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世之天寒地冻无弹窗 > 17、舞长空
    “信陵,你怎么也在啊?我还以为我刚刚眼花看错了呢。”从九号测试房出来,魏信陵迎面撞上了“熟人”。

    魏信陵笑道:“是舞麟啊,我是来进行锻造师评定的,看样子你也是哦。”

    唐舞麟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我是来评定二级锻造师的,信陵你呢?”

    “一样。”魏信陵微微一笑。

    “谢谢你帮我垫付了罚款,为了表示感谢,我请你去吃好吃的吧!”唐舞麟兴奋地说道。

    魏信陵点了点头,“好啊。”

    “好吃好吃!”小吃街上,唐舞麟正大快朵颐着,腮帮子鼓鼓的。

    魏信陵闭了闭右眼,“慢点吃,不急。”

    唐舞麟羞涩地挠了挠后脑勺,“没想到东海城里有这么多好吃的东西,不久前吃的午餐锻造后就消化完了,不禁饿。”

    “好吃的多着呢,细心找总是会找到的。”

    “对了,信陵,还不知道你是哪人呢,我是傲来城来的,你呢?”

    魏信陵故作诧异地说道:“你也是傲来城的啊,我也是。”

    接着,两人相视一眼,皆看到了对方眼中难以掩饰的喜悦。

    不过兴奋过头的唐舞麟没有注意到魏信陵眼中的那一抹牵强。

    人老了,却还要陪年轻人搁这演戏,魏信陵表示自己太难了。

    第二天,东海学院开学典礼——

    看着才讲了一刻钟的院长,魏信陵表示你不行啊,在他前世哪个校长不是一开口就是半个小时打底?还是没有打草稿的那种。

    “下面进行分班......”

    魏信陵从一班被调到了五班,算上他在内,五班才有二十四个人,是五个班级中人数最少。

    不过他没有在意,主角的老师肯定会是最好的,比赛什么的永远会是第一名,就这他还愁着发育不起来?

    “各班班主任带着你们的学员返回班级,熟悉一下学院的规章制度。”

    五位老师中,一位二十七、八岁,相貌十分英俊的老师走向了五班。

    他看起来有些削瘦,但身高却超过了一米九,白裤子衬托着大长腿更显修长,猿臂蜂腰,一头湖蓝色的长发及腰。

    “老师好帅啊!”有女学员不禁低呼出声。

    虽然唐舞麟和谢邂也是相貌出众,但他们却还没完全长开,比不得。

    而现在魏信陵虽然能和其比一比,但他毕竟年幼,帅气中又带着几分软萌,论气质,还是这老师更胜一筹。

    谢邂撇了撇嘴,他最讨厌长得比他帅还漂亮的了。

    对!没错!说的就是你!魏信陵!

    “跟我来。”老师简单的三个字出口,除了魏信陵外,所有学员身上皆感一冷。

    “老师好像很强的样子。”云小不禁喃喃道。

    五班不愧是吊车尾班级,教室都是在一楼的最里边,教室里也都才有三十套桌椅。

    “入座。”这老师一开口,都让学员们感到一阵冷意。

    魏信陵蹬蹬蹬地跑向了后门靠窗的位置。

    不要问他为什么,问就是:后门靠窗,王的故乡。

    原本要在靠前位置入座的唐舞麟犹豫了一下,还是跟着魏信陵一起坐到了后门的位置。

    魏信陵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主角不都应该坐在前面勤学好问吗?跟着他做什么?

    谢邂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坐到了两人旁边。

    “我叫舞长空,未来六年不出意外,你们都将会是我的学生。”

    “我首先强调一点,刚刚龙恒旭的话你们就当做没听到过。因为就算你们是一群废物,我也会让你们成为同龄人中的最强者。”

    “除非你们有人退学,否则这就会是你们未来六年的目标。”

    用着最平淡的语气说着最狂傲的话,五班的学员瞬间就被吸引了注意力。

    “下面开始自我介绍,姓名、武魂、魂力等级,未来想要成为什么样的魂师。开始。”

    舞长空第一个指的是坐在第一排靠边的云小。

    “大家好,我叫云小,武魂是星盘......”

    “大家好,我叫周长溪......”

    ......

    一番介绍后,轮到了坐在最后面的魏信陵三人。

    “谢邂,武魂光龙匕,魂力十八级,敏攻系战魂师。”

    谢邂之后便是唐舞麟了。

    “唐舞麟,武魂蓝银草,十一级,目标......”唐舞麟顿了顿,弱弱地说道:“还没有目标。”

    “废武魂能有啥目标啊。”也不知是谁嘀咕了一句。

    唐舞麟默默地低下了脑袋,双拳死死攥紧。

    无聊到迷离的魏信陵下意识地反驳了一句,“你现在不就和废武魂一个班?那不就是说明你连废武魂都比不上咯?你算几个嘚啊。”

    唐舞麟感激地看向了魏信陵。

    舞长空捏住粉笔头的手一顿。

    这小子,有趣。

    那人一噎,红着脸又嘀咕道:“说得你不也是被分到了五班一样。”

    魏信陵脸皮厚出了天际,嬉皮笑脸地看向那人说道:“我是因为打架才会从一班下来的,你呢?你又是从哪个山旮旯里出来的?”

    跟我斗嘴皮子?再回娘胎里胎中迷几年再来吧!

    那人彻底不说话了,一班,是他一辈子都别想的。

    “好了。”这时舞长空开口了,“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废物的武魂,只有废物的魂师,在说别人之前,先掂量掂量自己是什么分量。魏信陵,继续。”

    惊讶地看了舞长空一眼,魏信陵没想到舞长空竟然认得自己,“魏信陵,武魂第七夜魔王,魂力十八级,目标嘛,我也还没有目标。”

    舞长空平稳的手一抖。

    你这小子是故意的吧?故意的吧?

    “明天开始,正式上课。如果你怕苦、怕累、怕痛,趁着今天赶紧走人,选择留下来的,提前做好思想准备,我的教学方法可和其他老师不一样。”说完,舞长空丝毫不拖泥带水,直接迈开大长腿离开了五班教室。

    “走吧。”谢邂走到了唐舞麟桌前,“是时候实现你的诺言了。”

    魏信陵好奇地看向唐舞麟,“什么诺言。”

    唐舞麟解释道:“他说让我跟他打一架,他就帮我还欠你的钱。”

    魏信陵扭头看向谢邂:“这么好?”

    不知道是错觉还是啥,唐舞麟似乎从魏信陵眼中看到了簌簌落下的联邦币。

    果不其然。

    “我跟你打一架,你也给我钱好不好?”

    钱不是万能的,但没钱是万万不能的,谁会嫌钱多呢?

    谢邂噎了许久,才从牙缝中挤出了一个字:“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