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世之天寒地冻无弹窗 > 4、武魂觉醒
    劳资就应该早点弄死你!

    嚯哟!被抓了还这么嚣张。听着人贩子嚣张的威胁,魏信陵翻了翻白眼,你原本就已经打死原装货了好吧?如果不是我穿过来,你罪加一等的好吧?

    “哇”的大哭出声,魏信陵毫不犹豫抱住了身边的警花小姐姐的大长腿,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着卖惨道:“姐姐,坏蜀黍、蜀黍凶我,哇!”

    这里被拐的孩子普遍三四岁,还处于最容易被情绪感染的年纪,魏信陵这一哭,就好似一把打开了潘多拉魔盒的钥匙,在场的五十个孩子齐声哇哇大哭了起来。

    任联邦警察们无论怎能哄,刚刚停止哭泣的孩子一听其他人的哭声,又哇哇大哭了起来,好似一曲无法停奏的交响曲。

    现在魏信陵的样子因为年纪尚小,本就十分的软萌,一哭起来,更是对女性这种为母则柔、为子则刚的生物极具杀伤力,再加上其他孩子的哭闹,直接拉满了警花小姐姐对人贩子的仇恨值,从而狠狠地瞪了人贩子一眼。

    对小姐姐心存爱慕的小哥哥情商爆表,反手扣住人贩子,充满正义感地呵斥道:“还敢在我们面前威胁孩子?当我们不存在是吧?”

    人贩子被抓疼得嗷嗷直叫。

    “不哭、不哭哦,坏蛋蜀黍已经被警察蜀黍抓走了哦。”小姐姐柔声柔气地安慰着。

    魏信陵这才“哽咽”地缓缓停止了哭泣。

    跟我斗?再回娘胎重修三年吧。

    等被拐的孩子被安抚好了之后,魏信陵也拿到了他的奖励——二十万联邦币。

    看着手中的卡,魏信陵不禁暗自欣喜道:自救计划终于能顺利开展了。

    收好卡,魏信陵刚想走人,但一干警察蜀黍阿姨却挡住了他的去路。

    “啊咧?”

    这时,魏信陵猛然想起,自己也是被拐人员呢。

    “我不要去孤儿院!不要啊!雅蠛蝶!!!”

    ......

    夜晚——

    躺在傲来城某所孤儿院里的床上,魏信陵眼神一片空洞。

    自己为什么要说自己也是被拐的?为什么我不说我是看到的?为什么啊为什么?

    皎洁的月光照进屋里中,只见面无表情的魏信陵流下了那名叫悔恨的泪水。

    从怀中掏出了自己的计划表,看着上面记得乱七八糟的字迹,魏信陵幽幽地叹了一口气,计划还是赶不上变化。

    经过这一次的遭遇,魏信陵深刻意识到了自己的不足。

    他还是没完全适应现在的身份,经常以为自己还是那个十七岁身份证在手天下我有的大学生,不然也就不会在办卡确认身份存钱的时候被警察阿姨逮着送到孤儿院了。

    不过除了自由受到了一些限制,孤儿院还是蛮好的,有吃有住,还给他换了一身干净的新衣服,就算要跑去找娜儿,也得等身份证明办下来再说,否则自己就是黑户一个。

    按照剧情,娜儿是在唐舞麟武魂觉醒后的几天才出现的,所以他只需要在武魂觉醒日之后的那几天去蹲守就可以了。

    他不急……

    如此想着,魏信陵慢慢闭上了眼睛。

    ……

    几天后,傲来城武魂觉醒日——

    看着人山人海的嵩高初级学院,魏信陵半躺在树荫下懒懒地打了个哈欠,其他几个一起前来觉醒武魂的孩子则是一脸兴奋。

    人老了,没小孩子那般激情了。

    孤儿院的孤儿虽然多,但符合六岁的孩子却没有几个,算上魏信陵自己,也才不过九个。

    “魏信陵!”

    魏信陵又打了个哈欠,这才起身走了过去。

    来到了三楼的众多房间之一,传灵师温和地说道:“来,孩子,站到这里来。”

    魏信陵依言站了过去。

    看到魏信陵这么乖,完全不像他之前觉醒过的小孩子一样好奇和闹腾,传灵师不由得满意地点了点头。

    “凝神静气,我要开始了。”

    柔和的白光在传灵师手上亮起,照亮了整间房间。

    一道道绚丽的纹理在天花板上亮起,然后顺着墙壁、地板向魏信陵脚下蔓延而去。

    一股暖意在丹田处汇聚,一股燥热充斥在魏信陵体内,额前很快就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突然,魏信陵感觉到周围的温度似乎骤然一降,燥热的身子开始平复了下来,丹田处的暖意随后向躯干的每一处地方蔓延而去。

    “哼!”暖意所到之处,仿佛被撕裂一般,让魏信陵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突然,心脏突然涌出一股寒流,顷刻间将在体内蔓延的暖意吞噬殆尽,这一刻,魏信陵如坠冰窖。

    “啊!”魏信陵惨叫了一声,猛然跪倒在地,幼小的身体仿佛筛糠一般不停地颤抖着。

    这一声突然的惨叫吓了传灵师一跳,一闪身就来到了魏信陵面前。

    传灵师蹲在魏信陵的面前查看着现在的情况,一旦发现不对,他就会停止这一场仪式,以确保魏信陵的安全。

    扑通!

    扑通!

    强劲有力的心脏跳动声无比清晰地在觉醒室中回荡。

    一道黑白光芒在魏信陵心中迸发,强盛的光芒使得觉醒室仿佛变成了只剩黑色和白色的世界。

    在这道刺眼的光芒照耀下,哪怕是传灵师也不得不用袖子遮挡住了视线。

    魏信陵柔顺黑色短发一阵翻涌,顷刻间疯涨到了腰间,左边的黑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浸染成了白色。

    等左边的头发全变白了之后,顷刻间又恢复了黑色。

    一道道纹络从魏信陵心口处呈蛛网般向身体各处蔓延开来,他的皮肤缓缓变成了魔鬼般的灰暗色,唯有脸上的那几道脉络是浅浅的银色。

    一道看不清的硕大影子在魏信陵身后睁着没有感情的妖异血红色双目,淡淡地看着传灵师。

    正遮掩着视线的传灵师呼吸一滞,心中狠狠一颤,仿佛是被什么东西盯上了一般,就连武魂也在战栗。

    光芒渐敛,额上流着冷汗的传灵师这才放下手,看向了魏信陵。

    这是什么武魂?看着除了脸几乎换了个人,气质邪魅,仿佛魔王在世的魏信陵,传灵师傻眼了。

    看了看自己变了色的皮肤,魏信陵也有些愕然,这就是我的武魂吗?看着……有点鸡肋啊?

    正疑惑着,魏信陵看向了传灵师。

    哪曾想,对上魏信陵的目光,再看看他身后的影子,一种莫名的恐惧感在心中油然而生,传灵师忍不住往后退了几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