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敬业反派拿了爽文女主剧本 > 第211章 并不想说
    第211章并不想说

    夏肆对上顾九行的目光,心神一动,便将其中一碗面端了起来,送到顾九行的唇前,声音细柔,“先尝尝?”

    顾九行看着那不知放了什么调料的面,喉结滚动,脸上的笑容变了又变,最后还是忍住了说不吃的话,将面给吃了下去。

    这面看上去很糟糕,可味道竟然还不错。

    顾九行咽了下去,朝她身边蹭了蹭,说道,“还要。”

    他现在肚子空空,是饿极了。

    然后这一整碗面条都进了顾九行的口中。

    他竟然还有些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唇角,看夏肆将剩下一碗给吃了。

    “没吃饱?”夏肆看他眼巴巴的模样,开口问道。

    顾九行点了点头,说道,“一碗面不够吃,夏肆你放开我吧,我给你做饭好不好?”

    只见夏肆含笑着摇了摇头,夏肆将那空碗给端了出去,顾九行的脸上多了几分急躁。

    夏肆不肯放开他,她方才一定在房子里找过了,说不定那个卫星手机已经被夏肆给找到了。

    顾九行在心中想着,开始惴惴不安起来。

    她是不是已经和外界的人联系过了?

    是不是已经让人准备飞机把她接回去了?

    顾九行想了半天,就见夏肆回来时,手中多了一份水果。

    将水果分吃后,夏肆便坐在了卧室内的沙发上,手中拿着纸笔,正在写着什么。

    而顾九行则在床上坐着,目光看向夏肆的背影。

    她还穿着那件系带的衬衣,薄薄的布料风一吹,便轻易勾勒出她腰际漂亮的弧度。

    顾九行看了半天,最后走了过去,坐在了她的身边,无声的看着夏肆在写什么。

    等他看了半天,只发现夏肆不是在写什么,而是在画什么东西。

    零零碎碎的,顾九行也看不懂。

    夏肆画了半天,便将笔扔在那里,往后靠。

    “你怎么不画了?”顾九行小声问她。

    夏肆窥他,没有说话。

    顾九行想抱抱她,但手一直都被束缚,他完全动不了。

    “夏肆,给我解开吧。”顾九行对夏肆说道。

    “我说过,你什么时候回答我的话,我便给你解开。”

    夏肆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又弯下腰,在他的侧脸上轻轻亲了一下,眼底染着淡淡的笑,“我有事要出去,你先睡觉吧。”

    “你去哪?”

    夏肆勾着唇,语气懒洋洋的,“总归不会离开这个岛。”

    “你在上面,我怎么舍得……离开呢?”

    她推开窗户,赤着脚朝海边走去。

    顾九行站起来,看着她的背影,眉心汇聚了一团浓雾。

    外面都已经黑下来了,她怎么还去那么远?要是出什么事情怎么办?

    顾九行心中不安,看着外面一片乌黑,便愈发担心夏肆。

    他看着自己脚腕和手腕,又低声叹气。

    他这是把自己困得死死地,完全没有任何要他离开的意思。

    在房间里,顾九行很是担心的在踱步,又陡然想起今天夏肆在游泳时,自己所想的,她会从海里游出去,就此逃跑的念头。

    现在想来,竟然又觉得有几分可笑。

    这小岛人迹罕至,她怎么可能从海里游出去?

    他是她的爱人,又不是什么流氓强盗,又怎会伤害她的性命。

    对比现在与前段时间的心情,顾九行又觉这是两种不同的不安。

    可给他带来更多惶恐的是现在。

    相比于她会离开自己,顾九行更担心她的安危。

    他从房中出来,站在走廊上,看向远处,却怎么都瞧不见夏肆的身影,顾九行心中乱成一团。

    他拽了拽那链子,焦急的想着夏肆没有钥匙是怎么把锁打开的。

    但顾九行怎么都不会想到她还会撬锁。

    正当顾九行和链子做斗争的时候,夏肆回来了。

    顾九行看到她的那一刻,顿时安心不少。

    “还不相信我?”夏肆手中拿了不少东西,淡淡的看着他,问道。

    顾九行抿着唇,然后摇了摇头,“没有不相信你,是担心你。”

    “夏肆,这么晚出去,我很担心你。”

    听到顾九行的话,夏肆看他的目光方才柔和起来。

    二人进了屋。

    夏肆把手中的东西放下来,顾九行看过去,发现是一堆贝壳,他不知道这些有什么用处,又看夏肆一副没有解释的样子,他便不多问,只等夏肆什么时候想说了,再告诉自己。

    好半天,夏肆没有听到顾九行说话的声音,她便看了过去。

    只瞧顾九行的耳朵泛起微红,他站在那里,小声对夏肆说道,“夏肆,我……想去厕所。”

    夏肆一愣,没多久,便没憋住,笑了出来。

    顾九行的脸上多了几分羞恼,“快松开我!”

    总不能不让他去卫生间,夏肆便走过去,将领带解开,得到自由,顾九行便先去了卫生间。

    夏肆看着眼前的这些贝壳,从中挑选出了一些质地白皙的出来,把剩下的东西都扔了出去。

    她又在贝壳上面画了一些东西,等顾九行出来的时候,夏肆已经把它们给收了起来。

    顾九行一走出来,便和夏肆的目光对上。

    后者挑着眉,视线看了看不远处放着的那一领带,似乎是在提醒他,他可以自觉一点。

    顾九行怎么可能还带那个东西,他立刻把夏肆抱在怀里,声音轻轻的,犹如一阵微风轻抚,让人心旷神怡。

    “夏肆,我错了。”

    把他拉开了一些,夏肆看着他的脸,“我要的是道歉?”

    “……”

    “顾九行,我现在还能心平气和的和你说话,你难道还不明白是为什么么?”

    他不能一直将心中所想秘而不宣,只固执的占据着她,想让她一直顺从他的念头而活,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

    顾九行与夏肆那双眼眸对上,她仿佛是看透了自己内心,让他那点小心思无处遁形。

    顾九行有些狼狈的躲开了她的目光。

    见状,夏肆就知道,他并不想说。

    捏了捏眉心,夏肆狠着心,又把他的手腕给控制住了。

    她不爽,最后都是反馈给了顾九行,偏生他忍耐力极好,就算她怎么弄,顾九行都在忍着,除非他忍不下去了,才会轻颤着声音喊她的名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