着着我的路了。”

    大汉赶忙缩着脖子收回了腿,看向魏信陵的眼神中满是惊恐。

    重新回到东海魂导车站,魏信陵来到了东海学院接新生的地方。

    “小朋友,你是来报道的吗?”见魏信陵向自己这边走来,一位黑发少女微笑着问道。

    魏信陵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点头道:“是呀是呀。我叫魏信陵,请学姐以后多多关照。”

    少女惊讶地打量着这个看起来不过十一、二岁大的男孩,没想到他仅有九岁。

    “我是东海学院高年级部的刘语心,负责这次的新生接待。来,小学弟先填个表,然后出示一下你初级学院的推荐信。”

    刘语心将一张表格递给了魏信陵。

    魏信陵接过表格扫了一眼,只需要填写名字、年龄、武魂、魂力等级和就读的初级学院即可,并不麻烦。

    落笔唰唰填写到武魂一栏时,魏信陵动作一顿,写下了“第七夜魔王”五个大字。

    “第七夜魔王?这是什么武魂?”刘语心不禁喃喃道。

    魏信陵耸了耸肩,“我也不是很清楚。”

    “这个牌子你拿好。”看过魏信陵的学院推荐信后,刘语心在上面盖了个章,又递给了他一个金属牌,原本想提醒他最好挂脖子上,但看见他脖子上的吊坠,还是没说出口。

    “这是你入学前进出学院的凭证,到了学院,还要进行报道,领取用品。你先上后面那辆魂导大巴等一会,再来几个人就送你们去学院了。”

    “谢谢学姐。”道谢一声后,魏信陵上了那辆大巴。

    此时大巴里已经有不少人了,有小孩,也有大人,一看就是陪着孩子来报道的。

    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魏信陵看着窗外,懒懒地打了个哈欠。

    没多久,又上来了不少人。

    就在魏信陵快要睡过去的时候,一个长的非常漂亮的男孩子走了过来,怯生生地问道:“你好,我可以坐你这里吗?”

    魏信陵迷迷糊糊地点了点头,然后倒头就睡了过去。

    “醒醒!你醒醒!”

    不知过了多久,睡梦中的魏信陵突然感觉到自己被人晃来晃去的,睡眼朦胧地揉了揉眼睛,问道:“怎么了?”

    男孩道:“到学院了哦,你不下车吗?”

    “是吗?谢谢。”看着眼前的男孩,魏信陵不知怎的竟觉得有点眼熟,仿佛在哪见过,但却想不起来,可能是在睡过去之前看了一眼吧。

    “不客气。”男孩笑了笑,起身拿包下了车。

    东海学院有中级部和高级部,对于一般人来说如果不出什么意外,他们就会将东海学院完成九义,然后上高级部。

    办理了入学手续后,魏信陵便得知自己被分进了一年级一班。

    领了两身校服和一把宿舍钥匙,绕过教学楼,后面就是宿舍楼了。

    宿舍楼一共有十二层,他则在二零九宿舍。

    刚刚开学,宿舍楼一片噪杂。

    在魏信陵来到他的宿舍的时候,其他三个舍友已经到了。

    见魏信陵进来,一个留着中分男孩阴阳怪气地说道:“新来的?”

    魏信陵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