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世之天寒地冻无弹窗 > 12、如果我离开了
    在收魏信陵为徒后,震华原本想带他回总部带在身边教导,但魏信陵却为了计划能顺利进行,再加上鬼知道去了之后会遭受到什么非人的虐待,所以才没有跟着去。

    魏信陵接过锤子甸了甸,非常顺手,笑盈盈地说道:“老师你不是日理万机吗?怎么今天突然就跑来傲来城了?”

    震华白眼一翻,“还不是你这孽徒,要是你三年前就跟我走,为师至于鞍前马后的在傲来城和总部间反复横跳吗?”

    “是是是,老师您为人师表、教导有方、诲人不倦......千错万错都是学生我不长眼。”

    “好了,别拍马屁了,锻造一下这块沉银,让我看看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你有没有偷懒。”随手拿了一块篮球大小的沉银丢给魏信陵,震华说道。

    感觉到怀里沉银不小的分量,魏信陵立马装死,倒在一旁的沙发上故作痛苦地叫道:“老师我呼吸有点难受,老师我心脏痛,老师我......”

    “够了!”震华被气得吹胡子瞪眼,“老样子行了没?”

    “好嘞!”魏信陵立刻满血复活,抱着沉银来到了锻造台前。

    点火开打。

    右手第一锤闪电般抡出,空气都被带起了一道低沉的破空声,下一瞬,暗银锤已经重重落在了沉银的边缘。

    “砰!”

    暗银锤应声借力弹起,只见沉银第一锤落下的地方已经略微凹陷了下去。

    左手锤紧随其后,

    “砰!”

    又是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声。

    左右两锤落下,通过沉银反馈回来的信息,魏信陵脑海中立即就有了相应的熟悉感。

    双手交替落锤,宛如狂风骤雨一般。

    “砰!砰!砰......”

    富有节奏感的锤打声仿佛一曲激昂的交响曲,有着一种别样的美感带动着魏信陵的情绪,越发的亢奋。

    很好。看到这一幕的震华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时的魏信陵已经完全沉浸在了,直接隔绝了对外界的感知,专心投入到了锻造沉银当中。

    渐渐的,魏信陵挥舞锻造锤的速度越来越快,快到空中都留下了一连串的残影,密集的敲击声更是如同高山流水倾泻而下一般,清脆悦耳。

    “砰!”一声比起前面锤打声都要更为高昂的轰鸣声响起,宣告了这次魏信陵锻造结束了。

    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魏信陵看向了震华。

    震华知道,魏信陵不是要他进行点评,而是......

    “给你!小财迷。”将一万联邦币甩到魏信陵脸上,震华骂骂咧咧了几句。

    说着,他上前细细观察起这块被锻造好的沉银,满意地说道:“提纯度超过了百锻,体积缩小了百分之十五,提纯效果约百锻提纯的五倍。看来你已经能将千锻运转自如了,只是......”

    “在我面前你这小子藏什么拙呢!你以为我会吃了你吗?”

    魏信陵十分淡定地说道:“这不是习惯了嘛。而且,这不是老师你教我的吗?”

    震华呼吸一滞,这小子真是有够气人的。

    “既然你要去东海城,不要出太大的风头,也不要强行尝试灵锻,等你成为了魂尊再说。如果有个叫慕辰的家伙要收你为徒,给我狠狠的拒绝他,不要问为什么。”

    “昂。”

    一般这样说的必是情敌,这套路还能在老套一点吗?

    心里吐着槽,但魏信陵还是点头道:“安啦安啦。”

    回到孤儿院,魏信陵坐到坐在台阶上的娜儿身边,“怎么了娜儿?在想什么呢?一直在发呆。”

    娜儿的小脑袋轻轻地靠在魏信陵肩上,宛如琉璃一般的紫色眼眸中流露出几分奇异的光彩,纠结、难过、留恋......多种情绪在其中来回摆动。

    “哥哥,今晚带我去看海好不好?”她轻声问道。

    魏信陵愣了愣,然后笑道:“好啊。”

    等孤儿院的所有人睡下后,魏信陵带着娜儿翻围墙出了孤儿院,沿路来到了沙滩。

    三年过去,这片依旧还是那副样子,一眼遥遥望去,尽是碎石和死去的贝壳。

    今晚的月色不比昨晚清晰,有些朦胧,看起来有点凄迷,月光皎洁,点点繁星忽闪忽亮。

    光着脚淌在清凉的海水里,娜儿弓着腰在海水里摸索着,似乎在寻找着什么,皎洁的月光洒落在那满头的银发上,熠熠生辉。

    “娜儿,在找什么呢?”提着鞋的魏信陵走了过来。

    娜儿抿了抿嘴唇,有些难过地说道:“今晚没有螃蟹出来,娜儿想吃哥哥烤的螃蟹。”

    魏信陵微微一愣,然后笑道:“那哥哥明天买螃蟹回来做给你吃好不好?”

    娜儿看了看魏信陵,同样笑了出来,“好呀。”

    只是刚说完,她整个人竟又伤感了起来,“哥哥,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你会想我吗?”

    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你会想我吗?

    这一句话回荡在魏信陵脑海中,久久不息,脸上的笑意微敛,原来三年,竟是这么快......一转眼,便快到了离开的时候。

    想到这,魏信陵心中有些堵。

    即使一开始打着目的才接近的娜儿,但相伴三年,说没有半点感情是不可能的,他又不是庙里的和尚,说出家就出家。

    见魏信陵久久不回答,只是在那里出神,娜儿忍不住上前抱住了他的手臂,摇晃着撒娇道:“会不会嘛,哥哥。”

    感受到手臂上传来的感觉,魏信陵回过神来,笑道:“当然会啊,你可是我的妹妹啊。”

    紫色的大眼睛死死盯着魏信陵,“我也会想你的,特别、特别想。”这句话,小声得连她自己都听不出来自己再说什么。

    魏信陵笑了笑,看向了远方海浪阵阵的海面,他没有注意到,一层朦胧的水雾蒙上了那双紫色的大眼睛。

    第二天,魏信陵向震华请了假,去菜市场挑了几只块头大的螃蟹回到了孤儿院。

    看着吃得嘴角都是油的娜儿,魏信陵笑着拿纸巾给她擦了擦,然后刮了刮她的琼鼻,打趣道:“慢点吃,没人跟你这只小馋猫抢的。”

    “嘻嘻。”娜儿嘻嘻一笑,没说什么。

    只是吃着吃着,大颗大颗的眼泪不断砸落在地板上。

    魏信陵笑着为她擦去了眼泪,“别低头,王冠会掉,别哭,小人会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