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1635汉风再起 > 第三十章 圣费尔南多(十)
    “这个时代,好官也罢,好人也罢,都活不长久的!”齐天叹道。

    “可坏人总会得到报应的,早早晚晚!”狗子说道,“中午,俺带着传根和春生他们就去了码头,将那些做出灭门惨案的水手全都给沉了海,替他们报了仇!”

    “这个世界,有太多的坏人,也有太多的惨剧,你能杀了所有的坏人,替所有人报仇吗?”齐天看着眼前这个不到十五岁的少年,真的怕他以后会因为杀人太多,而造成心理扭曲,这个操蛋的乱世啊!

    “坏人杀一个,这个世上就少一个坏人,好人也会少受一点欺负!”

    “这个世上不是坏人多,而是因为社会制度和社会秩序的崩溃,当然,还有法律和道德的缺失。”

    “啊?”狗子眨了眨眼睛,一脸懵逼地看着齐天。

    “算了,你以后长大了就明白了。”齐天摇摇头笑了,说这些,狗子怎会明白,“总之呀,以后我们到了南边那块大陆,我们就要建立一个有秩序,而且和平稳定的世界,人人都不受欺负,都能自由富足安宁地生活。”

    狗子愣愣地看着齐天,傻傻的点着头,觉得这个小四叔说的那个世界,一定是传说中的天堂。

    丁永昌一家,自大明海盗攻占了小镇后,先是一阵惶恐,担心被破家灭门。但到了当日晚间,儿子丁传根回来后,才稍稍放心。儿子给他说了这群海盗的来历,以及他和常春生等人如何要为朱怀宝一家报仇未果,又被西班牙水手追杀,最后领着海盗袭击了小镇。

    “咱们好不容易在这里扎下根,现在却又要跟着他们逃到天边去呀!”丁永昌苦着脸,蹲在门槛上,愁眉不展,“这要搁谁,都犯难呀!”

    这几日,众多明人移民,明里暗里都在指摘丁永昌和常春生两家招来了海盗,给整个镇子带来灾难。对于海盗要求所有明人移民全部上船转移,极尽推诿拖延。

    有些乡民想趁着晚上偷跑出镇子,到附近的山上躲几天,待海盗离开了再返回小镇。但小镇南北两个大门及外围栅栏附近,都有海盗提刀持枪地在巡视,除了开头两天跑出几家三十余人后,余者再无机会。

    无奈之下,所有的明人移民偷偷抹着泪,开始打包整理各家携带的物品,鸡鸭猪牛驴……,锅碗瓢盆……,粮食被褥……,林林总总,恨不得将家中所有的东西全部带走。

    马尔乔卢是五年前从那不勒斯移民到这个小镇。在家乡,他本来是一个铁匠学徒,跟着师傅学习铁器的打制,农夫的各种农具,城市居民的五金,甚至还会帮着附近的西班牙军营修理一下火枪。但随着欧洲三十年战争的持续进行,西班牙在战场上遭到不断消耗。同时,法国也开始准备下场捞取利益,在边境大搞军事摩擦,西班牙不得不在意大利地区开始动员。马尔乔卢工作的铁匠铺整个被军队强行征收,转眼间,他就成了无家可归的流浪者。穷困至极,他一咬牙,上了一条船,漂洋过海到了菲律宾。如今,他凭着以前的手艺,开了一家铁匠铺,按惯例,招了两个学徒,给小镇居民打制各种五金和农具,有时也会为过路的船打制一些船上的工具。

    就在憧憬以后美好生活的时候,一群海盗袭击了他们的小镇。刚开始,他也试图与镇上的民兵做一些抵抗。但对方人数明显占优,而且又是夜间突袭,看着前面倒下的几个民兵尸体,他很干脆的躲回铁匠铺,听候上帝的安排。

    马尔乔卢认为,也许小镇居民向海盗交了人头费后,他们或许就不会难为我们了。确实,除了前两天发生了数起破门后的暴行,很快的,小镇恢复了一定的秩序。那些来自东方的海盗,按照每个人征收了十个银比索,并许诺会保护他们的生命安全。然而,不到一天,海盗突然开始将镇上的所有工匠和手工艺人进行登记,并要求他们做好上船转移的准备。

    上帝,这些东方海盗要将我们带到什么地方去?难道是那个富庶的大明,可我听过路的东方商船上的人说,那个巨大的国家似乎发生了叛乱,很多地方在打仗。哦,这个世界,似乎到处都在打仗。马尔乔卢有些无所谓,教他手艺的师傅曾说过,有一技之长的人,在混乱的世界里往往会失去一定的自由,但活命的机会却是最大的。国王也好,将军也好,海盗也好,总需要有手艺的人为他们服务,不是吗?只是,有些可惜了,好不容易平静生活了三四年,以及一个慢慢发展起来的铁匠铺,嗯,一个不错的铁匠铺。

    马尔乔卢叹了一口气,指挥着两个学徒开始收拾铁匠铺里的各种工具。他偷眼瞄了一下门口站着的两个海盗,有心开口想让他们帮忙抬一下那个沉重的绞床,不过看着他们一脸警惕戒备的神情,顿时不敢说话了。唉,希望以后跟着这些海盗,我们能活得更长久一些,也希望他们能仁慈一点,让自己的妻子和孩子能把肚子吃饱。

    西班牙驻菲律宾总督路易斯·达斯马里纳正在总督府召开一次军事布置会议,参会的有驻菲律宾的陆军司令波尔齐?奥纳托上校,远东舰队司令罗尔?沙伊特上校,马尼拉市治安官阿尔蒂?尼安少校,以及刚刚从南美大陆到达菲律宾没几天的秘鲁舰队司令拉尔?吉尼奥少将。

    “鉴于苏禄国苏丹愈发傲慢,以及他们对菲律宾无休止的骚扰。我决定近期对苏禄国进行一次惩罚性打击。诸位,请发表一下各自的建议。”

    拉尔?吉尼奥少将因为是承担将大量南美白银和毛皮运送至菲律宾,然后再将此地收购的明国丝绸瓷器以及各种手工艺品带回西班牙,不是隶属菲律宾总督辖下,因而,此刻有些超然。他端起一只精美地茶杯,轻轻喝着来自明国的茶叶。

    “总督大人,苏禄国距离马尼拉大约不到一周的航程。虽然他们那些小舢舨不足以威胁我们的战船,但是要考虑到,一旦我方登陆苏禄国,恐怕会面对最少五千到一万的土人攻击。当然,我们也可以选择对方偏僻的滩头登陆,但我们的补给会无法及时运送上岸。”菲律宾远东舰队司令罗尔?沙伊特上校说道。

    “所以……”路易斯·达斯马里纳总督看着对方的眼睛问道,“我们需要怎么做?”

    “我们需要更多的战船,以确保有足够的火力,以便占领对方的港口。”罗尔?沙伊特上校说着,侧头看了看拉尔?吉尼奥少将。

    “罗尔?沙伊特上校说的没错。”陆军司令波尔齐?奥纳托上校附和道,“据说,苏禄国有为数不少的火器,估计是从该死的荷兰人那里传过来的。苏禄国所具的巴拉望岛和苏禄岛等众多小岛,环境复杂,丛林茂密。所以,如果要给予他们重创,最好是在他们的港口附近,或者,在他们的王都。”

    路易斯·达斯马里纳总督点点头,两人说得不错,击败那些土人不难,难的是如何将他们包围并予以重创。“我们这边可以出动多少人?……我是说,在保证菲律宾的安全情况下,最多可以动员多少人?”

    “嗯,我们在整个菲律宾有一千多名火枪手和六百多名长矛手,我们可以调动其中的一半出击,另外岛上的明人和土人丁壮,我们大概也可以调动四千人左右。”陆军司令波尔齐?奥纳托上校说道。

    “哦,我们可以一次性地出动五千多人的军队!”路易斯·达斯马里纳总督满意地笑了,“我相信,这支部队会轻松地撕碎它面前的任何敌人。那么……,”说着,他转头看着拉尔?吉尼奥少将,“亲爱的的吉尼奥将军,你愿意在返回欧洲的半途中,为了国王的利益,随同我们的舰队一起攻击那个野蛮的国度吗?”

    拉尔?吉尼奥少将在来参会的路上,就已经知道,菲律宾方面需要他率领舰队在返回欧洲开始时候,顺路如攻击那个苏禄国。对于那个野蛮的国度,他丝毫没放在眼里,跟着去一趟,无非是利用他们舰队的强大火力去轰击苏禄国的港口,掩护大部队顺利登陆。也许,耽误不了几天功夫,说不定可以让手下那帮勇敢的水手捞取一点战利品。

    “尊敬的总督阁下,我非常愿意在您的指挥下,去惩罚那个野蛮的苏禄国。”拉尔?吉尼奥少将手扶帽沿,点了一下头。

    “非常好!”路易斯·达斯马里纳总督满意地笑了,他朝身后的管家招了招手,对方立刻端来了一瓶红酒和几个杯子。

    “先生们,现在,我们喝一杯。为了国王,为了荣誉,也为了胜利!”路易斯·达斯马里纳总督端起酒杯举了起来。

    “为了国王!”

    “为了国王!”

    众人纷纷举杯。

    “那么,我们刘按照计划,开始准备吧!……我希望所有的一切可以在下个月的十五号前完成。因为,这样我们就可以不耽误我们尊敬的拉尔?吉尼奥将军的返程。”路易斯·达斯马里纳总督放下酒杯,对众人说道。

    “如你所愿,总督阁下!”众人弯腰示意。

    “吉尼奥将军,听说,前几日你有一艘船还落在了圣费尔南多,不知它此时是否返回了马尼拉?”达斯马里纳总督问道。

    “哦,是的,圣克鲁斯号的一根桅杆折断了,风帆还有许多破损。……那该死的风暴!我想它应该就在返回的路上,毕竟那里距离马尼拉只有三天的航程。”拉尔?吉尼奥少将说道。不过心里却有些担忧,按照约定,圣克鲁斯号应该在今天返回马尼拉,不会出事了吧?不行,如果今晚再没有收到圣克鲁斯号的信息,明天早上必须派出战船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上帝保佑,希望一切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