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病娇时爷的小祖宗软甜又凶 > 第一百二十九章:危机四伏
    唐艺刚站稳,闻言心里又是一跳!

    从刚才起,就一直不见骆苝苝身影,受伤的、没受伤的,几人又派人找了一遍,依旧不见骆苝苝人影。

    骆苝苝是江家最受疼爱的小公主,如今江家少夫人身受重伤,骆苝苝又不见踪影,唐艺只觉得头皮一阵阵发麻。

    夏野沉着眸,沉吟片刻后道:“我去找。顾迟,你先带唐艺上岸。”

    这游轮乱成这样,再待下去也是危险,所有人都得趁早疏散。

    顾迟点头应下,带着唐艺往岸上走,不放心的回头:“你小心点,说不定还有杀手潜伏在里面。”

    夏野点了点头转身便消失在夜色中。

    海风在甲板上呼呼的吹着,海面涌起巨涛,一阵一阵地,扰的人心慌。

    骆苝苝躲在游轮最底下的货仓中,瑟缩着身体整个人缩成一团,她不敢吭声,一动不动。因为在她的正前方有两个身穿舞台服的人,正在不远处拿着枪上着子弹,其中一人扣动了扳机。

    她只是来这里找舞台服,接过货仓门突然被关上,紧着着外面就传来打斗声和喧闹声,中间甚至掺杂了一声枪响。

    她很害怕,也很担心。

    想出去找她哥,门却打不开,外面突然传来异动,她吓得躲到了夹缝中。

    外面有人推门进来,骆苝苝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深怕被这两人发现了。

    “行动失败,家主这次不会放过我们。”其中一人脱下舞台服,换上了便装,手上的枪别在了腰间。

    另外一人语调冷一些,像是机器人,“他夫人被我打中了心脏,活不了了。更何况外面还有我们的人,江时这次插翅难逃,先从这里撤出去,他们已经派人过来了。”

    “嗯。”

    江时,夫人......

    骆苝苝心中一惊,浑身冒起了冷汗。

    这群人是冲着她哥来的!

    那他们口中的夫人,难道是南七?

    她死了?

    骆苝苝被脑海里的这个念头震惊到,吓得身体一歪,身边的夹板顿时倒在了地上,发出一声巨响,在格外安静的货仓中显得尤为突兀。

    “谁!”

    有人震怒。

    紧接着,骆苝苝就听到不断逼近的脚步声,她寒毛直竖,闭紧了眼睛,不敢张开。

    声音越来越近,骆苝苝从没觉得时间如此漫长过,她就像是一个待宰的羔羊。

    她捂着嘴,明明是大冷的天,她额头上却冒着细汗。

    ‘啪嗒’一声,汗液顺着她的脸颊落在了她的手臂上。

    她听到有人翻开了挡着她的夹板,千钧一发之际,面前那双魔鬼一般的手慢慢缩了回去。

    她听到了另外一道声音。

    清隽暗哑,在封闭的空间里,格外动听。

    “一起上,还是分开上。”

    白问斜靠在仓门上,那双眼睛向上挑着,丝毫没将这两个人放在眼里。

    他眼角余光不经意似地扫了一眼拐角处,又回眸看向那两人,“一起吧。”

    说完他直起身体,猛地向前飞踹过去,那两人正扣动扳机,子弹飞快的穿过去。

    白问闪身一躲,动作快到令人看不清,子弹瞬间打到了他身后的麻袋上。

    白问几步跑过去,手上动作飞快,那两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转眼间,其中一人的枪就落在了白问的手上。

    另外一人不甘示弱,他立刻朝白问的方向开了一枪。白问胳膊一转,将地上的人拖到面前,那一枪打到了他同伙身上,那人胸膛被子弹贯穿,顿时鲜血直流。

    趁着两人分神瞬间,白问闪身踹过去,那人被他踹倒在地上,痛地蜷缩起来,手上唯一的武器也被白问踢翻在了地上。

    白问穿着军靴,缓缓走到躺在地上的两人面前,捡起地上的手枪,抵在了那人头上,声音不疾不徐,“说,谁派你来的。”

    两人到底训练有素,咬着牙一声不吭。

    白问知道这是问不出什么了,他淡淡道:“够衷心,可惜,跟错了人。”

    随着声音的落尾,‘砰’地两声,那两人连呜咽都没来得及,彻底倒在了甲板上,身下森森的流着血。

    白问表情冷淡的收回枪,站起身,走到拐角处堆积如山的夹板前,“出来。”

    骆苝苝颤抖着身体,眼睛透着缝隙,死死盯着地上那一滩血迹,半天没动作。

    白问以为她不敢出来,没了耐心,他微微皱着眉,“那我走了。”

    说完,他当真转身就走,只留了一抹背影给骆苝苝。

    骆苝苝这个角度,只能看到那双冰冷的军靴,她见人走了,顿时慌张起来,试探性的张口,可发不出任何声音,眼见着人就快要出货仓了,她终于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等......等等我!”

    白问身体顿了一下,回过身,面无表情的走回来。

    然后,他听到里面的人颤着声音说。

    “白......白问,你拉我一把,我......我腿麻了。”

    “......”

    白问有一瞬间的沉默,很快有了动作,他一脚踢开面前堆积在一块的夹板,然后便看见戴着兔子面具的骆苝苝,缩成了一团,艰难的蹲在那。

    面具遮住了她大半张脸,只露出了一双含着水渍的眼。视线在空中撞上,被她眼中直白的委屈和信任弄的楞了下。

    骆苝苝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拉我起来。”

    对比于方才的害怕震惊,她已经接受了白问杀人这个事实。

    白问没有伸手,而是从旁边捡起一块木板,递过去。

    骆苝苝愣住,继而咬着唇气恼的瞪着白问,到底没在这种时候多说什么,她握住了木板,被白问顺势提起。

    大概是没想过女孩子的力气会这么柔弱,白问用了些力气,结果骆苝苝身子一软,直接扑倒在了他身上。

    温香软玉在怀,白问一动不动。

    骆苝苝挂在他身上,一直等到脚上的麻意过去之后才缓缓站起身,她瞄了一眼白问木讷的脸色,理所当然的口气,“我可不是主动倒贴你,我只是腿麻了站不住,借用你一下。”

    许久,白问才冷冷“嗯”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