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1635汉风再起 > 第二十一章 圣费尔南多(一)
    加尔?齐洛有些忧虑地看着窗外四处游荡的西班牙水手,这些经历了长达一个多月航行的家伙,浑身透着一股酸臭味,胡子拉碴,嘴里怪叫着,簇围着朝小镇上唯一的小酒馆而去。

    加尔?齐洛是菲律宾小镇圣费尔南多的镇长。1615年第一批西班牙人来到这里,凭借着武力打散了附近的土人,建立了一个居民点。后来随着陆续有从西班牙本土和墨西哥检审法院移民到来,加之中国大陆移民,二十年间,人口逐渐繁盛,居民数量已达五百多人,成为一个附近往来船只的重要补给点。

    今天清晨,一艘排量达七百多吨的西班牙三桅大帆船驶进了小镇那个略微简陋的码头。看得出来,大船经历了一场风暴,纵帆被撕扯成几段,一根桅杆折断,无力地横搭在船舷。这是一艘从秘鲁驶来的宝船圣克鲁斯号,在巴士海峡遇到风暴,勉强驶到菲律宾西侧,因船只损坏严重,不得不脱离宝船大队,就近驶向海边的圣费尔南多小镇,修补一下桅杆和破损的船帆。这里已经非常靠近西班牙统治的核心区——马尼拉,故而,舰队统帅拉尔?吉尼奥少将并没有派遣船只护航,很放心地留下圣克鲁斯号。

    圣克鲁斯号花了一个多小时,才停在小镇那狭小的修船所。船长蒂梅尔克留下三十多名水手配合修船所维修大船并看守船上贵重货物,自己则带着五六十个水手下船修整。

    “蒂梅尔克先生,请您务必要约束您的水手。镇上都是一些可怜的老实人,我希望不要发生无意义的冲突。”加尔?齐洛转身朝船长蒂梅尔克说道,“您的水手看起来,可是有些粗鲁。”

    “真是好茶!”蒂梅尔克放下手中的茶杯,深吸了一口,有些陶醉,“亲爱的加尔,不要这么紧张。那些……都是一些好小伙!他们只是在船上太压抑了,现在到了陆地上,仅仅想放松一下。放心吧,我的二副会看着他们的。”

    加尔?齐洛定定地看着蒂梅尔克,后者摊摊手,耸了一下肩膀,然后右手捂着胸前,“好吧,好吧,我以上帝的名义保证,在船只修理期间,我会尽全力约束我的小伙子们!”

    加尔?齐洛叹了一口气,圣费尔南多是个小地方,以前只为近海巡船和来往中国大陆商船做补给维修的,很少遇到这种跨洋大帆船到来。小镇上除了一些不服管的土人偶尔闹事,其他时候一直都很平静。他真的希望小镇的平静能一直持续下去。

    “好吧,蒂梅尔克先生,我们为您准备了欢迎宴,虽然有些简陋,但表示了我们的敬意。除了我的治安官和税务官,汉普宁牧师也会来。”加尔?齐洛伸出手邀请道。

    “哦,真是我的荣幸!”蒂梅尔克站起身来,整了整褶皱的军服。

    朱怀宝站在柜台后面看着簇涌进来的佛郎机人,有些慌张。

    七八年前,朱怀宝带着妻女随同乡人一起搭船来到吕宋,在这个叫圣费尔南多的小镇落脚。同来的乡人,有的在小镇附近开垦荒地种植水稻和高粱。朱怀宝也是先耕种土地,吃饱了肚子,有了一些积攒。后来看到来往小镇的船只不少,便拿出积蓄开了这家杂食铺,靠着过往商人和水手的光顾,生意还算过得去。平时,小镇上的同胞互相照应,镇上的佛郎机人也不是很凶恶,如果没有那些又懒又笨又奸滑的土人,日子似乎是那么的美好。

    今天进来的佛郎机人,看着就是一副凶狠相,而且一下子涌进来二三十人,瞬间,将这个小小的杂食铺挤得满满当当。

    虽然,在这个小镇与佛郎机人共同居住了有些年头了,但朱怀宝对这些深目高鼻的夷人还是有些畏惧。每月的税金,他总是提前准备好,待税务官上门的时候,恭恭敬敬地递给他。经年以来,这些夷人倒也没怎么难为他。有时,他甚至会觉得,这些管事的佛郎机人,要比在广东那些衙役税丁要守规矩的多。

    “把你店里的好酒好菜都给我们端上来!”戈特?瓦尔特看着这个有些怯懦神情的东方明人面孔的男子,高声说道,“记得,多来一些蔬菜!”

    戈特?瓦尔特是圣克鲁斯号的二副,船长和大副去参加镇长的欢迎午宴,他则带领着上岸的水手略做修整。上岸的水手,有的进了杂货铺,买些当地特产。有的溜进了来自意大利女人的浪漫小屋,倾诉海上的凶险。有的,则如他们一般,进了这个酒馆。

    朱怀宝可以听懂一些佛郎机话,忙不迭地点头答应着。

    “老婆子,小玉呢?”朱怀宝来到后厨,对自己的妻子朱张氏问道。

    “小玉呀,去老丁家取菜了。”朱张氏道,“她爹,这么些夷人看着甚是凶恶,会不会不给饭钱呀?”

    “……不会吧。”朱怀宝说道,“说话的夷人,看着倒也和气。这些佛郎机人看着样貌都一般。……他们应该是从远洋来的,码头停着一艘大船,是过路的。”

    戈特?瓦尔特与一众水手围坐在一张东方式样的圆桌前,一边打量着杂食铺的建筑格调,一边端着碗喝着店家送上来的有些奇怪的米酒。一个月前,他们从秘鲁检审法院的卡帝俄出发,一行七艘大帆船,历尽险阻,好不容易抵达菲律宾。按计划,到了马尼拉,卸下货物,再装上来自东方明国的瓷器,丝绸,茶叶,返回西班牙本土,最终完成一次从南美的金银到东方货物的大三角贸易。

    戈特?瓦尔特吃完一盘绿油油的蔬菜,惬意地又给自己倒了一碗米酒,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也许,在危险而又枯燥的海上航行后,上岸享受一顿舒心的午餐,这就是一种莫大的幸福吧。

    突然间,围坐在桌边的水手说话声停了下来,扭头齐齐地看着门口,戈特?瓦尔特也望了过去。

    门口,一个东方少女怯生生地站在那里,十六七岁的年纪,一身东方襦裙服饰,大大的眼睛,透着一丝慌乱和疑惑。原来,是一个女人,一个独特魅力的东方少女。

    戈特?瓦尔特笑了笑,然后看着周围发呆的水手,摇摇头。可怜的孩子们,一个多月都没见过女人。如今,突然看到一个东方异域的女人,孩子们居然都着迷了。

    “小玉,怎么了?”门口又进来一个男人,是一个东方明国人样貌,肩上挑着两个竹筐,里面盛放着蔬菜。

    “……好多夷人。”小玉轻轻的说道。

    丁传根跨步走到小玉的前面,看了一眼店里坐的满满的佛郎机人,“咱们到后面去。”说着,挑着担子朝杂食铺后面走去。

    小玉低着头,跟在丁传根后面,快步走去。

    “嗷嗷……”店里爆发出一阵粗俗的嚎叫,以及恶俗的口哨声。

    “哇哦!东方的小美女!”

    “哦,我想,我是爱上她了!”

    “嗨,小妞,过来陪我们喝一杯!”

    “……”

    丁传根转过头来,愤怒地扫了一眼店里的西班牙水手,但被小玉一推,进了后厨。

    “玉儿,去后面屋里躲着,不要再出来了。……这帮佛郎机人真他娘的……不像好人呢!”朱怀宝见女儿回来,连忙招呼道,“阿根,你待会不要走,帮我照看着点。”

    “哎……”丁传根答应着。

    一众西班牙水手在杂食铺里闹着吼着,嘴里大口喝着米酒,说着粗俗不堪的荤话。作为船上的二副,戈特?瓦尔特很好的控制着他们的举止,避免闹出更大的乱子。折腾了一下午,除了打烂了几个碗碟,水手们还是比较克制,最后,互相扶靠着,歪歪扭扭地朝码头停靠的大帆船散去。

    小镇的治安官迪费尔目送着这群喝多了的水手相继回到船上,也是松了一口气。每次有船靠岸补给的时候,总会闹出一点乱子,上帝保佑,希望这几天一切平安。暗自祈祷了一下,转身带着六七个民兵继续巡视着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