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1635汉风再起 > 第十三章 田尾洋(一)
    夜色如墨,涌浪如潮,站在船艉,望着船后朦朦瞳瞳的帆影,刘香半响没有说过。旁边的李虎三嘴里聂聂了半天,终究还是没敢问什么。

    “唉!”刘香叹了一口气,“虎三,你可是觉得,我把曹雄他们抛下,有些……不讲道义?”

    李虎三愣了一下,想了想,随即说道,“香佬,……郑一官他们船多人也多,而且火力强大,我们如果被那些船缠住,保不准……,也许,郑一官不知从什么地方又会冒出更多的船,将咱们围了。”

    “其实,我们完全可以在撤的时候,给曹老鬼打个招呼的。”刘香低低地说道。“……不过,那样的话,曹雄他们必定第一时间就会跑。”

    “桀桀……”刘香笑了,阴恻恻的声音在夜色中显得异常刺耳,“曹雄那帮山东人,哼,一直都跟咱们不是一条心!……投了我们,居然还瞧不起海盗这份行当!日他老母,他跑到海上来,难道不做海盗,还想着跟那郑一官学招安做官军!?”

    李虎三很明智的闭嘴沉默,他知道,刘香最恨的就是郑一官,昔日的结义兄弟,今日的生死仇敌,只要一提起郑一官的名字,刘香就会恨得咬牙切齿。

    “虎三,待会,你到船队前方去!……说不定,夜里就会遇到郑一官。哼,以他郑一官的心性,很有可能会派出不止一个船队来堵我。”刘香骂了一阵,然后转头对李虎三吩咐道。

    李虎三应了一声,抱手一躬,转身下了船艉。

    刘香继续看着黑沉沉的海面,心里略感有些不安,如墨的夜色,仿佛在某处隐藏着一头巨兽,冷冷地盯着他,随时就会扑过来。

    “日他老母!”刘香晃晃脑袋,骂了一句,“两年前在料罗湾,老子几乎损失殆尽,如今,还不是让老子翻过身了!”抬头恶狠狠地盯了一眼飘渺的夜空,转身回了舱室。

    清晨,洋面上升起了一层薄薄的雾气,但不久,被跃出海面的红日所刺破。天高云淡,风平浪静,正是一个好天气。

    曹雄部逃出来的仅有五艘船,三艘大船,两艘小船,其余的,要么昨晚被击沉,要么被俘获,人员也损失大半,能动的兄弟只有不到四百人。到了此时此刻,他已生不起对刘香的恼恨了。乱世江湖,无所谓义气不义气了。如果他处在刘香的位置上,同样的会让人抵在前面,以便自己能有时间逃跑,只是可惜了大海,还有多年的老兄弟。但现在却不是自怨自艾的时候,身后还跟着郑芝龙的十几条船,仓皇跑了一夜,居然没有甩掉他们,远远的吊在后面五六里处。这是要赶尽杀绝的架势呀!曹雄非常头疼,只能不停地捕捉微弱的西北风,朝东南方向继续逃窜。

    如果越过海面,从天空中俯视广阔的大洋,就会发现,在大洋的西北方向,有两只船队也是前后相距三四里,张着风帆,朝粤海方向驶去。前面是刘香的船队,几天来的战斗,以及夜里失航,从澎湖出发时的七十多艘大小船只,现在只剩下不足五十艘。而紧跟在刘香船队后面的,自然是郑芝龙的大队战船,近八十余艘,前后分成几个战团,成宽大的扇形面跟着刘香。

    “前面到哪儿了?”刘香几乎一夜未睡,站在船艏,举着单筒望远镜先是看了看尾随在后面的郑芝龙船队,又接着朝行驶的前方观察着。

    “应该是田尾洋附近吧。”边上一个老舵手瞅了瞅四周,有些不确定地答道。

    刘香跑了二十多年的海,辽海,登莱,两浙,闽粤,南海,所有的海路均了然于胸。只是,心里有些紧张,下意识地问话。趁着夜色,他也是逃了一晚,仍旧没将郑芝龙的船队甩掉。他现在很担心,此时天色已然大亮,如果前面再遇到郑芝龙船队堵截,那恐怕……

    “香佬,前队虎爷打信号,发现有船队!”刘香正思虑着,突然手下水手喊道。

    刘香心里咯噔一下,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立即举着单筒望远镜朝前方看去。前方两三里处,一只约二三十艘大小船只组成的船队,横铺在洋面上,径直朝他们扑了过来。

    刘香又举着单筒望远镜看向后面,郑芝龙的大队船只也是远远的铺开,形成一个宽度数里长的扇形,与前方的船队成夹击之势。

    “准备迎战!告诉兄弟们,若……此战获胜,活着的每人发五十两银子!死了的,发一百两!”刘香心中计较了一下,如此阵势,恐怕脱不了身。索性发狠,与那郑一官再大战一场。近年来,那郑一官大肆收编海上其他势力,也许人心不齐,战力不高,一不小心让老子翻个盘,刘香如是想道。但他全然忘了,两年前,郑芝龙仅凭借自身实力,集结大小战船一百余艘,在料罗湾几乎将荷兰与刘香联手的船队打得全军覆没,更沦此时,郑芝龙的实力那更是只增不减。

    “大哥,刘香他不跑了!”郑芝凤伸手指着前方,对郑芝龙说道。

    “估计是阿虎(郑芝虎)把他们堵到了!”郑芝龙握着单筒望远镜,继续看着前方。

    “两年前让他刘香跑了。这次我看他是插翅难逃,一定要把他逮着,让他好看!”郑芝凤一把拍在船帮上。

    “我这位大哥可是一条湿滑的老泥鳅,不可大意!咱们还是像两年前料罗湾那般,向中心突进,擒贼擒王。你去左翼指挥,直插他右翼,与阿彩合力将他堵住,不可让他往东南方逃窜。”郑芝龙放下单筒望远镜,朝郑芝凤吩咐道,“多利用咱们的火力优势,不要跟他硬拼。”

    “好,大哥,我知道。”郑芝凤应了一声,就要走时,他又转头问道,“要是那刘香……降了,该如何?”

    “降了?”郑芝龙怔住了,随即摇摇头,“他不会降的。……其他人,尽力招降吧。……刘香一去,这海面上,以后就全是咱家的了!”

    刘香一方将所剩下的十余艘放火船全部朝前方郑芝龙船队放出,期望在第一时间能冲破前方堵截,同时也想避免两面作战。

    郑芝龙堵截船队立刻驶出十几艘中型苍山船,伸出拍杆,长竹枪,力图靠近放火船,改变其行驶方向。跟在放火船后面连环船上的水手,立即对驶近的郑芝龙船队释放喷火筒,火箭,碗口铳。

    战斗在一开始,就进入了白热化。郑芝龙船队凭借船多的优势,将战圈拉的更开,同时依靠依靠强大的火力,远远的就开始轰击刘香的船队。

    田尾洋海域响起了隆隆炮声。双方打得昏天暗地,海面上空木屑横飞,海平面上到处都是死尸和碎木块。

    郑芝虎嫌弃三桅炮船速度太慢,跳到一艘中型飞鸟船上,然后命令附近船只,跟随自己向刘香船队突进。

    “不要管落水的,冲过去,冲过去!”郑芝虎见自家船队有人在屠戮落水的刘香手下,大声疾呼,“先冲过去把刘香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