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1635汉风再起 > 第十二章 断尾(二)
    “大海,大海!曹爷那边发信号,要各船分别向外突围!”一艘海苍船上,老孙头一把抓住齐大海的胳膊,大声喊道。

    齐大海朝对面三十步外的船上射出一支箭,将一名正操弄碗口铳的水手钉在了甲板上,然后扶着老孙头低下头,躲避对方的散弹攻击。

    “老孙,这时候,怎么撤的出去。……到处都是郑芝龙的船!”

    “刘香跑了!狗日的扔下我们跑了!……咱们顶不住的,趁后面的船还没有围过来,赶紧撤吧!曹爷那边已发出信号了,要咱们各自突围。”

    “刘香跑了?……草他奶奶的!”齐大海吐了一口嘴里的浓痰。说完,跑向操帆手那边,准备突围。

    借着微弱的西北风,海苍船躲开郑芝龙几艘小船的堵截,想努力的跟着曹雄飞鸟大船,朝东南方突围。

    齐大海回头看了看,己方两艘小的苍山船的风帆在刚才的战斗中被佛郎机炮和喷筒击中,燃起大火,根本不及转向,被郑芝龙六七艘船团团围住,恐怕凶多吉少。

    “轰!轰!……”一排火炮轰鸣声响起,随即,七八颗通红的弹丸从斜刺里一艘三桅炮船中射过来。四发炮弹射失,三发炮弹击中船身,将船帮打的稀烂,还有一发炮弹击中甲板,将两名水手击倒,翻滚了两下,眼见不得活。

    “拉横帆,转向!”齐大海看见斜对面冲过来的三桅炮船,大声呼喊道。必须躲开这艘大船,否则,以双方的实力对比,自己肯定要被击沉。

    海苍船艰难地转向,几个操帆手手忙脚乱地调整横帆,向旁边躲避。

    “轰!轰!……”两分钟后,三桅炮船再次轰出一排齐射。这次,足足有六发炮弹击中了海苍船,甚至有两发炮弹打中了船帮下的水线。

    汹涌的海水迅速涌了进来,七八个水手见状,立刻拿出各种工具试图排水,但船身却不受控制的开始朝一边倾斜。

    “三舅,大哥他们船被击中了!……”齐大江惊呼道。

    “操他大爷的!……靠过去!也给老子轰他们!”曹雄吼道。

    飞鸟大船上布置了四门红夷大炮和十二门佛郎机小炮,虽然比不上三桅炮船的火力,但也不容小嘘。

    “小爷,那艘船要沉了!”一大汉站在船首指着海苍船,笑着对郑彩说道。

    “哼,就刘香这些小破船,还想跟我们郑家斗!”郑彩冷笑一声,“再射几轮,争取将它击沉!”

    海苍船还在一边试图努力控制船身,一边调整帆向,朝西南方遁去。

    “轰!轰!……”三桅炮船追在后面,将距离又拉近了几分,随即又轰出几轮齐射,将海沧船的一面纵帆打的冒火燃烧,另外几发炮弹,又击中船帮,增加了几个大洞,更加剧了海沧船的倾斜。

    “他们要沉了!准备赶上去网人!”

    “轰!轰!……”突然,有几发炮弹从斜后方射来,击中了三桅炮船,打中了船艉,碎木飞溅,旁边两个水手被波及,一个捂着脸,一个抱着胳膊,惨呼不停。

    三桅炮船顿了一下,随即,如同一个被激怒的巨兽,丢下即将沉默的海沧船,船身缓缓地转了过来,准备惩罚敢于冒犯自己的敌人。

    飞鸟大船凭借灵活的船身,在三桅大船身侧划过一个漂亮的斜弯,避开炮船的侧翼,并逐渐靠向齐大海的海苍船。

    海沧船身子已经歪向一边,部分水手已经放弃,纷纷跳水,然后拼命向远处游去。

    “大哥!”

    “大哥!”

    齐大江,齐大陆靠着船帮,看着已开始缓缓下沉的海沧船。

    飞鸟船快速地驶到海沧船附近,水手朝海里扔下许多木桶,还有的朝游到近处的落水者抛下绳索。

    “轰!轰!……”完成转向的三桅炮船,一边驶向飞鸟大船,一边用船艏的几们佛郎机小炮轰击着。

    飞鸟大船也不甘示弱,依靠侧翼的大小火炮猛烈的回击。

    飞鸟大船的顽强攻击,瞬时吸引了附近郑芝龙船队的其他船只,它们迅速调整方向,朝飞鸟船围了过来。

    “曹爷,咱得撤了!”几个汉子焦急地语气说道,他们透过昏暗的余晖,看到三桅杆炮船已驶近到不足一百步,正在慢慢的将侧身转过来,以便用侧翼众多的火炮轰击他们。同时,飞鸟船两侧又驶近三四艘海沧船,并迫不及待的朝他们开火轰击。

    “不能撤!”齐大陆吼道,“俺大哥还没捞上来呢!”

    “大陆,天色这么暗了,哪能看得清楚海面!”一个汉子说道,“也许,你大哥还没来得及跳船!”

    “放你娘的屁!”齐大陆拔出短刀来,“没救出俺哥,不许撤!”

    “曹爷!……”其余几人看向曹雄。

    “轰!轰……”对面的三桅炮船完成了转向,轰出了一轮齐射。因为视线不佳,只有两发炮弹击中船舯,打得木屑飞裂。

    “滚到一边去!”曹雄一脚把齐大陆踹下船艏,“升纵帆!……咱们撤!”

    “三舅!不管俺大哥了……”齐大陆翻身从地上爬了起来,冲曹雄吼道。

    见曹雄冷着脸没理他,齐大陆悲愤地又转头看着齐大江,“二哥!大哥他……”

    齐大江死死盯着黑沉沉的海面,他知道,也许再耽搁一会,飞鸟大船也可能像海沧船一样被击沉,大家都会死。他还有老三老四需要看顾,还有共生死的兄弟需要活命。

    “轰!轰!……”郑芝龙的炮船此时又轰出一轮齐射,有三发炮弹击中船帮,幸运的是,不在水线下。

    “狗日的,赶紧开火还击!……玛德,等着挨炮呀!”曹雄瞥了一眼悲愤欲绝的齐氏兄弟,咬了咬牙,扯着嗓子吼道。

    “三舅,不要开炮。”这时,齐天上前小声地阻止道。

    “你个娃子懂什么!不开炮,光挨揍呀!”曹雄瞪了齐天一眼。

    “天已经黑了……。”齐天说道。

    “老子知道天黑了!天黑咋了?天黑就要挨揍……嗯,……不要开火!停了!将船上其他有火的也全部灭了!”曹雄顿时明白过来,天色黑暗,郑芝龙的炮船如果没有火光指引,是无法寻找目标并击中的。

    飞鸟船静悄悄地调整着船帆,缓缓移动船身,准备乘隙逃出包围。果然郑芝龙炮船又打出了两轮齐射,均全部射失。但令人揪心的是,随着弹着点愈发靠近,也许下一轮齐射,就会被击中。

    “转舵,升满帆!咱们……走!”曹雄瞧见横帆已经切换,强劲的西北风将帆吹的鼓胀起来,轻声喝道。飞鸟船很快在海面上划过一道横线,在郑芝龙的船队包围圈形成前,趁着夜色,朝东南方驶去。

    曹雄部剩下的船只也不再恋战,纷纷扯起风帆,紧跟在后面,在郑芝龙船队密集的攻击下,亡命逃去。

    但还是有七八艘船只或被郑家船队截住,或被炮火击伤击沉,在漫天的火光下,显得极为凄惨。在郑芝蟒从后赶到时,曹雄部又被击沉两艘苍山船,沸腾的海水里,布满了破碎的船板,以及沉沉浮浮的水手。

    郑彩与郑芝蟒两方船队甫一汇合,不做调整,迅速分出十余条船继续追击逃散的船只,剩下船合兵一处,调转船头,转向西南,朝刘香大队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