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1635汉风再起 > 第二章 刘香佬
    崇祯八年(1635年)四月初三,福建漳州外海,申时(下午15时至17时),天高云淡,远处几只海鸟翱翔在碧波粼粼的洋面上。

    然而,一片硝烟散去,显现出一场小规模的海战刚刚结束,海面上漂浮着碎裂的船板,破损的船帆,甚至有几具尸体在水里沉沉浮浮。

    一队约六十余艘大小船只组成的规模较大船队迤逦而来,其中有约二十多艘形制巨大的福船和鸟船及海沧船,部分船只后面分别拖着2-3艘单帆浆船,剩下的均是两帆或者三帆的戎克船。很明显,船队在不久之前,经历了一场海战,部分船只的桅和帆布遭到损坏,甚至有些船只,舷边露出几个恐怖的破洞。

    “香佬,俘获的……郑一官的手下……,怎么处理?”船队中间,有一艘身长三十余米,排水量达六百吨并拥有两层甲板战船。上层甲板船长室内,一个身材粗壮,满脸红须的汉子恭敬问道。

    “全部沉海!”一脸阴郁,面色蜡黄,五短身材,年约四旬的男子咬着牙说道,“都是郑一官的狗腿子,全部该死!”

    香佬,即名震东南沿海的大海盗刘香,广东省香港南丫岛人,当年为郑芝龙组“十八芝”武装海商集团成员之一,因拒绝降明遂与昔日拜把契兄弟郑芝龙于1629年(明崇祯二年)决裂。

    郑芝龙接受明朝招抚后,一一击败当年比他还要强大的海贼王,如杨禄、李魁奇、钟斌等人,此后郑芝龙因故离开了沿海。

    原先以劫掠为生的海盗们顿时群龙无首,常年在海上活动的刘香成了唯一生存下来、且具有领导能力的海盗。刘香迅速吸收了沿海的残兵败寇骚扰沿海。

    崇祯五年(1632)时,刘香已成为拥有超过 150 艘的船只和三千余部下的海盗,侵扰范围从浙江温州到广东雷州,甚至一时撼动大明的南直隶首府—南京。

    然而,最重要的一次侵扰或许就是刘香攻入郑芝龙的老家石井镇的那次。当时,郑家许多成员被刘香所杀,而郑芝龙为了报仇,也跑到刘香的老家刨了刘香家的祖坟。双方因此结下不共戴天的血仇。

    康永祖闻言,眼角不由跳了跳,将俘虏全部沉海,那可是有点不讲江湖道义呀,但看到有些恼怒的刘香,不敢多说什么,却微不可查地朝旁边另一个汉子示意。

    “香佬,我们……我们下一步去哪?”旁边汉子会意,插手问道。

    “去哪?”刘香把目光从海面上收了回来,眼睛扫了一下站在面前的几个心腹,“杀到漳州,攻到厦门去!”

    “香佬!使不得呀……”

    “香佬,勿要意气用事……”

    “香佬……,暂避一时呀!”

    “……”

    下首几人面色惶急地阻止道。

    “哈哈哈……”刘香看着几个手下声色惶恐的样子,不由气极大笑,“尔等,这是怕了!?”

    “香佬,我们,我们真不是怕了那郑一官!……咱们现在……势不如人,暂避一时。待养精蓄锐,积蓄力量,必可一击而败那郑一官!”张一杰上前一步,沉声说道。

    “香佬,张二哥说的有道理!”夏之木附和道,“咱们兄弟跟着香佬也有七八年了,什么时候也没怂过!……漳厦是郑一官的老巢,防卫必定严密,咱犯不着去跟它乌龟壳硬磕!……香佬带着我们,还像以前一样,抽冷子给他一下,慢慢削弱他们的实力。等咱有了很多的船,更多的人,再找他决一胜负!”

    “……”

    养精蓄锐,积蓄实力,他刘香何尝不懂,但他实在不甘心呀。两年前,料罗湾,有荷兰红毛鬼的支援下,结果还是大败而逃,损失五十多条船,二千多兄弟,就连荷兰红毛鬼的盖伦大船都沉了两艘被俘获三艘。这郑一官,郑芝龙实力愈发壮大,自己何时才能杀其人,碎其肉,啖其血,报仇雪恨?

    刘香摇了摇头,自己目前的确实力不济,发生在午时的一场遭遇战,虽然击沉了郑芝龙的巡海的七八艘小船,毙伤近两百多,俘获十几人,但自身也沉了三艘,死伤七八十。但不同的是,郑芝龙有朝廷官身,又背靠大陆,补充速度远不是自己能比的。

    “咱们去找个集镇转转,掳些人口和财物!……然后去红毛鬼(荷兰)的巴达维亚,多买些铳炮……,最好能买几艘红毛鬼的盖伦大船。”刘香压下心中的不甘和郁抑,狠狠地说道。

    “香佬,确实要买些铳炮,尤其是那红夷大炮,将它安放在船上,威力巨大呀。两年前,在料罗湾,郑一官不仅船多,船大,而且铳炮犀利,咱们着实吃了苦头。……不过,这盖伦大船,红毛鬼愿意卖给咱?”张一杰问道。

    “为何不买?”刘香嗤笑道,“你们以为荷兰红毛鬼就愿意他郑一官继续做大?红毛鬼就甘心每次交买路钱来往广东福建?……”说着,瞟了一圈几个手下,继续说道,“红毛鬼所来为何?求财,求利罢了!他们一直想染指并垄断南直隶、福建、广东的出海贸易,哼,被这郑一官一直阻隔。瞧着吧,红毛鬼迟早还要再对上郑一官,到时候,说不定,就是咱们的机会!”

    众人听罢,纷纷点头。刘香以前与佛郎机人合作,后来又与荷兰红毛鬼纠葛在一起,替他们做了不少红夷不便出面的事。

    “曹雄呢?”刘香看了看众人,突然问道。

    “老曹在船队后面,他有个外甥在午时遭遇郑一官船队,跳帮接舷时,好像掉海里,又被木桶砸了一下……,最后捞了上来,不晓得情况怎么样了。估计这会……”夏之木说完,摇摇头。

    “哦……”刘香神色暗淡了一下,随即又振奋精神,“阿杰,你看看有多少兄弟受伤,然后每个人发二十两银子。……死了的,有家人在船上的,发五十两银子。”

    张一杰点头应诺,同时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胳膊挂了彩的康永祖,草草包扎过的伤口,隐隐渗出几丝血迹。

    “明天,咱们到了陆上,如果破了村寨,老康先进去!”刘香笑着说道。作为海盗,打破陆上村寨,第一个进去,意味着,可以优先挑选战利品。

    “谢香佬!”康永祖笑嘻嘻的朝刘香拱了拱手。

    “行了!你们先回各自船上约束手下。咱们先沿着海岸,一路走着,看看哪有合适登陆的地方,叫兄弟们都松快松快!”刘香挥挥手,说道。

    众人陆续拱手道别,搭乘各自小船回到所属部众。

    “香佬,咱们挨着海岸走,不太安全吧。闽粤一带可都在那郑一官势力范围内。咱们是不是……”正当刘香又将目光投向远处碧波时,身后一个虎背熊腰,面带凶相的汉子闷声闷气的说道。

    “虎三,咱们今儿午时在漳州海面遭遇到郑一官的巡海船队,你说,他作为漳厦副总兵,是不是得出来寻我?”刘香头也不回的说道。

    “万一,郑一官直接在潮汕外海来堵我们呢?”被称作“虎三”的汉子叫李虎三,是刘香刚从事海盗这个很有前途的职业时,就跟随着他,算得上忠心耿耿。

    “他是官,有守御职责,而且上下还有酸儒指摘,郑一官他焉敢不出来寻我?”刘香转头看着李虎三,“放心好了,咱们到了漳浦,寻一偏僻地方,快进快出,总不至于让人堵住!”

    李虎三闻言,沉默不语。

    在船队的后方,一艘长约二十多米鸟船上,一群人正围着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年。

    “老四,你到底伤在哪里?说话呀!……急死俺了!”一条年约二十七八的昂藏大汉,搓着手,眼神焦急的看着瘫坐在床板上。

    “小天,小天……”另一个身材粗壮,满脸胡须的汉子也在喊叫着,“大哥,瞧这样子,老四莫不是在海里遭一圈,变傻了?”

    “啊!”另一个身形消瘦的,年约十八九岁的少年惊呼一声,“不会吧。老四落水时,俺看着就是被木桶砸了一下,可俺很快就把他捞上来了!……这就变成傻子了?”

    “……”

    “要不,齐大,你扇老四一巴掌!看看,能不能回一下魂?”一个面色黝黑,一脸苦相的汉子坐在对面固定在船上的木椅上,神情凝重的说道。

    端坐在木椅上的就是被刘香称之为曹雄的海盗头目之一,里面四个青年是他的外甥。

    他出身山东登州水师,在崇祯四年(1631年)孔有德、耿仲明山东叛乱时,被裹挟其中。

    其后,朝廷派大军围剿,孔有德、耿忠明不敌,率部泛舟过海,至旅顺(今属辽宁)。明守将黄龙出师拦击,迫其退至小平岛(今旅顺东70里)。叛军被困于该岛附近海域半月,因伤亡被俘及重投明军等因,减员数千。

    孔有德遣部将张文焕潜至盖州(今盖县),请降后金。在后金军及朝鲜军的接应下,孔有德和耿仲明领兵1.2万余人于镇江(今丹东附近)登陆。后金帝皇太极遣贝勒济尔哈朗将孔有德迎至盛京(今沈阳),任命其为都元帅,耿仲明为总兵官。

    曹雄不愿投后金,率部十几条船往东南而行,先委身于外海小岛,靠劫掠过往商船为生。崇祯7年受刘香招揽,投靠了刘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