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至尊公主草莽夫 > 第一百四十七章 又送人
    眼看追不上穆青,凤昀反手来抓曹莽。

    “三皇兄,你做什么?”

    凤鸣挡在曹莽身前,不许凤昀动手。

    这次凤治也不打算再放过曹莽,冷不防自后发难。

    曹莽耳听身后冷风刮过,知道是凤治偷袭,弯腰扛起凤鸣就跑。

    凤琉在一旁观战,十分不满,跳着脚地大吼,“你们当六王爷府是什么,角斗场吗?赶紧都给本王停下!”

    可惜没有一个人听他的,凤琉越喊,凤治凤昀追得越欢,曹莽眨眼跑出府门,只留下凤鸣满是无奈的声音。

    “六皇兄,弄丢了灯笼,你是要退还父皇给的银子的,还不快去把灯笼找回来。”

    凤琉闻言一拍大腿,“本王的银子!快来人……”

    曹莽扛着凤鸣出了六王府,忽然一辆马车停在面前,千步芳惹人厌的脸出现在曹莽视线里。

    “公主,快上车!”

    凤鸣见是千步芳,命令曹莽,“不许上。”

    曹莽回头看了眼,黑压压一群人齐齐奔来,立即纵身一跃利落上车。

    车夫挥动马鞭,骏马扬蹄疾奔而去,掀起的灰尘甩了追上来的凤治凤昀一脸。

    “那是千步芳的车……”凤琉跟过来,遥遥望见曹莽上车,认出马车正是千步芳的。

    “怎么他也来趟这趟混水?”凤昀知道千步芳捐银子帮助凤鸣救出曹莽的事,对千步芳的印象尚算可以。

    “或者,他根本就不是来帮忙的……”凤治望着马车消失的方向若有所思。

    马车内,屈婆婆坐在凤鸣对面,手边是被迷晕过去的曹莽。

    “婆婆,你这是要干什么?”

    凤鸣不明白,屈婆婆怎么会和千步芳一起算计曹莽。

    “人我带走,公主只管对外宣布与驸马和离之事,老身保证他再不会回来烦你。”

    凤鸣两眼不离曹莽,突然发现不知何时,她对曹莽早没了厌恶,反而因为他的处境危险而不免惴惴。

    “我和驸马的事情我自己解决,希望婆婆不要再插手。”

    “你想保他?”屈婆婆神色严肃。

    凤鸣想做就去做,从来都是坦荡荡的脾气,点点头道,“此人心性不怀,再者,我与他已有了夫妻之实……还望婆婆见谅。”

    “什么!?”屈婆婆恨铁不成钢,“你,你怎么可以这么轻易的就把自己交出去?”

    这件事凤鸣是真委屈,她倒是不想,但她打不过曹莽有什么办法?

    “婆婆,木已成舟,您就别说了……”

    屈婆婆磨牙,看看昏睡中的曹莽又瞧瞧低下头满脸羞红的凤鸣。

    “真是冤孽,罢了,老身不管了。”

    千步芳震惊不已,凤鸣刚刚才和莽夫有了肌肤之亲,早知如此,他若半路下手先曹莽一步,岂不是凤鸣就只能是他的了,诶,真是笨透了!

    千步芳后悔不迭,看向曹莽的眸子闪着凶光。

    “千庄主,老身与公主有点事要谈……”

    屈婆婆低沉一声唤,千步芳瞬间变回恭顺神态,谦卑地应了声是,命车夫勒停马车,掀起车帘退了出去。

    安静的车厢内,屈婆婆盯着凤鸣看了良久,沉闷的气氛压抑得人呼吸不畅,凤鸣仿佛听到了透过车窗帘钻进来的阳光发出的滋滋声。

    “哎!”屈婆婆蹙眉叹了口气,附耳和凤鸣说了几句。

    凤鸣难以置信地看着屈婆婆,直到屈婆婆独自下车离开后依然没有回神。

    重新上车的千步芳轻声叫着,“公主……”

    接连叫了几声,凤鸣终于回神。

    “公主欲去何处?”

    凤鸣视线扫过两眼紧闭的曹莽,道,“回公主府。”

    千步芳道,“公主为了此人受尽非议委屈,不如将此人交给在下,定不会再让此人烦扰公主。”

    想到昨夜曹莽的为非作歹,适才屈婆婆又说了那句话,她哪里还有理由留下莽夫。

    到了公主府,凤鸣独自下车离开,仿佛没看到车里的曹莽。

    千步芳一路忐忑,暗自琢磨到底要怎样才能说服凤鸣将曹莽交给他,结果到了公主府,凤鸣竟真的放弃曹莽直接下了车。

    千步芳唇角勾起一抹冷笑,没了公主撑腰,又被神机千问嫌弃,看你这莽夫还如何嚣张。

    “公主,驸马呢?”玲珑见只有凤鸣一人回来,小心翼翼地问了嘴。

    “死了。”

    凤鸣丢下一句话回了屋,丢下玲珑和一喜大眼瞪小眼。

    “哇!”

    玲珑和一喜两两相对哭得悲惨,惊得屋里正吃茶的凤鸣一顿呛咳。

    听到凤鸣咳的厉害,玲珑边抹泪边进屋递帕子给凤鸣捶背。

    凤鸣咳的眼泪都出来了。

    “咳咳,你们俩个闹什么?咳咳咳……”

    玲珑抽噎着道,“驸马对我们好着呢,对了错了从来不说,上次一喜因为传话的缘故被太子的人打了,还是驸马去给一喜出的头。

    谁知道好人不长寿,驸马怎么就死了呢,呜呜呜……”

    凤鸣被玲珑哭得心烦意乱,“够了!”

    玲珑被吓了一跳,自小到大公主拿她当姐妹待,从未对她发过脾气。

    “公主……”玲珑劝道,“我知道您伤心驸马英年早逝,心里难过就要发泄出来,否则会憋出病来的。”

    凤鸣白了眼玲珑,“我难过什么……”

    “公主,您就别逞强了,天天陪在身边的人突然就没了,谁能好受的了。”

    玲珑还要絮絮叨叨,被凤鸣赶了出去。

    没有莽夫的日子终于恢复了往日的宁静,凤鸣舒服地长吁口气,为莽夫难过,哼,她才不会呢。

    推开窗,风清日丽,天气好的不像话,自己刚刚真是晕了头了,居然还想着赶紧送莽夫回府。

    好久没和香茹郡主、灵韵郡主出去游玩了,不如去找她二人散散心。

    凤鸣说走就走,吩咐一喜备马。

    一喜和玲珑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听说凤鸣要出去找二位郡主,担心凤鸣骑马不安全,好说歹说,凤鸣只好乘马车出府。

    凤鸣坐进马车里,听着街面上喧嚷人声反衬得车里冷冷清清,往昔有莽夫在显得颇为拥挤的空间,如今空旷到让人无比陌生。

    都是错觉,过几天就会好了,凤鸣安慰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