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1635汉风再起 > 第五十八章 遇袭
    帕特里夏和贝丝两人把自己的包袱扔到了皮卡的后面,赶紧爬上了车!

    两辆车没敢沿着来时的路离开,而是按照吉米的指示,向反方向的一条小路上开了过去。

    贝丝趴在车后窗上看着自己的家越来越远,一种悲伤的情绪蔓延开来,格伦注意到后面的三个人全都一言不发,他很清楚几人心里不舒服,便也没主动开口说话,几人就这么一路沉默的向前开着。

    行驶了大约半个小时,几人来到了一处镇子里,此刻天已经黑了,肖恩不想在晚上赶路,那只能在这里找一处临时的庇护所了。

    一行人来到了镇子边上一处房子稀少的地方,挑了一处锁着门的民居。

    肖恩轻松翻上了二楼,从窗户进去以后,众人只听到两声中午落地的声音,然后大门就被肖恩从里面打开了!

    “什么声音?”格伦紧张的问道。

    “没什么,两只行尸而已!”肖恩抹了抹鼻子,向巴波塔几人招呼道。

    “来,帮忙把这两只行尸扔出去。”

    说完就走进了屋里,不一会几人抬着两只行尸从赫谢尔身边走了过去,格伦很明显看到他身子僵了一下。

    心里叹息一声,格伦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要把赫谢尔安安全全的带出来,他就已经很满足了。

    几人奔波了一天,大伙儿都累的不行了,肖恩见状吩咐大家赶紧休息一下,明天看情况再寻找回去的路。

    一夜无话。

    “啊~爸爸!你们谁看到我爸爸了?我爸爸不见了!”

    第二天早上,众人在贝丝的惊呼声中醒了过来,格伦第一个坐了起来,看着心急如焚的贝丝,格伦拍了拍脸,努力让自己的头脑清醒一些!

    “怎么了贝丝?”

    “我早上起来,发现我爸爸不见了!”贝丝的语气中带着些许哭腔。

    格伦看了看四周,发现昨晚赫谢尔睡觉的地方果然空空如也,格伦疑惑的看了看楼梯:“去楼上看了吗?”

    点点头,贝丝有些说不出话了,只是坐在沙发上抽泣着!

    达里尔默默地拎起了弓弩,抓起一把刀就往门口走去!

    “我出去找找。”

    肖恩此时也回过神来,见达里尔就要出去,他急忙喊住了他。

    “达里尔,别急,我们一起去!带上东西,我们走!”

    一行人急急慌慌的走出了屋子,并没有上车,所有人都跟在了达里尔身后,向着一个方向走去。

    似乎是察觉到了达里尔是找到父亲的关键人物,贝丝也是悄悄的跟在了他的身后。

    达里尔走的并不快,而是走走停停的,不时就要停下来观察一下四周,等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之后就会继续往前走。

    就这么行进了大约二十分钟,几人走到了一家酒吧的门前。达里尔没有说话,只是冲着身后的贝丝示意了一下,让她进去。

    贝丝没有犹豫,直接推开了酒吧的正门,酒吧里面正坐着一个穿着白色上衣的老人,不是赫谢尔还是谁!

    贝丝喜极而泣,冲进了酒吧直直的跑到了赫谢尔背后一把抱住了他,嘴里还轻声地呼唤着,爸爸!爸爸!

    一旁的帕特里夏也冲了进去,对于她来说赫谢尔没事就是最重要的。

    其余人都是微笑着看着一家三口这温馨的一幕,连达里尔连上都露出了微微的向往之色,但也仅仅是一闪即逝!

    达里尔回头看了一眼众人就想往回走,忽然眼角扫到不远处的房顶好像有一个人!

    “卧倒!”

    达里尔率先扑到了身后的格伦和洛莉,肖恩也是条件反射般的迅速俯身,只有摩根,巴波塔还有卡恩三人第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众人终于听到了不远处传来一阵枪声!

    一阵枪响之后,众人只感觉身边木屑横飞,飞射而来的子弹不断地击打在墙壁上,发出噗噗的声音!

    扑倒了两人的达里尔大声喊道:“都进屋,不要在巷子里!”

    说完手脚并用的向着酒吧里面爬去,其他人有样学样的也快速的挪动起来。

    格伦撇了一眼身边,发现卡恩已经中枪倒地,已经没了声响,而一旁的巴波塔则是捂着自己的胳膊痛苦的呻吟着。

    格伦却没想要搭把手的意思快速的爬进了酒吧里,缩在了角落的他目光呆滞的看着前方,全身都再发抖!

    肖恩则是比较熟练的爬到了酒吧内,然后趴在地上冲着正在呻吟的巴波塔伸出了手!

    “不想死就抓住我的手!”

    巴波塔只能算是个平民,但是在这种生死关头,他还是分的出轻重的,松开了捂着胳膊的手,努力的向着肖恩声音传来的方向伸了过去。

    肖恩第一眼就看到了巴波塔手上一片鲜红的血液,他身体直接往前一探,一把抓住了巴波塔的手腕!

    “啊啊!~”

    肖恩的脸憋的通红,手臂上更是被肌肉挤压出了一条条血管脉络,,但是依然没能把巴波塔拉进来,旁边的达里尔终于也爬了进来,回头一看,就看到了肖恩正在拉巴波塔的画面,赶紧上前帮忙。

    两人一起终于将巴波塔拉进了酒吧,达里尔看了一眼门外的卡恩,见对方已经彻底没了生息,不用怒骂一声!

    “卡恩死了!法克!”

    随着达里尔的怒骂声,格伦也缓了过来,一直坐在吧台那的赫谢尔也是微微转头看向了门口!

    肖恩则是抓紧时间给巴波塔处理伤口,他检查了一下,发现胳膊前后都被子弹洞穿了,脸色好转了不少!

    “好消息是,子弹穿了过去!坏消息是,出血量不少,应该是伤到了动脉,如果不及时止血你恐怕你坚持不了太长时间!我先帮你把胳膊扎起来。别动!”

    肖恩一边说一边手脚麻利的用刀割开了巴波塔的衣袖,然后用割下来的袖子在伤口上方快速的打了个结!环视一圈,肖恩发现赫谢尔此时依然坐在那里,而他身边的桌面上则是摆着一瓶高度酒!

    抄起酒瓶对着巴波塔的伤口上就浇了上去。

    “嘶!啊啊~该死!呃啊~”

    伴随着酒液流过伤口,巴波塔脸色瞬间变得更加苍白,紧咬着牙,忍受着伤口传来的一阵强烈的刺痛,牙缝间不断传出痛苦的低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