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1635汉风再起 > 第十一章 断尾(一)
    “呀!”左边的郑芝龙水手舞着短刀作势就要扑过来,想先吸引陈大郎的注意力,给同伴创造机会。但身子刚刚启动,突然,“碰!”一声火铳响起,那水手应声栽倒,在甲板上翻滚两下,便没动静了。剩下两人神色大变,下意识地一起朝右边躲去。

    陈大郎岂可放过如此大好机会,腰部猛然发力,挥刀劈向中间那个退的稍微慢了一点的水手。

    “啊!”一声惨叫,对面水手脸上至胸前被划开一道恐怖血口,身子晃了晃,仰面倒在甲板上,不停哀嚎起来。

    剩下一个水手,顾不上同伴死活,拔腿就往右边跑去。

    “四叔,射他!”一个少年喊道。

    话音刚落,逃跑的水手身形一顿,继而,一头栽倒在甲板上,后心插了一枝幽冷地弩箭。

    “小天!狗子!”陈大郎上前结果了那个仍在挣扎的敌手,转身看见两个少年,欣喜地叫道,“你俩没事呀?……舱里的韩老三他们如何?”

    “韩三叔他们都没事!”狗子闷声闷气地说道,“有两个贼人被俺和四叔弄死了,就在舱室和门口。”

    “啊?”陈大郎吃了一惊,上下打量了一番两个少年,继而笑道,“兔崽子,有种!……你们俩不要乱跑,继续守在舱室!再有人摸过来,就继续拿火铳轰他们!”说完,握着单刀跑向船艉,那边已然又有敌人跳帮上船了。

    “俺可以……帮忙的!”狗子望着陈大郎跑远的身影嘀咕一声,然后走到那个被弩箭射死的郑芝龙水手旁边,先用脚踢了踢,确认已经死透了,便从他后背拔出弩箭,在尸体上擦了擦,走到齐天身边,递给他。

    齐天迟疑了一下,接过弩箭,放入弩槽。

    “四叔,你咋知道,那三个贼人在你数到三的时候会跑?”狗子和齐天回到舱室,合力将舱内和门口的敌人尸体抬到船帮处,抛入大海。接着,两人坐在舱室门口,狗子继续摆弄着火铳。

    “那你为什么不在我数到三的时候发射火铳?”齐天强忍着第一次杀人后及处理尸体的不适,反问狗子。

    “……俺一开火铳,那三个贼人一惊之下,必定要跟俺们拼命!”狗子歪着头说道。

    齐天不由仔细看了一下狗子,圆圆的脸,虎头虎脑,一脸憨实的样子,瞧不出心思竟有这般通透。

    “……狗子,你……怕不怕?”齐天见狗子从船舱击发火铳杀人开始到现在,脸上丝毫不见波澜。

    “……,……”狗子正在拿着通条清理火铳的枪管,听到齐天问话,停了下来,“……俺怕……,但三舅公说了,对着贼人时,不能怕。越怕,越受欺负,……而且,也会死的更快。……俺爹,俺娘,就是这样,怕李老财,怕他的狗腿子,还怕那些过路的兵匪……,可最后,他们还是死了。”

    齐天默然。也许,在这个时期,人命真的贱如狗。外面酣战依旧,火炮声,火铳声,厮杀声,还有各种惨呼声,也许,下一刻,郑芝龙水手就会蜂拥冲上船,将他,狗子,大哥,二哥……把他们所有人砍成几段,然后丢入大海。真特么的希望,这是一场大梦,醒来后,回到了那个曾经抱怨了无数次的社会。

    但船的四周不时地响起火炮的轰鸣声,把齐天又拉回现实世界来,他和狗子为了防止再有贼人潜进舱室,将几个陶罐砸碎了,扔到舱室门口附近,以便有敌人接近了,他们可以提前得到预警。然后又找来一把火铳,让受伤稍轻的同伴帮忙填充火药,届时,遇到敌人了,他们就有三件远程武器,勉强可以维持自保。当然,如果船被击沉了,所有的一切都是徒劳的。

    “三舅!刘香他们跑了!……狗日的刘香丢下我们跑了!”齐大陆几步冲到曹雄跟前,大声喊道。

    “……”曹雄一愣,推开齐大陆,手搭凉棚,朝西北方向望去。

    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但透过硝烟弥漫的战场,曹雄还是可以看到西北方向,原先正在与一路跟过来郑芝龙船队交战的刘香部众,丢下起火的船只,开始逐步脱离战斗。所有的船只纷纷调整船帆,往西南方向逃去。

    “刘香,我草你祖宗!”曹雄破口大骂。

    刘香一众的转身而逃,将曹雄他们十几条船置于一个非常危险的境地。此时,一路跟过来的郑芝龙船队分出十几条船朝他们驶了过来,试图与截击的郑芝龙船队两面包抄,将他们予以全部围歼,其余大队人马继续追向刘香船队。

    “去,带人把你二哥他们接应回来。马上!”曹雄跳着脚,骂了一阵,然后转头恨声对齐大陆说道。

    “接应回来?”齐大陆摸着脑袋,“可是……,可是,瞧着阵势,二哥他们马上就可以夺下那艘船了!”

    “夺个屁的船!”曹雄踹了齐大陆一脚,“夺过来,你开的走吗?赶紧让他们回来。妈的,要逃命了!”

    齐大陆楞了一下,随即,醒悟过来,蹬蹬的的下了船艏,去召集人手准备接应齐大江一干人等返回飞鸟船。

    “他奶奶的!老子早就知道,刘香靠不住。掠夺乡民,搜罗人口,狗日的一往无前!打硬仗,骗爷们顶在前面。狗屁龙头!下次见到他,非剁了他!”齐大江正带着人清理赶缯船上的敌人,以为会很快就可以控制这条大船。却不曾想到,三弟带着人过来告知,说刘香扔下他们转身跑了,顿时叫骂连天。

    “放火,放火!烧了这破船!”齐大江气得一刀砍在船壁上,骂了几句,朝几个袍泽吩咐道。

    郑彩平静的看着对面混乱的战场,紧紧握着的拳头慢慢松开了。自己一方船多人多,火力也强大,对方想凭借血勇之气仅靠十几条船来阻截自己,那注定会撞的头破血流。现在的态势明显有利于己方,敌方已经有不少于五条船或沉或起火,虽然都是一些小船,但随着时间推移,必是大局已定。只是,天要黑了,或许,要防着对方可能会趁乱突围。

    “小爷,刘香的船队要跑了!”一个满脸凶相的大汉在旁边说道,“估计是大爷(郑芝龙)的船队从后面赶上来了!”

    “嗯,让兄弟们努努力,争取能留下尽可能多的船和人。”郑彩淡淡的说道,“要是早一个时辰堵到他们就好了!这天……可快要黑了!”

    “小爷,招俘不?”那汉子问道。

    “嗯……”郑彩想了一下,“降者免死吧。眼前这些人倒是挺能打,想必以后还是会有用的。”

    “哼,再能打,还不是被咱们家大爷灭了!”那汉子轻蔑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