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凶人 > 第一百章 吃瓜(求订阅!)
    顺着手中信件一字一句地看了下去,斯皮尔特的面色越发地沉重起来,甚至连呼吸都变得粗了起来。

    直到将整封信件看完之后,斯皮尔特才缓缓放下了手中的信件,闭上眼睛深深吸了口气,他才睁开了眼睛,拨通了一个电话。

    “将帝国报社明天的头条给我空出来,不,不只是头条,将所有版面都空出来,我有大用,然后让编辑部的那些编辑们全部过来,我的朋友们悠闲假期过去了,是时候做事情了。”

    挂断电话之后,帝国报社的主编斯皮尔特才再次看向了那份信件,他不得不承认信件的主人做了一件疯狂的事情,甚至可以说如果将这封信件发出去,或许整个帝国都会动荡。

    但是………这关他什么事情,他是一个主编,更多是一个商人,只要帝国报社报纸销量升上去,他才不管他们洪水滔天呢。

    甚至………他巴不得整个世界这种劲爆的新闻越来越多,最好所有的新闻最终都会落在他的手上。

    想到明天报纸发出去之那种火热的景象,斯皮尔特忍不住地亲吻了一下金色的信封,然后取出自己尘封的葡萄酒。

    给自己斟满了一杯之后,斯皮尔特摇晃着自己手中的高脚杯之中的红色液体,忍不住地道:

    “罗贝茨·科曼,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是看在你给我的消息,还有这沉甸甸的黄金的面子上,我会按照你信件上说的,让你成为这个星球之上最著名的人物,我发誓以后无论你走到哪里都有人能够认出你,你会出名的我的朋友,就像是悬在夜空之中月亮,没有人会不认识你。”

    可怜的罗贝茨·科曼还不知道白杨已经彻底地斩断了他的退路,在进行完第三次的袭击之后,罗贝茨·科门快速地转移了队伍,然后朝着下一个目标地点冲去。

    罗贝茨·科曼还要在路上想好自己的逃跑路线,时间紧迫,可容不得丝毫的浪费。

    ………

    而此时,迫害了罗贝茨的白杨却在基地之中喝着科里珍藏的红酒,然后静静地在科里的配合之下,一点点地侵蚀着因思特帝国的神灵们。

    相比于满世界乱跑的罗贝茨·科曼,白杨此时甚至可以说是安逸,他还有空余的时间,审视那些帝国司下发的情报。

    白杨此时手中这份命令就是帝国司刚刚又下发下来的,这是因思特帝国司将罗贝茨·科曼开出帝国公民身份的通知,并且再次强调了让科里加强警戒,随时准备接受命令进入战场。

    因思特帝国还真实果断,在确定无法找到罗贝茨·科曼之后,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地就将罗贝茨·科曼开出了帝国公民身份,并且还将其列为的恐怖分子,白杨辛辛苦苦地给因思特帝国背上的黑锅就这么被险些甩掉了。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因思特帝国的帅锅手段比罗贝茨·科曼至少差三个档次,罗贝茨·科曼就没有办法甩掉白杨给他背上的任何一个黑锅。

    不过因思特帝国如果觉得这样就可以甩掉这口黑锅,那么就是太年轻了,白杨既然让对方背了这么一个黑锅,那么就不会让对方轻易摆脱。

    念及于此,白杨目光落在了科里的身上,看得科里整个人都感觉到了一种不适应,总感觉有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

    如果说因思特帝国刚刚说一切都和它没有关系,一切都是罗贝茨·科里做的,然后六大帝国刚刚有些相信因思特帝国,结果就被因思特帝国背刺,对方还会再次相信因思特帝国吗?

    即便是对方再次相信因思特帝国,但是如果再被背刺呢?

    只要背刺的次数足够多,白杨不相信六大帝国对于因思特帝国的信任是无限的,信任本身就是一种消耗品,只要消耗的多了,迟早都会用完的。

    而这个时候,被白杨盯着的浑身不自在的科里最终还是忍不住地开口问道:“白先生,您能够不这么老是盯着我看吗?我害怕。”

    因思特帝国的神灵首领之一,科里在白杨的面前就像是一只白兔一般的瑟瑟发抖,他是见过白杨的手段的,那种被困在自己身体之中感觉,科里这辈子也不想体验第二次了。

    “也没有什么事情,我越看你越觉得你一表人才,忽然想要你帮我办一件事情,想必你肯定不会拒绝的,对吧?”白杨露出温暖的笑容,看着科里道。

    我倒是很想拒绝,您能够答应吗………看着眼前的白杨,科里最终还是没有将这句话说出来,他露出来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

    “我当然不会拒绝了。”

    白杨闻言开心地点了点头,指了指桌案之上的文件道:“刚刚那份修斯带来的文件你看到了吗?”

    “看到了,怎么了?”科里本能地觉得不对。

    “因思特帝国既然让你进入一级战备,你当然应该去做啊,是不是?”白杨带着蛊惑意味的声音道。

    “是……是!”科里只能连连点头。

    “但是我觉得因思特帝国作为十二帝国之一,只是简单地防守,确实有些单薄了,不是吗?”

    白杨继续进行着正确的引导,只不过科里似乎仍旧不明要义。

    “您的意思是?”

    白杨感觉科里的反应有些慢了,他直接明示道:“很简单,那就是要让六大帝国见到因思特帝国的强大,帝国的威严不容亵渎,是吗?”

    “怎么见证因思特帝国强大?”科里战战兢兢地道。

    “很简单,就将罗贝茨做的事情做一遍就好,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六大帝国内部空虚,你们再杀一遍就好。”白杨直接彻底挑明了,毕竟科里的理解能力着实有些太差了。

    被挑明的科里终于装不下去了,小心翼翼地道:“那我不成了罗贝茨·科曼了吗?会死的吧?”

    罗贝茨现在是什么人,这简直是众矢之的,也就是科里不知道这次的袭击也是罗贝茨干的,不然他估计会直接说罗贝茨死定了,毕竟能够将十二帝国得罪七个的人,还从未见过。

    “放心,我会让罗贝茨·科曼背主要的那口黑锅,至于你不要怕,你撑死担一点的责任,到时候所有人都在找罗贝茨·科曼,没有人会在意你的,你总不会拒绝我吧?”白杨伸手拍了拍科里的肩膀道。

    “不会,怎么会呢?”科里艰难地道,他此时甚至已经能够想象到被追杀的情景,袭击六大帝国这种事情看起来就不像是他要做的,但是他偏偏要去做。

    白杨拿下了按在科里肩上的手掌,点了点头道:“那等到将整个基地吸纳完之后,你就去安排一级战备吧。”

    “但是如果我之后也被开除了因思特帝国公民的身份呢?”科里低声问道。

    他这是在问如果他也被因思特帝国甩锅了怎么办。

    但是白杨却丝毫不担心,他只是平静地道:“放心,那到时候会有人接替你的,就像是现在你接替罗贝茨·科曼一样,前赴后继,络绎不绝,因思特帝国想要甩的锅,最终都会牢牢地粘在他身上。”

    ………

    此时,克罗帝国缪斯城外,超过五百年的古老城堡静静地矗立在这里,带着一种沧桑的气息。

    古老城堡之中,六大帝国远征军的首领聚集在这里,坐在长桌的两侧,空气寂静的吓人。

    克洛斯帝国首领拉姆·迪奥面色漆黑一片,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因思特帝国会在这个时候袭击克罗斯帝国,六大帝国都已经兵临城下,谁能够想到这个时候因思特帝国竟然在开始犯病了。

    “疯子,这是疯子才会做出的事情,因思特帝国已经疯了,我们应该直接进攻,只要这样他们才会妥协。”拉姆·迪奥怒道。

    “拉姆·迪奥,你冷静一下,因思特帝国不是已经给出答复了吗,这一切都是因思特帝国内一伙疯子做的,他们完全不知情,再说他们已经给出了诚意,我们也应该见好就收,动起手来可不是明智之举。”洛拉特帝国首领赫拉迪指着桌案之上文件道。

    这文件是不久前刚刚送到的,其中写的就是因思特帝国的甩锅大计,不过六大帝国也没有怀疑,毕竟因思特帝国如果脑袋没有问题的话,确实不应该做出这样的事情,这只有可能是一群人疯了。

    “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袭击的可不是洛拉特帝国,所以你不为所动是吗?”拉姆·迪奥毫不客气地怼道。

    但是洛拉特帝国首领赫拉迪依旧老神在在地道:“即便是袭击的是洛拉特帝国,我依旧坚持我的意见,毕竟我们之所以兵临城下为了就是足够的利益不是吗?”

    “你………”拉姆·迪奥被气的无话可说。

    这个时候,坎佩尔帝国首领诺拉夫开口拉起来的架,道:“好了,都少说两句,拉姆·迪奥你也冷静一下,打起来确实不是我们想要的不是吗?”

    克洛斯帝国首领拉姆·迪奥闻言道:“但是………”

    还没有等拉姆·迪奥说完,六大帝国的议会大门忽然被推开了,一位神灵猛然冲了进来,将拉姆·迪奥说了一半的话给打断了。

    洛拉特帝国的首领赫拉特看着来人不禁皱起了眉头,道:“杰里夫,你怎么来了?”

    被称作杰拉夫的人深深吸了气,然后道:“赫拉特长官,洛拉特帝国被因思特帝国袭击了!”

    此话一出,赫拉特整个人直接从座位之上站了起来。

    “什么?”

    在站起身来之后,赫拉特继续道:“你好好说说,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杰拉夫随即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部说了一遍,在克洛斯帝国被袭击后不久,洛拉特帝国就被袭击了,只不过被袭击的地方全军覆没根本没有发出消息,直到刚刚才被发现。

    说到这里,杰拉夫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长官赫拉特,却见到对方的面色已经变得铁青,似乎处于即将爆发的边缘。

    而就在这个时候,刚刚被洛拉特帝国长官赫拉特怼过的拉姆·迪奥说话了。

    “赫拉特,我现在的心情舒畅了很多,怎么样,你现在还能够保持平静吗?”

    赫拉特狠狠地瞪了一眼拉姆·迪奥,然后立马转过头来,一正言辞地道:“我建议立马开战,因思特帝国行为太过了,必须要教育一下,不然他们还不上天了?”

    拉姆·迪奥毫不客气地再次怼道:“教育什么,人家不是给你说这都是帝国内不安分的分子做的吗?你还想要干什么?”

    拉姆学着之前赫拉特的语气,整个人阴阳怪气的语气已经到了极致。

    “拉姆,你………”

    赫拉特指着拉姆,此时已经有了要动手的样子。

    但是拉姆却毫不客气地道:“我只不过是学习了一下你罢了,你刚刚不就是这么说的吗?我只是帮你回忆了一下罢了。”

    克洛斯帝国首领拉姆·迪奥和洛拉特帝国首领赫拉特吵了起来,其他四大帝国的人都幸灾乐祸了起来,毕竟看热闹是大家都喜欢的事情,尤其是吵起来了还是六大帝国位高权重的人,这就更有看头了。

    四大帝国首领现在只感觉缺了西瓜和瓜子,以至于现在看热闹的氛围不够浓厚。

    但是很快其余四大帝国的人就发现这个热闹似乎看不下去了,因为………他们看着看着就成了热闹的一部分。

    下一秒,再次有人闯进了会议之中,这次是坎佩尔帝国的人,坎佩尔帝国首领诺拉夫忽然有一种不妙的感觉,他咽了咽口水道:

    “拉里,你进来是做什么?”

    整个会议也安静了下来,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意识到了不对,他们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刚刚进来的拉里身上。

    而就在这个时候,拉里开口道:“诺拉夫长官,因思特帝国刚刚袭击了坎佩尔帝国。”

    “什么?”

    所有人都愣住了,那群人不会袭击了所有帝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