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1635汉风再起 > 第七章 郑芝龙
    刘香看着陷入熊熊大火的寨子,脸上一片狰狞,杀戮,毁灭,死亡……仿佛这一切都会让他内心感到无比的兴奋,还有无尽的畅意,俨然,他就是这个世间的主宰。

    “香佬,我们该走了。”李虎三说道,已是破晓时分,再过一会,天就要亮了。说好了,半夜全部撤离。可一众海盗拖拖拉拉,时不时得闹出一点乱子,杀人,淫辱妇人,私藏财物,胡乱放火。另外,张一杰安排下,刘香与两女子折腾半宿,无人敢加以催促。因而,直到此时,才开始最后的撤离。

    “走!”刘香转身回头,就要准备骑上一头搜刮而来的驴,可腰部一闪,打了一个趔趄,李虎三连忙上前扶住。

    “香佬!香佬……”这时,康永祖从远处一路小跑过来。

    “何事?”刘香稳住身形,手牵住了驴的缰绳。

    “香佬!……曹雄那帮山东人太过分了!”康永祖气喘吁吁地说道,“夜里,曹雄他们无端扣下了我的八九个手下兄弟,还被他们羞辱毒打了一顿!”

    “嗯?”刘香惊讶得看着康永祖,“你招惹他们了?”

    “香佬,我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地去招惹他!”康永祖说道,“昨晚掳来的丁口,在路上跑了一个。兄弟们就去追,结果那猪仔逃到曹雄他们那儿。……他们不仅不帮着把猪仔锁住,还把我那帮追去的兄弟给打了,折辱一番。”

    “哦……”刘香皱了皱眉头,曹雄一伙加入不到两年,武力强大,火器也多,是自己着力拉拢臂助,同时,也是着力防范的对象。因为,他们始终自成一体,与刘香他们这伙专业海盗有些格格不入。

    “……阿祖,你说,曹雄是不是因为不让他带人打寨子,对我们有什么不满呀?”刘香摸着下巴问道。

    “啊?”康永祖愣了,老大,我这是在投诉曹雄欺负我的手下,你却要问我,他是不是对你有什么不满?

    “这次上岸,曹雄他们一点好处没捞着,反而要看守我们的后路。打你的人,是不是在向我示威?”刘香笑了。

    “香佬……”康永祖有些摸不着头脑,“曹雄敢向你示威,我带兄弟们去把他火并了!”

    “火并?人家有五六百号人,而且都还是能打的人!……你准备死多少兄弟去火并他们?”刘香摇摇头道。

    “那……”康永祖也是嘴上说说,曹雄他们作为前登州叛军,不说火器犀利,就是战阵拼杀,也不是他们海盗能轻松火并的。

    “阿虎,你去挑两箱珠宝给曹雄送去!……嗯,再选几个妇人也一并送去。”刘香侧身对李虎三吩咐道。

    李虎三迟疑了一下,但没说什么,拱手应诺而去。

    “香佬……”康永祖看着刘香,有些不满。

    “阿祖,都是兄弟,不可因小失大!”刘香拍了拍康永祖的肩膀,“我们现在实力还很弱小,需要互相依靠,我们不能彼此争斗。……放心,哥哥以后绝不会让你一直吃亏的,咱们毕竟是多年的老兄弟了。”说完,骑上驴子,朝远处的码头而去。

    四月初四,海上巨寇,刘香师五十余舟,犯潮漳浦,破东里镇,大掠四野,毁房屋百二间,纵乡民三百余,其中女子数十,携财物无数,翌日,遁海南下。

    “大哥,咱们这么倾巢而出,万一没截住刘香,反而让那厮跑了,或者他直接来骚扰漳厦,怎么办?”

    漆黑的夜色里,福建厦门所外海,一只规模庞大的船队迤逦在广阔的洋面上,大小船只一百余艘,其中有约四十多艘均为四百多吨到九百多吨的武装商船,上面布有15-25门红夷大炮。这支在中国乃至东南亚海域最强大的武力,属于近十年来快速崛起的郑芝龙兄弟。

    从嘉靖年以来,海上枭雄并起,尤其是天启年间,大陆天灾人祸不断,近海部分海商乃至渔民纷纷下海,充做海盗。小股武装不算,能称为“巨寇”的,前有李旦,颜思齐,后有郑芝龙、杨六(杨禄)、杨七(杨策)、周三、李魁奇、钟斌、刘香等等。

    但,自从朝廷招安郑芝龙之后,海上势力又开始新的一轮洗牌。此时,最大的东南亚乃至中国近海,最大的海上势力尚属于荷兰人。他们在加里曼丹、婆罗门等东南亚岛屿征服当地土人,建立殖民势力,发展香料贸易。此后,还侵入台湾,设立殖民机构,垄断了部分海外与大明的贸易。于是,郑芝龙先是主动与荷兰东印度公司达成一项协议,双方和平共处,互不攻击。此后,双方进入了和平期。郑芝龙则利用这段时间,腾出手来帮朝廷大举剿灭了旧日的海上兄弟,进一步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且绝大部分海盗都被其收服,最后只剩刘香等少数几个海盗团伙在海上逍遥。

    眼看着郑芝龙逐渐要垄断中国沿海至日本,以及部分东南亚海上贸易,这极大的损害了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商业利益。遂打破与郑芝龙仅仅维持了五年的和平期。

    崇祯六年(1633年),荷兰人以要求明朝允许开市为由进攻厦门,击沉了很多明朝船只,其中也包括郑芝龙集团的船只。郑芝龙对此非常恼火,决定与荷兰人开战。1633年10月22日荷兰东印度公司军队与海盗刘香组成的联军和郑芝龙的大军在料罗湾开启决战。

    当时,郑芝龙的火器与荷兰人的火器——特别是大炮,水平相当,并不落后。舰船的数量上,荷兰一方比郑芝龙多,占优势。在这种情况下,谁的海战战术更好谁就能赢得战争。郑芝龙先以主力战舰火力掩护小型货船攻击对方战舰,结果这种“群狼战术”非常奏效,然后又用铁钩钩住了荷兰人的战舰,再用火烧之。在这场大海战中,荷兰与刘香的联军大败,荷兰士兵有一百多人被生擒,数千人战死或被烧死,五艘战舰被焚烧,一艘战舰被缴获,五十多艘小船被烧毁。与荷兰人一起的刘香也落荒而逃。漳厦民众欢欣鼓舞,“闽粤自有红夷以来,数十年,此捷创闻”。

    而此刻,郑芝龙兄弟几人携大小战船一百余艘,含水手炮手执锐等战力人员四千多人,从漳厦出发,朝潮汕海丰方向驶来。

    船队中间最大的一艘形似红夷盖伦武装舰的船舱里,脾气急躁的二弟郑芝虎不耐地在舱室内走来走去。

    “二哥,稍安勿躁。”老五郑芝豹看了一眼端坐上位闭目养神的郑芝龙,“大哥的安排肯定没错!咱们就听大哥的。”

    “对!二哥,你别转了,这出海才两天。大哥安排的细作不是已经回报,刘香那厮已经出动了,这会多半是朝着粤海那边去。”老三郑芝鹄说道。

    郑芝蟒(郑芝龙从弟)看了看郑芝龙,又瞅了瞅郑芝虎,很干脆的闭嘴不言,瞧着对面船板出神。

    舱室里一时安静下来,郑芝虎瞪着双眼看着大哥。

    郑芝龙,剑眉星目,近年来长久居于陆上,面色红润,加之从五虎游击将军升到漳厦副总兵加副都督衔,端的是官威十足。而且,三十一岁的年纪,威服闽粤,号令南洋,可正当谓志得意满。

    “哼,想偷袭我漳厦?”郑芝龙睁开眼睛,冷哼了一声,“他刘香有这个胆子吗?”

    “田尾洋!”郑芝龙说道,“前面不远就是田尾洋了。咱们就在那里,截住刘香那狗贼!”说完,看了看舱室里的几个兄弟,“到时,全部围住,不得放走一人!……彻底了结我和这位结义大哥的恩怨!”

    “为何在田尾洋?”郑芝虎一愣。

    郑芝龙笑了笑,没有说话。

    “大哥,你在刘香那里安插了细作?”郑芝虎似乎有点醒悟。

    “刘香,丧家之犬!”郑芝龙从椅子上站立起来,“不是每个人都会像他一样不识时务。……哼,以为凭借着红毛鬼的庇护,就能跟我作对?连他主人,我都敢一棒子敲过去,何况……,他只是一条丧家犬?”

    郑芝龙看着厅内几个兄弟,说道:“扫灭刘香,驱退红毛鬼,这片海上,就全都是我们兄弟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