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世之天寒地冻无弹窗 > 6、看海
    虽说是女子防身术,但无论男女都适用啊,一言不合断子绝孙,实属居家旅行,防身必用。

    眼看路人越来越多,魏信陵退去罪与罚的附体,走到了娜儿跟前,蹲下看着这个比瓷娃娃还要精致的女孩,笑着问道:“你要跟我走吗?”

    娜儿抬头看向他,宛如紫色琉璃的大眼睛中满是后怕之色,一层浅浅的水雾渐渐蒙上了那双漂亮的眼睛。

    “别哭呀。”魏信陵摸了摸鼻子,笑道:“以后让我来保护你,这样就不会有像刚刚那几个坏人欺负你了。”

    虽然嘴上这样说,但魏信陵心里想的却是:我保护?不反过来让你保护都算好的了。大佬,给我个抱大腿的机会吧!拜托拜托。

    呆呆地看着魏信陵看了许久,突然,这个让人一看就想把其捧在手心里细心呵护的小女孩猛地扑进了魏信陵怀里“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别哭别哭。”轻轻地拍打着娜儿娇嫩的后背,魏信陵表面故作怜惜地叹了一口气,暗地实则在狂喜。

    计划通!

    等娜儿停息了哭泣,魏信陵拿出了准备已久的肉包子递给了娜儿,“给,饿了吧?我这还有点吃的。”

    就算没看过原著,但多多少少看了关于娜儿的营销号,他还是知道娜儿是小吃货一个的。

    看着看似人畜无害,实则小心思一个接着一个的魏信陵,娜儿犹豫了一下,似乎还是不敢过于相信他。

    小祖宗,我保证除了馋你大腿外就没别的心思了,您老就行行好,欠我这个人情吧。

    魏信陵脸都快笑僵了。

    犹豫再三,娜儿还是选择相信了魏信陵,小心翼翼地接过了包子小口小口地吃了起来。

    伸手揪了揪娜儿有些婴儿肥的脸蛋,魏信陵笑道:“我叫魏信陵,你叫什么名字呀?”为了不让以后恢复了记忆的娜儿怀疑,魏信陵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装装样子的。

    娜儿怯生生地道:“我叫娜儿。”

    “娜儿?很好听的名字啊。”魏信陵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你爸爸妈妈呢?”一时激动,都忘了这个了,幸好及时想起来了。

    娜儿有些伤心地道:“娜儿没有爸爸妈妈。”

    “那娜儿跟哥......哥回去吧,以后哥哥就是你的家人了,我来保护你。”

    糟糕,差点说漏嘴了。魏信陵暗道一声不妙,但见娜儿似乎没有注意他刚刚话里的不妥,这才松了一口气。

    娜儿点了点小脑袋,“嗯。”

    摸了摸她柔软的银发,魏信陵心中乐开了花,但表面还是一副“我是小男子汉”的样子,奥斯卡都欠他一座小金人,“那我们回去吧。”

    走在回孤儿院的路上,娜儿突然回头看了一眼。

    “怎么了?”

    娜儿轻轻一摇头,没有说话。

    回到孤儿院,院长看着比瓷娃娃还要精致的娜儿,怜爱感爆棚,魏信陵连解释都不用解释娜儿的来历。

    于是与,娜儿很快就在孤儿院住下了,身份证明也会很快办下来,只不过......

    看着娜儿小小的肚子居然能塞下这么多食物,院长嘴角狠狠一抽。

    魏信陵见状,也只能无辜地耸了耸肩,你以为娜儿是人?不,她其实是只龙,还是最牛逼的两位龙王之一。

    话不多说,大佬,记得留个腿位给我啊!

    晚上——

    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里,所有孤儿都熟睡了,魏信陵在重新整理了一下计划后刚想冥想好早点修炼到十级,然后去买个魂灵,有了保障再说,却突然听到娜儿怯生生地叫了他一声。

    “哥哥......”

    魏信陵俯身看向他下铺的娜儿,那一双紫色的大眼睛哪怕实在黑夜中也无比的引人注目。

    “怎么了娜儿?”

    “哥哥,娜儿睡不着。”

    听了她的话,魏信陵翻身下床坐到了娜儿床边,没有惊动其他小朋友,“怎么了?不习惯这里吗?”

    娜儿摇了摇头,“这里很好,有哥哥在。”

    “那是怎么了?”揪了揪娜儿的小琼鼻,魏信陵觉得无比心累,要不是为了抱大腿,这保姆他才懒得当。

    娜儿小声地说道:“我想去看海。”

    看海?魏信陵挠了挠脑袋,晚上不是会退潮吗?看沙子还差不多。

    不过看到娜儿眼中的希冀,魏信陵无奈地叹了口气,“怕了你了,走吧,哥哥带你去看沙......海。”

    “哥哥最好......”一听魏信陵同意了,娜儿高兴得直接从床上蹦了起来,却被魏信陵一把摁了下来。

    看着她这幅高兴的样子,魏信陵无奈了,万一把值班的工作人员给吸引过来,看海?看沙子都别想了。

    做了一番防备工作后,魏信陵小心翼翼地带着娜儿来到了孤儿院最矮的一处围墙,这是他前几天为了溜出去找娜儿计划的路线,但后来发现孤儿院没有过多约束他,也就此作废了,没想到今天倒是派上了用场。

    陪娜儿一起去看沙......嗯......海。

    ......

    看着前面光着脚淌在海水里无比欢快的娜儿,提着鞋走在岸上的魏信陵无奈地叹了口气。

    果然还是小孩子心性,爱玩的很。

    斗罗大陆的海比不得前世的,死海螺、烂贝壳......一眼看去全都是,沙子也硌脚得很。

    不过这也不是从前的自己吗?喜欢和小伙伴逃课去上树下河,掏鸟窝、抓螃蟹......又是除了村里鹅势力的一大恶势力,只不过,随着自己逐渐长大,快乐也被堆积如山的作业吞没,美名其曰是为了以后着想,不复当初......

    “小心点。”

    看着差点一头栽水里的娜儿,魏信陵又是无奈地提醒了一声。

    “嘻嘻!”娜儿嘻嘻一笑,向他举着了手中捉着的东西,“哥哥快看!”

    定睛一看,居然是只大红的螃蟹。

    魏信陵立马转身就走。

    “哥哥你要去哪?”

    “我去看看周围有没有柴火。”

    “啊?”娜儿猛然一愣,紧接着恼怒道:“哥哥你个坏蛋!”

    片刻后——

    “好吃吗?”魏信陵打趣道。

    娜儿点了点头,“好吃。”

    哪怕你是银龙王也不能逃脱真香定律。

    “再吃个蟹腿吧。”魏信陵笑着将一条硕大的蟹腿递了过去。

    “哥哥你不吃吗?”

    “我吃饱了。”

    “骗人!你明明都没有吃几口。”

    “傻娜儿,我们才吃过晚餐多久啊。”

    娜儿猛然看向自己平坦的小腹,“哥哥,是不是我吃的有点多了?院长奶奶好像很心疼。”

    “没事啊,孤儿院穷了我养你啊。”

    “那你也穷了呢?”

    魏信陵微微一笑,我穷?不存在的好嘛,因为过几年就把你丢给唐舞麟养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