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1635汉风再起 > 第九章 截击(二)
    五艘连环船从对面郑芝龙船队先驶了出来,气势汹汹地朝曹雄部冲过来。

    接到令旗,曹雄部两艘苍山船迎了上来。相距约五十步时,苍山船上的喷筒率先发射,小小的火球朝着对方连环船的前部落去。海上颠簸,加之距离稍远,第一轮发射,全部落空。紧接着,第二轮,第三轮……,陆续有火球射中目标,点燃了船舱上面的毡布。

    随着距离的接近,郑芝龙部五艘连环船后面的操纵船只果断地解脱铁环,然后拼命朝后划去,任由前部着火船顺着惯性冲向曹雄部船队。

    苍山船靠近着火船,几个水手举着两丈长的竹竿使劲地撑在着火船的前部,试图让其调整方向,避开自己的船队。

    突然,斜刺里冲过来一艘郑芝龙部海苍船,甲板上一排水手张弓执箭,射过来十几枝羽箭。撑竹竿的一名水手惨叫一声,中箭落水,剩下水手连忙缩着身子,矮下身形,躲避对方的箭只。

    曹雄部另外一艘苍山船也不甘示弱,弩箭,碗口铳,喷筒……,拼命地向对方发射。两方船队甫一相遇,战斗立即进入了白热化。双方的飞鸟大船,苍山船,海苍船,赶缯船,以及众多的网梭船,你来我往,不到一盏茶功夫,就陷入了混战。甚至,一些灵活的船只,快速靠帮进行了惨烈的接舷战。

    “轰!轰!……”一声,一艘大型赶缯船在距离曹雄所在的飞鸟大船六十步外,几门红夷大炮猛烈的轰击着。

    “啊!”

    “啊!”

    几声惨呼,几个水手或捂着肚子,或捂着胳膊,跌落在甲板上,不停地翻滚着,哀嚎着,有一个水手,脸上插着一根碎木,伸手想去拔掉,却又忍不了疼痛,抱着头,痛苦的撕喊着。

    齐天趴在舱室门口,看着船帮附近惨烈而真实的战斗场景,脸色发白,手脚不受控制地有些哆嗦。眼睛一闭,身子一缩,又钻回舱室,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蹲坐在另一边窗口的狗子,将一杆火铳紧紧的抱在怀里,嘴巴也是一张一张的,不知是恐惧还是兴奋。床板上并排躺着三个前几日受伤的水手,嘴里不时的哼两声,其余时间,只是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舱壁。所有人,似乎都在这场急促的遭遇战里,显得都是那么渺小,无法控制自己的命运,仿佛都在等待时间的裁决。

    “靠过去!靠过去!”站在船艏的曹雄指着前方一艘大型赶缯船,大声呼喊着,“靠过去,跟他们拼命!”

    曹雄所部,船上的火器虽然明显比郑芝龙这只截击的船队要精良得多,但无奈船少,人也少,片刻功夫就被对方围了起来。现在唯一的办法,恐怕只能靠帮接舷拼杀了,好在曹雄部多为以前登州,烟台军户子弟出身,敢拼敢杀,作战勇猛。

    在互射了几轮火炮,又承受了十余名水手死伤后,飞鸟船慢慢地靠近了那艘火力强大的赶缯船。对方在两船靠拢时,又轰出了一轮齐射,但距离太近了杀伤效果已然不太好,仅仅倒了两名曹雄手下。眼见曹雄部二十余人持刀操枪,簇聚在船帮处,等待接舷拼杀。郑芝龙部水手也不甘示弱,纷纷拿起刀枪,呼喝着,聚拢在两船即将靠帮的甲板上。

    “杀!”齐大江挥舞着一把雁翅刀,未等两船相接,从船舷处越了过来,借着从高处跳下的坠势,猛烈地劈砍下来。瞬间,刀锋分别从两名水手的脖间和下腹划过,同时,一脚蹬飞第三名水手,然后一个侧滚,避开后面举刀劈刺的攻击。

    曹雄其他手下见齐大江如此威势,发一声喊,待两船靠拢时,纷纷从船舷处跳帮过来,在结舷处战成一团。

    郑芝龙部船上有水手见齐大江滚落在甲板上,以为有机可乘,跳出两人,操刀就砍了过去。

    齐大江此时已来不及翻身站起,顺势朝船艉方向滚去。两水手一刀砍空,紧跟着又趋步追来。

    齐大江翻滚至船边,停了下来,眼角余光瞥到追过来的身影,双腿微曲,待两人追及至身侧两三步时,猛地双腿一蹬,从甲板上直窜出去,手中的雁翅刀朝着追来两人的腿上挥去。

    追来的俩人大恐,收刀想退。但仓促之间,其中一个水手居然脚下一滑,摔倒在地,另一个顾不上拉他,踉跄的退后几步。

    齐大江一刀砍在那倒在地上的水手腰上,血喷了他一脸,然后左手撑地,一跃而起,几步手上的刀从下往上一撩,在另一个水手身上留下了一道从下腹到脖颈的血口,身体晃了晃,仰面倒在甲板上。

    齐大江从船舷之间跳帮到落地,短短一瞬间,砍到四人,使得郑芝龙船上众水手魂飞胆破。跳帮过来的兄弟,士气大振,呐喊着,各执长短兵刃,郑芝龙水手逼退几步。

    论海上操舟的本领,曹雄部可能不及郑芝龙下面的水手,可要论捉对厮杀或者结阵对敌,那可就不如曹雄一帮军户出身的厮杀汉。

    曹雄部下水手往往两三个组成一个小圈,靠着娴熟的配合,不断的绞杀郑芝龙水手,很快将聚集在船帮附近的十余个水手砍到在地,随即往船舯部杀过来。

    “砰砰……”船舯部操作台附近一阵硝烟升起,几个火铳手正举着火铳朝这边射击。

    “啊!”

    “啊!”

    几声惨呼,曹雄下面两名水手应声倒地,并在甲板上翻滚起来,不停呼号。

    齐大江眼见对面又冒出两个水手举起火铳朝他瞄了过来,心下一寒,随即,一咬牙,将手中的雁翅刀抛了过去,矮下身子,猛地冲了过去。

    “碰!碰!”两声,火铳击发,枪口冒出两股浓烟。但一名火枪铳手被雁翅刀砸中肩膀,枪口朝上,喷出大量子药,另一名火铳手心神被抛来的雁翅刀影响,则射偏了,击中了退回来的自己人身上。

    齐大江欺近两名火铳手身前,挥起一拳,打在一名火铳手柔软的腹部上。对方立时扔掉火铳,痛苦的矮下身子。肩膀被雁翅刀砸中的火铳手挥舞着手里的火铳就势砸向身前的齐大江。

    齐大江身子一歪,躲过袭来的火铳,踢出左腿,正踢中火铳手大腿根,将其踹到在甲板上。同时,急冲两步,低下头,一头撞在跑来助战的水手肚子上。右手一把抢过对方的横刀,反手一撩,结果了这个貌似日本武士的水手。

    齐大江这一波狂似疯虎的搏杀,极大的震慑了船上的水手。后面涌过来的同伴在他的带领下,赶羊似的将船上的水手,舵手以及战兵朝后驱离,砍到,郑芝龙部避之不及的纷纷跳海逃生。

    “大江好样的!”曹雄站在飞鸟船的船艏上,大赞一声。

    “老大,左舷有贼人爬了上来!”旁边的陈大郎惊呼道。

    曹雄转头看去。只见飞鸟船艉部边上搭了七八个抓钩,几艘靠在旁边的网梭小船上,郑芝龙手下水手正在蜂拥向上攀爬,而附近却无人值守。

    “大郎,你马上带上兄弟们过去,务必要将他们全部赶到海里去!”曹雄立即吩咐道。

    陈大郎应了一声,招呼了七八人,匆匆赶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