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世之天寒地冻无弹窗 > 11、两年九个月
    回到孤儿院,魏信陵找院长要了个没人住又偏僻的房间,准备吸收黑鸦魂灵。

    可刚刚打开魂灵球,露出里边黑鸦的身影,魏信陵突然身体一颤,手脚一阵冰冷,大量的黑雾从他体内涌了出来,凝聚成了一道看不清轮廓的黑影,唯有那双妖异的血红色双目格外显眼。

    红光一闪,似乎是看向了魂灵球中的黑鸦。

    只见原本只能在魂灵球中活动的黑鸦欢快地叫了一声,展翅飞出了魂灵球,绕着黑影不断飞来飞去。

    黑雾一阵翻涌,瞬间将身形虚幻的黑鸦吞噬。

    魏信陵:???我努力修炼换来的魂灵就这样被你吃了?你还有没有良心啊?

    “快把我的魂灵还给我!”魏信陵悲愤地向黑影扑了过去。

    黑影不躲不避,魏信陵居然就这么从它身上穿了过去。

    “苍天啊!大地啊!武魂欺负人啦!”魏信陵像是为了央求父母给他买零食直接躺在地上撒泼打起滚来的小孩一样。

    黑影不为所动,随后吞噬了黑鸦魂灵的黑雾再次翻涌,像是惊涛一般,海浪翻卷。

    “咦?”正躺在地板上撒泼的魏信陵突然惊疑了一声。

    他能感觉到自己体内已经达到了十级瓶颈、在没有融合魂灵之前无法再进半分的魂力似乎在这一刻戳破了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膜,缓缓向十一级的门槛迈去。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的武魂又到底是个什么鬼啊?

    没多久,魏信陵的魂力在来到十二级中期后就停止了长涨,也多了一道微弱的联系。

    魏信陵看向黑影,也不知是不是错觉,他感觉黑影的轮廓现在似乎清晰了不少,但依旧看不清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还没等魏信陵反应过来,黑影带着黑雾如同潮水褪去,尽数向他体内收拢。

    这就没了吗?

    魏信陵挠了挠头,有点不明所以。

    意念一动,一圈黄色的光环从他脚下升腾而起,围绕着他的身体上下律动着,一只纯黑色的乌鸦不知从哪冒了出来,落在了魏信陵肩头,用喙慢慢地梳理起来着它那松软的羽衣。

    全身羽翼没有半分杂色,红眸白瞳,赫然是他那只黑鸦魂灵,比起刚刚的样子,现在的它体型还要大上一倍,羽翼也更加丰满,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一股不祥的气息。

    罪与罚刚刚的行为居然不是为了吃,而是为了帮他融合黑鸦魂灵,好生奇怪的融合方式。

    不过终于迎来了自己小时候日思夜想的“超能力”,魏信陵总归还是有些激动。

    哪个男孩不曾有过英雄梦?哪个人不想有过超能力?

    今天魏信陵总算圆梦了。

    带着激动的心情和熟悉能力的想法,黄色的魂环亮起。

    一支纯黑色的羽翼在手中凝聚,轻轻一推,黑色的羽翼飞舞着,光影凌乱间,墙壁上出现了一道道凌乱的刻痕,像是被什么利器乱砍的一样。

    魏信陵上前一看,这些刻痕的深度不是很均匀,但大多都在一寸左右,有浅有深。

    他的第一魂技名叫:嗔。

    能够在范围三十米内给敌人造成一百零八道切割伤害,并有百分之三十的几率造成腐蚀。

    腐蚀?魏信陵惊讶地环顾了四周一番,在墙角的几道刻痕上发现了许些被腐蚀后的焦黑痕迹,还隐隐散发着一股恶臭。

    腐蚀性看起来不大,但在战斗中,说不定却能给他带来胜利的曙光。

    魏信陵扭头看向肩头上的黑鸦,似乎是注意到了主人在看自己,黑鸦也看向了魏信陵。

    魏信陵笑道:“我也不会取什么名字,以后就叫你墨羽吧。”

    寒鸦歪了歪脑袋,红眸白瞳中没有丝毫感情。

    ......

    来到黑龙工作室,魏信陵一眼就看到了自己那自称大陆唯一一位神匠的便宜老师——震华。

    魏信陵原本以为昨天已经把他坑得只剩裤衩子,他就会不好意思再来缠着自己了,没想到这糟老头子的脸皮竟如此恁厚。

    “怎么今天来......十二级了?”震华第一时间感应到了魏信陵的到来,刚想训斥这好不容易拐来的弟子,好好立一下自己的师威,却猛然看出了魏信陵和昨天不一样了。

    魏信陵点了点头。

    “既然你已经是魂师了,那就不需要再学习基础了,从今天开始我准备正式教你成为一级锻造师的标准,那就是——百锻!”

    ......

    两年九个月后,红山初级学院校门口——

    “娜儿!”魏信陵朝着人海中那道银色的身影挥了挥手。

    接近三年的时间过去,魏信陵的变化极大。

    三年前因为长期营养不良的他只有一米一四的个头,而现在却已经有一米五出头了,整个人看起来并不是特别的强壮,但衣物下匀称的肌肉带给他的爆发力就连绝大部分的大魂师都无法比拟,魂力也达到了十九级,再往上一点就能成为大魂师了。

    颜值本就极高的他,面容现在也是越发的俊美。

    原著中古月是因为娜儿感应到了唐舞麟身上的金龙王血脉这才会去东海学院,所以为了古月的顺利到来,而让他好抱大腿,魏信陵这才将娜儿送到了红山。

    说来也怪,两年了他居然一次都没碰见过唐舞麟,也可能是碰到了没认出来,也不知道娜儿有没有按原著感应到唐舞麟身上的金龙王血脉。

    如果没有,那只好早点做别的打算了。

    “哥哥!”娜儿娇小的身子一把扑到了魏信陵怀里。

    摸了摸娜儿柔软的脑袋,魏信陵满是宠溺地打趣道:“要不是娜儿这两年就长了这么一丁点儿,哥哥现在说不定都抱不住你了。”

    “那哥哥现在不是还能抱吗?”娜儿笑嘻嘻地说道。

    “现在还能,等以后娜儿长大了就不能了啊。”

    “为什么?娜儿想一辈子都让哥哥抱着。”

    因为男女授受不亲啊,因为你会成为银龙王啊,因为你会喜欢上唐舞麟啊......

    魏信陵笑了笑,笑得有些牵强,“以后娜儿长大了就会知道了,哥哥不适合教你这些。”

    “好吧。哥哥,我想吃棒棒糖。”

    “走咯,给娜儿买棒棒糖去。”

    送娜儿回到孤儿院,魏信陵来到了工作室。

    “这是你要的一百二十公斤重的千锻锤。”震华将一对锤子递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