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傅爷的小妖精又美又野 > 383,我要离
    “哼!”荣老太太冷哼,没有说话,但是,那脑袋扬得就像一只骄傲的公鸡,好像在告诉所有人,看,我的儿子啥都听我的。

    洛阳突然很是可怜荣博宇。都50多岁的人了,还事事都听自己的老母亲的,还真是个孝顺的好儿子啊!

    洛阳懒得理会荣老太太的骄傲自满,直接转身看着南宫书琴那被荣老太太打肿了的脸颊,很是心疼的伸手摸了一下。

    “妈,进去敷敷脸。”

    南宫书琴有些不放心洛阳一个人在这里,眼含不舍:“阳阳,你一个人......”

    洛阳摇了摇头,宽慰道:“我一个人可以的,您放心。”

    南宫书琴还是不放心她一个人。

    这时,南宫清走了出来,看到自己的妹妹被人把脸打成那样,气得恨不得直接甩那老太太两巴掌。但是,他是个男人,又不能对个老女人怎么样。

    只能心疼的又看了一眼南宫书琴,然后叫走在自己身后的大舅妈去帮南宫书琴用冰袋敷脸。

    南宫清冷冷地看着荣老太太和荣悦,直看得他们全身发毛。南宫清这才转身,走向沙发区。

    “有什么话,有什么事情,今天一起解决了。以后,你们再敢来找阳阳和琴琴的麻烦,就是跟我整个南宫家过不去。”

    南宫清的话,荣老太太和荣悦自然是明白的,他们悻悻的跟在南宫清的身后,来到沙发区,坐了下来。

    荣老太太正要开口,就被南宫清打断了。

    “等荣博宇来了再说。”

    说完,他摸出手机来,给荣博宇打了个电话,通知他尽快过来。

    荣博宇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接到了南宫清的电话,听到催他过来,他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便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

    而南宫清打完电话之后,又让南宫书琴和大舅妈,二舅妈,小舅和小舅妈也一起出来。

    可以说,除了洛阳的三个孩子,其他人,只要在这个家里的人,全部都被喊到了客厅里。

    南宫清看了一眼,见人都到齐了,这才又转头看着正在敷脸的南宫书琴。

    “琴琴,今天,所有人都到齐了。大哥只要你一句话,你跟荣博宇,还能不能过到一起?”

    南宫清问的这句话,正好被刚进门的荣博宇给听见了。

    南宫书琴还没有来得及回答,荣博宇便急急忙忙的跑到南宫书琴的身边,握着她的手。

    “琴琴,我们做了20多年的夫妻了,一直都很好,以后,我们还是夫妻,好不好?”

    南宫书琴抬起头来,看了荣博宇一眼,然后,冷冷地笑了起来。

    “荣博宇,你其实一开始,就不是看上我这个人,而是看上了我们南宫家的吧?”

    “琴琴,你怎么能这么说?我爱的人是你啊!自始至终,都只有你一个啊!”

    “哈?”南宫书琴再次冷笑:“你不是只爱我一个,而是只能爱我一个。你不是对婚姻忠诚,而是你害怕失去南宫家这座大山吧?”

    “不,不是。”荣博宇极力否认:“我自始至终,都爱着你。这么多年来,我连别的女人,看都没有看过。”

    “呵。”南宫书琴再次冷笑:“你是没有看过。你只是搞大了别的女人的肚子,害怕东窗事发,害怕我的三个哥哥知道了,拿你们荣家开刀,所以,你就直接将那女人弄去堕了胎,还将她送出国了,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你......不,我没有,我真没有,大哥,三哥,你们相信我。”

    “没有吗?”南宫书琴起身,直接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荣博宇想要去拉住她,却被南宫浩给阻止了。

    “荣博宇,既然你没有,就别害怕。”

    荣博宇听到南宫浩这么说,脸色一变,不过,也仅仅只是一瞬间,很快就恢复如初了。

    但是,这里在坐的,又有哪个是傻子?自然是没有放过那转瞬即逝的脸色变化。

    洛阳坐在傅焱行的身旁,一副看好戏的架势,看着这个所谓的父亲。

    很快,南宫书琴便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个牛皮纸袋。

    她将牛皮纸袋打开,将里面的照片,B超单,以及当年医生给那个女人检查的所有证据,全部摆在了大家面前的茶几上。

    “这是20多年前的事情了,正好是我生了荣悦和阳阳的那段时间。女人,是之前荣博宇的秘书。他将人家肚子搞大了之后,害怕东窗事发,就将人家打胎了,然后逼迫人家远走国外。”

    停顿了一下,她又接着开口:“幸好,那女人怕他杀人灭口,也为了能够得到更多的金钱,她便多留了一个心眼,将这些证据,保留了下来,在离开之后,那女人偷偷来医院里看过我,将这些东西给我了。”

    “当时,我想的是,也许他一时糊涂,犯下了这样的错,而且,他对我还算不错,我虽然心里难受,但是,为了孩子们,我还是将这件事情瞒了下来。”

    “呵。”荣老太太一声冷笑:“瞒了下来?说得你有多高尚似的,还不是你看我儿子有出息,你找不到这么好的老公了,所以才不将这件事情公之于众的吧?”

    听到这荣老太太这话,洛阳都觉得好笑,怎么会有这么自以为是的老女人的?

    “什么叫她找不到比你儿子更优秀的?老太太,你也太把你的儿子当棵葱了吧?难怪荣悦会变成这样,有你这样的奶奶带着,想往正常里长都难。”

    “你......”荣老太太气得不轻,想要站起来打洛阳,又看到她旁边坐着的,眼神冷的可怕的傅焱行,又歇下了这门心思。

    洛阳有些好笑的看着这个老太太:“难道我说错了吗?我妈这么优秀,再加上南宫家,她想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你们荣家不好好把她供着,还整天各种事事儿的,简直不知道你们这一家的脑子里,到底装的什么东西?”

    南宫清和南宫浩看了一眼南宫书琴拿出来的这些证据,然后看向荣博宇,眼神更加的冷冽。

    “说吧!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大哥,三哥。”荣博宇也蔫儿了:“我什么都不求,只求我和琴琴,能不能别分开。我们在一起都20几年了,孙子孙女都有了。”

    南宫清又看向南宫书琴:“琴琴,你说吧!就一句话,只要你决定要离,我们今天就把这些事情全部办好。”

    南宫书琴看着自己的大哥,二哥,点了点头:“我要离。”

    “好。”

    “琴琴。”荣博宇很是不舍的看着南宫书琴:“难道,我们二十多年的夫妻,真的就因为那么一件小事情,就真的要走到离婚的地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