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1635汉风再起 > 第六章 冲突
    张全祥双手被缚着,深一脚浅一脚得跟在队伍中间,边上不时有海盗举着火把拿着刀催逼着他们加快速度,队伍里隐隐传来低低地漼泣声。

    “好了,休息一刻钟。他妈的,都老实点,不许乱动。谁敢逃跑,一律斩杀。……哭什么哭,都他妈的安静点。拉你们去南洋,是去发财。”赖四挥舞着短刀,眼光梭巡着这一队四五十个被押送的丁口,心里很是不耐。本来打下了了一个比较殷实的村寨,以为可以快活一晚上。谁想到,几个老大居然吩咐连夜转移丁口和财物到船上去。这黑灯瞎火的,虽说都是一些丁壮个年轻妇人,但一路上,个个都哭天抢地的,强行威逼之下,勉强走了几里路。这要赶到码头,估计天都要亮了。

    “……三娃,一会趁贼人过去了,你赶紧跑。……跑远了,就找个地方躲起来。”张全祥低头小声地对着儿子说道。去了南洋,离家万里,可不能让孩子也跟着去遭罪,他才十四岁呀。如果等天亮,上了船,那就没有任何机会了。

    “爹,……你呢?”张三娃颤声问道。

    “三娃,……儿呀,你不要管我。你只要跑出去,爹到时候……会想办法也跑出去的。”张全祥努力地用手和牙齿去解儿子腕上的绳索。

    片刻,张全祥终于将儿子腕上的绳索解开,他制止了儿子试图想去帮他解开绳索。他看了看远处有七八个海盗聚拢在一起嘻嘻哈哈的谈笑着,监押他们这边的两个海盗似乎也被他们的热烈气氛所吸引,歪着头朝那边望去。

    “三娃,快跑!”张全祥见机,低声对儿子说道。

    “爹……”张三娃呜咽着。

    “三娃,莫哭!”张全祥有些着急,“现在赶紧跑,朝黑的地方跑。……跑远了,就找个地方藏起来!……快跑!”

    张三娃被张全祥用肩膀撞了一下,踉跄着脱离了被捆成一串的队伍。他抹了一把眼泪,转身朝夜色中的旷野跑去。看见张三娃就要跑远,被押送的乡邻似乎一瞬间醒悟过来,都开始拼命的用牙齿或被缚的双手去解自己或亲人腕上的绳索,队伍中顿时喧嚣起来。

    “都他妈的想干什么!”队伍两侧的海盗听到响动,警觉起来,举着火把,拿着刀,围了过来。

    “哎呀!”突然,远处扑通一声,在夜色中有人摔倒在地,并发出惊呼。

    “有人跑了!”有海盗听到声音,立马高声呼喝,“去抓回来,把他砍了!”

    张全祥知道,那是他儿子夜里看不清路面而摔倒在地。心下一急,猛地用尽全力朝旁边的一个海盗撞去。

    “啊!……找死呀!”那个海盗被张全祥一撞之下,猝不及防,身子一歪,噔噔地退后几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火把也摔在一边。不过,很快,那个海盗迅速站了起来,举着刀朝张全祥挥了过去。

    张全祥头偏了偏,刀砍在他左肩上,他顾不上疼痛,头一低,躬着腰,作势又朝那海盗撞去。奈何,手上缚着绳索,又和其他人相连,脑袋仅仅擦着那海盗的衣角。

    那海盗狞笑着,左手一把抓住张全祥的头发,右手反转刀口,直接割在他的脖颈,然后一拉,鲜血喷射而出。

    张全祥软软的倒在地上,眼睛睁的大大的,希期地看向夜色中的旷野。

    “大哥,今晚我们也上船过夜吗?”齐天侧头看着齐大海。

    “怎么?不想睡在船上?”齐大海笑着说道,“看情况吧。不过,等那刘香把劫掠而来的丁口和财物转移到船上,怎么着也要天亮了。……你和狗子先到那个破屋睡一会吧,老三,你看着他们。”说着,转头对齐大陆吩咐道。

    “哦!”齐大陆应了一声,从地上站了起来,带着齐天和狗子朝不远的破屋走去。

    齐大海看着三人离去,不由叹了一口气。四弟年幼文弱,三弟随性莽撞,都需要自己和老二看顾。想想死去的父母嘱托,心里一时沉重起来。

    “这狗日的世道!”齐大海端起酒壶狠狠地给自己灌了一口。

    “大哥!大哥……”远处传来齐大江的呼喊。

    “怎么了?”齐大海转身沉声问道。

    “大哥……”齐大江走到齐大海身边,“刘香的人过来了!”

    “刘香的人?”齐大海奇道,“他们不是在转运丁口和财物吗?寻我们做甚?”

    “他们说跑脱了个丁口,找了过来。”齐大江说道。

    “嗯?”齐大海侧头看着二弟。

    “有个娃子!”齐大江,“确实是从他们手里跑出来的。……十三四岁,跟老四差不多大的娃子。”

    “走,去看看!”齐大海闻言站了起来。刚走两步,又道,“你去多叫些人来!……带上家伙!”

    齐大江一愣,“会动手?……好,我马上去叫人!”

    赖四眯着眼瞅着对面抱胸而立的三个汉子,有些恼怒。刚才押送丁口时,居然有人鼓噪逃跑,砍了几个后,才将他们压服。但还是有个小娃子跑了出去,他带着七八个兄弟一路追着,隐约间瞧见跑到这厢来。想着捉住人了,拖回去当着众人面将他斩首示众,免得再有人逃跑。

    可不曾想到,遇到曹雄的人,而且还拦着他们不让捉人。这可就有点不讲江湖道义了。

    “几位兄弟,那个小崽子,我们可是追了大半夜了。还请抬抬手,让我们绑了去。事后,必定请几位哥哥喝酒!”赖四拱拱手道。

    曲万成撇撇嘴没理赖四,呸,一帮子海贼,爷们当年在登州水师的时候,可专门剿你们的。

    赖四见自己放低姿态,好言好语,居然被对方三个汉子给了一个冷脸,顿时就着恼了。

    “噌”的一声,赖四拔出别在腰后的短刀,冷哼道:“一群山东反贼,给你脸了呀!让开,别耽误老子做事!”

    “哟,跟俺动刀子呀!”曲万成混不吝地向前一步,“有种就给爷爷戳个窟窿!拿把刀吓唬谁呢?”

    但身旁另外两个同伴却是警惕地向后退了半步,全身紧绷起来,死死盯着赖四的举止。

    赖四看着曲万成近前一步,有些着慌,下意识地举刀挥了过去。

    “嘿,狗贼!”曲万成闪身躲过这一刀,“真敢跟爷爷动刀子!”说着,连退几步,眼睛瞄向四周,看是否有趁手的家伙。

    赖四一动刀,跟着过来的七八个海盗纷纷将刀叉举了起来,试图火并眼前这三个不识好歹的原山东反贼。

    “住手!”就在赖四一行渐渐围住三人时,猛地听到一声断喝。

    “齐大哥!”

    “大海兄弟!”

    曲万成等三人见齐大海赶到,后退着聚到他身边,“这群海贼想要火并咱们!”

    齐大海将手中的雁翅刀横在身前,冲三个同伴点点头,然后冷冷的盯着赖四。

    “是刘香让你们来火并我们?”齐大海问道。

    “老子可不是香佬派来火并你们的!”赖四举着刀说道,“有个小崽子跑了,有兄弟看见他在你们这。……你们让开,我们捉了人就走!”想着这帮山东反贼不太好惹,最好不要动手,虽然对方只有四个人,一把刀。闹将起来,把曹雄召来了,可不好交代。

    “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齐大海沉声说道,“带着你的人走!”

    “嘿,给脸不要脸呀!”赖四觉得面子有些挂不住,“信不信,老子把你们都剁了?”

    “嗤!”齐大海冷笑一声,举刀对着赖四一行,“来呀!”

    赖床左右看了看同伴,有些进退两难,趁着黑夜将这四人做了?可是,刚才看见有人向后跑去,明显是去通风报信了。万一火并了他们,康老大和香佬会不会怪罪下来?

    几个火把之下,双方一时间出现了诡异的对峙,局面僵在当场。

    忽然,“砰!”的一声火铳响起,在寂静的夜色中显得异常响亮。对峙双方均吓了一跳,紧张地看向四周。

    “把刀都扔了!”一个略显稚嫩的声音响起,“否则火铳齐射,全都撂倒!”

    赖四闻言,顿时慌了,曹雄的人来了,而且还带着火器。四下一片漆黑,瞧不见对方来了多少人,也许他们正隐在黑暗中,举着火铳瞄着自己,要不要先扔了火把?

    “数三声。再不扔下刀,就开火!”那个声音又响起,“一!……二!……,准备……”

    “铛,铛……”几个海盗立刻扔下手中的刀,“别开火。……大家都是一个船上的兄弟,千万别开火……”距离这么近,火铳齐射,哪还有命在!

    “哈哈……”曲万成等人哈哈大笑起来,欺身走到赖四等人面前,将他们垂在手里和丟在地上的长短刀一一捡了起来。

    “小天!”

    “大哥!”

    齐大海看见从夜色中现身的齐天,有些意外,“你二哥带人来了。”说着,看向齐天的身后。

    “二哥还没来。”齐天看着曲万成等人将海盗丢弃的刀捡拾在手里,并逼向对方,然后小声地说道,“就我狗子两人。”

    “你们……,胆子可真大!”齐大海一愣,伸手拍了齐天一把,“以后不许这么莽撞!万一出事,那该如何!”

    齐天笑了笑,回头看了看抱着一把火铳并慢慢走近的狗子,“我们……就是想帮点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