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1635汉风再起 > 第十六章 亡命(一)
    曹雄手举着单筒望远镜看了很久,然后叹了一口气,收起了望远镜。郑芝龙的船阴魂不散呀,昨晚靠着夜色以为可以摆脱他们的追踪。但天亮没多久,在远处薄薄的雾气中,仍然出现了三艘郑芝龙的船。发现他们后,便在三四里处不紧不慢的辍在后面,而且每隔一个时辰朝天发射一枚烟火弹,很明显在召唤附近的郑氏船队。

    两天的海上逃亡,船只各自星散,人员皆疲。昨晚,又有一只海沧船跑失。前几日还有十几条船,七百多条龙精虎猛的汉子,而如今,仅剩四艘船,三百多兄弟,折损大半,可谓损失惨重。

    曹雄吩咐一声操帆手和瞭望手,注意周围情况,发现任何敌情,务必第一时间跑来告知他,便下了船艏,往船舱走去。

    一进船舱,里面散发出浓重的血腥气,地板上躺了近二十余伤员,一字排在舱室里。呻吟声,呓语声,还有时不时地发出一声惨叫,以及疼痛难忍的咒骂声……显得有些触目,也有些狼藉。

    “老鬼,大郎……他怎么样了?”曹雄走到舱室内,挨个俯下身子查看兄弟们的伤势,最后走到最里面,蹲在地上,低头看着地上躺着的汉子。

    “情况不太好。……虽然昨天把伤着的胳膊截了下来,血也止住了,可他一直烧着,……而且,伤口有溃烂趋势……”一个四十多岁,身材瘦小的男子摇着头说道,“……至于能不能挨过去,就看他命硬不硬吧。”

    地上的伤者是陈大郎,在那晚船只突围时,被郑氏船队的火炮击中,高速飞来的弹丸当场将他右手齐肘打断。一个身强力壮武艺不凡的汉子,在火器面前,显得如此脆弱。

    曹雄的眉头皱得更紧了,陈大郎是他几年前从登州水师里一起带出来的,打生打死这么几年,没想到要折在这里。再一想到昨晚失陷的十来条船三四百个兄弟,更是心痛如绞。

    “刘香,我操你祖宗!”曹雄低低地骂了一句。他对郑芝龙一方倒是没多少恨意,虽然所有的折损均是对方造成的,但那毕竟属于两军交战,你死我活,怨不得他人。可恨那刘香,苦战中途,忽然转身而逃,让他们陷入极其险恶的境地。要不是见机的早,立刻突围,说不定所有的兄弟都要交代在那里,被郑氏船队一举围歼了。

    “曹爷,得想个法子,找个地方歇歇。……要不然,受伤的兄弟多半……”彭老鬼忧虑地看着地板上的伤员,海上航行,自然是条件疏漏。彭老鬼,是曹雄部唯一的大夫。以前只是一个看马的兽医,后来偶尔给人治治外伤,虽然水平只是二把刀,但对于海盗来说,他就是所有人的精神安慰,也是受伤后活命的期望。

    “……找个地方歇歇,能去哪儿歇呢?”谈何容易呀,郑氏船队一路紧追,根本容不得你喘息的机会。除非,你降了郑芝龙。可就算你降了,就一定会活命?他们都来自山东登莱,恐怕多半不容于以闽粤为主的郑氏,要么被屠戮泄愤,要么以后被当做炮灰送死。这贼老天,硬是不给俺们活路。

    曹雄默默的走出舱室抬头看了看头顶上明晃晃的太阳,心中默念着,赶紧天黑吧,好老子甩脱后面的尾巴。

    转身出了舱室,又来到底舱,想看看船上的粮食淡水,以及火药弹丸地储备还剩下多少。

    “大陆,如何了?”曹雄见齐天正在给齐大陆后背伤口换药。

    “舅父。”齐氏兄弟见曹雄过来,起身招呼。

    “大陆,你这是又喝酒了?”曹雄猛地闻到一股酒味,“受了伤,就不要喝酒!”

    “舅,俺没喝酒!”齐大陆道,“是四弟拿酒给俺伤口清洗嘞。”

    “嗯?”曹雄转头看着齐天,“为何要用酒来清洗伤口?”

    “可以消毒,让伤口更好的愈合。”齐天昨日见三哥后肩一道深深的血口,但只是用烂布草草包扎了一下,大为吃惊。这要是破伤风,可是要死人的。他扯下三哥的伤口,先用烫过的小刀剜去腐肉,然后用船上的劣酒清洗一番,再把小刀烧红将伤口糊住,最后才用清洁的棉布裹住伤口。今天,他又用酒给三哥清洗伤口,避免感染。

    曹雄听到齐天简单地说了伤口的处理措施,仔细回想了一下,彭老鬼似乎就没有这么做,老四的法子管用吗?

    “三舅,郑家的船还跟在后面?干脆,咱们冲过去,把后面那三艘船解决了!老这么让他们跟着,万一在前面再遇到郑家的船,咱们就更不好过了!”齐大陆突然插嘴道,打断他的思绪。

    曹雄听了齐大陆的言语,心里一动,但转念想了想,又否决了这个疯狂的决定。三对三,看着实力相等,可他知道,战场拼杀不能这么简单的比较。己方从昨晚激战,然后分散突围,接着一路逃亡,不说士气皆无,就是各种火药,吃食,饮用水短缺,甚至,船只还有不少破损。就算拼掉对方的三艘船,那自己这边还能剩下几人。

    齐大陆见舅舅摇头没有同意自己的建议,正要继续鼓噪,却看到曹雄冷峻的眼神,顿时,聂聂不敢再多说。

    “老四,你昨天表现不错。”曹雄朝齐天温声说道,“在海上,不比你在登州居家安逸时期。这个世道,咱们穷苦人靠读书来出头,一是没那个财力,二也没那个靠山,本来就很难。现在,这情形,估计是更没指望了。以后,要跟你几个兄长一样,拿起刀子,给自己挣一条命!”

    齐天心里叹了一口气,确实,在这明末时期,普通读书人确实没什么用了。父母拼尽家财,想让自己的小儿子去读书,妄图靠这个摆脱祖祖辈辈军户的悲惨命运。然而,现实是残酷的,不说其本身资质平庸,就是家中集所有人之力供养,也不能完全让他轻松地去读书。三年前,登州之乱,舅舅跟几个哥哥卷入孔有德乱军。要不是乱军兵败后,曹雄坚持不降后金,领着众多兄弟出海南下并当了海盗,后来聚到刘香麾下。否则,此时,所有人恐怕都得跟那孔有德一样,脑后托一条丑陋的金钱鼠尾了,当满洲老爷的奴才。

    “老三,你肩上的伤确定不碍事了?”曹雄说完,又关切的看着齐大陆。

    “俺没事!”齐大陆晃了晃胳膊,闷声闷气地说道,“老四说,伤口已经不再感染,过个七八天,等新肉长出来了,就跟以前一样。……应该无事了!”

    “你这处理伤口的方法,是在私塾里学的?”曹雄转头问齐天,“这法子能救命不?”

    “啊,是……是书本上教的。……只要不是太致命伤口,这样处理后,避免了伤口化脓感染,应该可以让伤者活下去。”齐天不太确定地说道。

    “你跟我来!”曹雄长身站起,既然老四说是书上写的,那肯定行,受伤的兄弟必然有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