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1635汉风再起 > 第二十章 惊涛
    “红毛鬼怂了!他们要跑!”短促而激烈的战斗突然间戛然而止,让郑家船队先是愕然,随即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声。

    “追上去!”陈晖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打了就跑,没那么便宜!追上去,咬他们一块肉下来!”

    “刘香那三艘船怎么办?”

    “先不管!回头再收拾他们!”陈晖迟疑了一下,最后,又坚决地说道。

    五艘带伤的郑家船只毫不畏惧地向遁去的荷兰船只追去。

    “狗日的,红毛鬼空有那么强大的火炮和大船,居然还跑了!”齐大陆淬了一口,悻悻地骂道。

    “郑家的人好样的!”齐天小声的赞了一句。

    狗子在旁边奇怪地看了齐天一眼,搞不懂,这个小四叔为何对敌人这般赞赏。

    “咱们跟郑家是内斗,荷兰……红毛鬼是夷人,是外辱。”齐天轻轻的说道。

    “可红毛鬼帮了俺们,……郑家是想要俺们的命!”狗子答道。

    齐天顿时语滞,正琢磨着该怎么给他说华夷大防,荷兰人是想殖民咱们,在咱们身上想捞取更多的经济利益,至于郑芝龙,那只是家里的内斗。

    “郑家的船又围过来了!”有水手大声喊道。

    只见,郑家剩下的五艘体型较小的苍山船并没有跟随那几艘海沧大船去追击荷兰船只,而是又开始继续围攻曹雄等船,此时,慢慢地靠了上来。

    “干掉他们!”齐大陆挥舞着大刀叫嚣着。

    曹雄瞪了齐大陆一眼,逃亡两日,补给短缺,士气皆无,如何能战。

    “继续转向西南,满帆,全速。”现在最重要的是甩脱郑家的船,找个小岛或陆地,修整一下。

    海上的生活是枯燥乏味的,除了一望无际的海水,似乎什么都没有,甚至连一条溅出海面的鱼儿都很少。所以说,如果不考虑到郑家船队的威胁,远远跟在后面的他们,反而给人以同伴的安慰感。

    等齐天查看了一下舱室里的伤员并与彭老鬼一起换了药后,等再回到甲板上时,天色已经快黑了下去。此时,三艘船借助着微弱的东北信风,折向东南,并计划着在夜里再次调整航向,朝西边安南或者占城驶去。

    “舅父,我们还是要去巴达维亚吗?”齐天问道。

    “不去那里,还能去哪儿?”曹雄皱着眉头说道。

    “我们这么直接朝南行驶,郑家的船想必也知道我们的目的。……恐怕会绕在前面,而且,朝西南方向追击荷兰人的郑家船队也有可能兜过来,再次堵住我们。”

    “嗯?……那你觉得,我们该怎么走?”曹雄觉得齐天说得有道理。

    “我们何不直接朝东南行驶,先去菲律宾……嗯,就是那个吕宋,那里又很多大小岛屿,我们选一个避风的,暂时修整一下,然后再顺着若干岛屿,朝西南行驶,也可以到达巴达维亚。……虽然路途远了一点,但胜在安全,并且一路可以从途中的岛屿获得补给。”齐天脑海里过了一下东南亚海域的地图。

    “老俞,你怎么看?”曹雄转头问俞福坤,他是积年海盗,跑老了周边海域,算是船队的领航者。

    “……小娃儿说的倒是不差。不过,吕宋被佛郎机人占据,贸然靠过去,恐怕会遭他们驱赶掳获。……想那几十年前,咱们的前辈林凤曾想取吕宋大岛,在那佛郎机人所占的城堡,大战一场,未能如愿。此后,吕宋的佛郎机人对我明人提防甚重。如发现我等操大船执利刃而来,必将武力待我。”俞福坤说道。

    哦,都忘记了,此时的菲律宾已经被西班牙所占,是他们的东方贸易的核心据点。

    “……”齐天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老四读过点书,见识是不一样。”曹雄拍了拍齐天的肩膀,“有心了!海上的事,你还要多学点。”

    “不过……”俞福坤接着又说道,“马尼拉那种大港不敢停靠,咱们可以找个小港或者小岛,想必那里没有什么武力,或许,可以停靠补给一下。”

    “……老俞,那你估计距离吕宋还有多远?”曹雄问道。

    “……”俞福坤心里算了算,道:“差不多四五天航程,如果风向不变的话。”

    “四五天航程……”曹雄沉吟了片刻,“那就去吕宋!”

    定好了目标,接下来,众人开始讨论如何安排下一段航程,以及人员分派。

    “老四,去睡一会吧。”二哥齐大江看着齐天有些疲惫,温言说道。

    齐天点了点头,自己对行船知之甚少,也无法提供一些建议,听了三哥的挂,朝船艉走去。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五天了,算是勉强接受了穿越的事实,既来之则安之吧。

    然而,夜里,齐天就被摇晃剧烈的船身所惊醒。

    “起风暴了……”狗子脸上,带着惊恐的神色。

    齐天伸手抓住一根把手,从舱门看向外面。

    外面暴雨如注,狂风卷着海水不时地击打在舱壁,整个船身被海浪一会高高抛起,一会又猛地一头栽向大海。此时,所有的船帆都已经降了下去。几个舵手绑着身子试图努力地想调整着方向,但在大自然的威力之下,似乎一切都显得有些徒劳。

    齐天跟大多数水手一样,脸色苍白,惶惶然地等待未知的命运降临,或者,被下一个海浪卷入海底,或者,安然度过暂时的凶险。

    每个人都不敢随意地待在甲板上,在这种恶劣的风暴下,一旦有人落水,几乎可以宣布他的死亡,一如齐天穿越而回的那个夜晚。

    每当飞鸟大船被海浪从浪峰抛入浪底时,巨大的浪花铺天盖地地涌上大船时,齐天都会以为,船是不是已经沉了,下一刻,他们都将被汹涌无情的海水吞噬,最终成为大海的一部分。

    夜色如墨,巨浪翻涌,偶尔一道闪电划过,几艘海船如同飘零入水的落叶,无奈而又可怜地上下起伏,似乎,都在等待上天的裁决。

    这场风暴持续了近一天一夜,当清晨的一缕阳光穿透东边层层云嶂时,躺在甲板上的齐天感到一种无言的惬意和轻松。此时,在广阔无垠的海面上只剩下这三艘船,前后相距约两三里,郑家追踪的船只早已不见踪影。幸运的是,三艘船居然没有被风暴吹散,在天明后,很快又聚到一起。但人员和物质损失还是有一些,有五人落水,在这种暴风雨中落水,后果自然明了。活着的人,脸上都带着释然的神情。三艘船一边检查人员和船只损坏情况,一边商讨下一步行止。

    “曹爷,刚才测算了一下,两天来,咱们往南偏了不少。……恐怕会多花费几天,重新调整航向,咱们的补给恐怕有些不足了……”俞福坤皱着眉头说道。

    “……补给不足?不就是挨饿嘛!让兄弟们多忍忍吧!他娘的,海里这许多鱼,咱们居然要挨饿!”曹雄呲了呲牙。船上没有任何捕鱼工具,总不至于让人跳海下去抓吧。船上岂止补给短缺,一路的追逃,船体船帆也破损不少,如果再来一次风暴,估计船恐怕就要被掀到海底了。

    “吕宋?”齐天默默地念到。吕宋,菲律宾呀!这个时代,确实被西班牙殖民了。不过,此时,西班牙好像还没有彻底控制整个菲律宾群岛,最起码,菲律宾南部群岛就没有征服。记得在清朝乾隆年间,菲律宾南部有个苏禄国要献土我大清,结果被那个十全老人拒绝了。而且史书记载,苏禄国一直仰慕中华文化,对中原政权始终保持恭顺,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在那里落脚呢。

    齐天摇了摇头,此刻,还漂在海上,待进了吕宋再说吧。万一,实际情况与史书所载不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