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世之天寒地冻无弹窗 > 5、罪与罚
    看到传灵师惊人的反应,魏信陵扒拉了一下自己软萌的脸蛋,暗暗道:我有这么可怕吗?我还只是个孩子啊。

    心中编排着,但魏信陵还是故作奶声奶气地问道:“传灵师大人,我的武魂觉醒了吗?”

    又小心翼翼地偷瞄了魏信陵身后的影子一眼,传灵师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点头道:“嗯,已经觉醒完成了,看样子应该是本体武魂或者兽武魂。”

    “那我有魂力吗?”魏信陵小心翼翼地问道。

    “先天六级,已经很不错了哦,努力一下,相信你很快就可以成为魂师的。”

    六级?魏信陵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没魂力啥都好说,用用力,还是有机会魂圣的,基本安全保证就有了,但时候再找个对得上眼的女朋友,一辈子很快就过去了。

    没错,魏信陵就是那么没志气。

    向传灵师道了谢之后,魏信陵便出了觉醒室。

    因为同来的其他几个孤儿还没有几个还没觉醒,魏信陵便找了个地方研究起自己的武魂去了。

    根据武魂专递给他的信息,他的武魂名叫罪与罚,准确地来说,是......

    罪——第七夜魔王!

    罚——天使的凝望!

    逼格看起来高是高,但你带给我的六级魂力,啧,就这?就这?

    魏信陵有点嫌弃,别的穿越者几乎都是先天满魂力,怎么到我这就只有六级了?

    算了,有魂力就好。

    回到孤儿院,魏信陵拿出了回来路上买的本本,开始梳理起了自己的计划。

    三年后东海中级学院,唐舞麟、古月、谢邂......

    至于六年后去史莱克学院,虽然说以他这种根苗正红的镰刀锤子接班人的三观来看,史莱克学院的确是三观不正,但在被两枚十二级那啥炸之前还是一个很好安身之所的,及时跑路就好。

    其他的他就不知道多少了,倒是那个深渊位面......有点难搞哦。

    至于最后唐舞麟和古月娜相爱相杀?关他锤子事,被拿枪戳的又不是他......

    “啊嘁!”写着写着,魏信陵突然感觉背后一凉。

    抬头看了一眼艳阳高照的天幕,魏信陵有些奇怪,太阳挺大的啊,现在也不是春天、秋天、冬天,为什么他就突然感觉有点冷呢?

    梳理了自己知道的剧情之后,魏信陵又开始制定和主角们打好关系的计划了。

    舔?舔是不可能舔的。

    要想打好关系,可以从主角们最喜欢的东西入手,比如唐舞麟喜欢吃,娜儿也喜欢,古月喜欢......?龙应该都喜欢宝石吧?额呵呵哒。

    ......

    洋洋洒洒地写满了本本,魏信陵心满意足地将本本塞进怀里。

    接下来就是找怎么逃出孤儿院的路了。

    第二天,嵩高初级学院——

    看着周围满脸兴奋的“同龄人”,魏信陵生无可恋地趴在书桌上,虽然前世也算个小学霸,但他也厌学啊,更别说还是从头九义了。

    为什么斗罗大陆也有九年义务教育?

    你能想到那种一大清早还睡得正香的时候被人连拉带拽叫醒,饭都还没吃上几口就被送到学校的感觉吗?

    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自打觉醒了武魂,孤儿院对他的看管倒是没那么严格了,看来他还是小看了魂师在斗罗大陆的地位。

    这也让魏信陵下了决心,既然能白嫖,为什么还要自己充钱呢?

    在学院里蹉跎了一天,一放学,魏信陵“嗖”地冲出了学院,在傲来城的大街小巷四处乱窜。

    因为不知道娜儿什么时候会出现,所以他只能到处碰运气了。

    别忘了他可是把运气点满的男人。

    运气点满就是这么任性。

    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乱蹿了数分钟的魏信陵远远就看到了几个社会青年围着一个银发的女孩。

    银发?应该就是娜儿了吧?

    满脑子都是计划总算要迈出了第一步了的魏信陵,兴奋过头下,根本就没来得及思考,大喊道:“你们要干什么?快给我放开她!这可是五年起步,最高死刑啊!”说着,魏信陵就气势汹汹地冲了上去。

    为什么是五年?因为在魏信陵穿越的时候民法典就已经改了好久了啊。

    社会青年被吓了一跳,回头一看,看到是一个还没他们三轮小的小孩子,眼中都流露出了一丝讥讽。

    为首的社会青年手腕一翻,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就出现在手中。

    看到匕首,魏信陵脚下猛踩刹车。

    拿着匕首向一旁晃了晃,青年道:“小屁孩,不想吃刀子就别多管闲事。”

    魏信陵看着社会青年连忙摆手,尬笑道:“你们继续,继续。”

    讥笑了一声,社会青年又重新看向了小女孩。

    透过社会青年间的缝隙,一双水灵灵的紫色眼眸满是惊恐地看着魏信陵。

    尬笑一敛,魏信陵猛然从怀里掏出了自己珍藏已久的砖头,朝着背对着他的社会青年狠狠砸了过去,“吃我一砖!”

    砰!

    刚刚那拿匕首威胁魏信陵的青年后脑勺应声炸开一团血花,随后整个人缓缓瘫倒在了地。

    什么!

    其他几个青年大吃一惊,猛然转身看向了已经掏出了另一块砖头的魏信陵。

    微弱的魂力波动从魏信陵身上扩散而出,黑眸逐渐被血红色渲染,黑发飞舞间,皮肤逐渐变成了灰暗色,黑白双色流光从他心口处迸发,在魏信陵身后凝聚成了一道看不清虚实,只有一双妖异红目的庞大影子。

    看着此时仿佛魔鬼般的魏信陵,恐惧油然而生,涔涔冷汗更是不断从青年们额头上冒出。

    罪与罚!

    抓着砖头,魏信陵一闪身就冲进了剩下的三个社会青年当中,六级魂力虽然还没什么大用,但却能给他一些增幅。

    脚一拐,一个青年一时不察,脚被拐后重心不稳,直接向前一栽,魏信陵顺势一板砖向他的脑门重重拍去。

    青年栽倒在地,直接昏了过去。

    其他两个人强忍着恐惧就要上来抓住魏信陵。

    那曾想,魏信陵高高一跃,直接一脚踹上了其中一人的下巴,直接将那人给踢飞了出去。

    他身后的影子血红色的眸子一转,看向了剩下的最后一人。

    一瞬间,那人只觉得自己如坠万丈深渊,全身仿佛冻僵了一般,动弹不得。

    “走你!”

    魏信陵直接又是一记断子绝孙脚踢了上去。

    “啊!”青年惨叫了一声,捂着双腿间猛然跪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