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聊斋:书生当拔剑 > 第一章 老爷我没死!
    江南。

    金华府,郭北县。

    傍晚,城北一幢大宅院中。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子淡淡的忧伤,黑纱、白布、香灰、纸钱……

    微风细雨。

    院中的厅堂变成了灵堂。

    一具鎏金描彩的棺材安放在灵堂正中,供桌上点着一对白烛,摆着米饭、酒、水果等供品。

    几对披麻戴孝的夫妇跪在棺前,一边烧着纸钱一边呜呜咽咽:

    “二叔,你怎么突然就走了呀~”

    “二伯,你在天之灵一定要保佑侄儿全家……”

    灵堂两侧,几个丫鬟跪在地上哭得伤伤心心。

    看样子不像装哭,毕竟平日里老爷待她们不错……

    “咚~”

    突然,堂中响起一声沉闷的声响。

    呜咽声戛然而止。

    一众人惊惶不安地环顾四周。

    自古灵堂多奇事,不能怪他们胆小。

    过了一会,有人颤声问了一句:“什……什么声音?”

    “不……不知道……”

    这时,旁边跪着的一个丫鬟壮着胆子回了一句:“好像……好像是……棺材里发出的声音……”

    “啊~”

    当下里便有人吓得尖叫一声,不顾一切冲出灵堂。

    棺材中。

    周羽又躺了回去,晕乎乎揉着肿胀的额头。

    为什么这么黑?伸手不见五指。

    正惊疑不定时,一大段记忆如潮水一般涌进脑海……

    前世,周羽在一家培训学院当老师。

    眼见着国家放开了二胎三胎,脑子一热,认为赚钱的机会来了。

    于是乎卖车、卖房、借贷……还拉了不少亲朋好友入伙,创办了一间培训机构,梦想着做大、做强、上市!

    自此人生起飞,阳光、沙滩、白富美。

    结果……

    白日做梦杨贵妃,一觉醒来白骨精。

    融合了部分记忆之后,周羽吃惊地发现:他竟然穿越了?

    这里是古代背景,国号“大乾”,年号“永和”,并非他所熟知的任何一个历史朝代。

    原主是个举人,字“子陵”,号“桃源居士”。

    不管周羽愿不愿意,穿越既成事实那也只能被迫接盘。

    好歹有举人的功名,有身份、有地位、有豪宅、有丫鬟……

    唯一不爽的是原主已经四十岁了。

    在古代背景下,这个年龄足以自称老夫,毕竟民间三十出头当爷爷辈的大有人在。

    正当周羽还在努力消化原主的记忆时,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两段散发着金光的文字:

    【天道崩坏,世道混乱,神佛不显,诸圣不在】

    【汝为读书人,当秉承儒家之理念,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什么鬼?”

    看到这样奇怪的信息,周羽有点懵逼。

    还未回过神来,字迹隐去,一个人物界面缓缓浮现:

    人物:周羽

    学术流派:儒家

    境界:白衣

    气运:50

    才艺:……

    专属技能:……

    特殊道具:……

    …………

    看了一会,周羽终于明白,他的金手指到账了。

    这是一个儒家气运系统,以教书育人,光复儒家,还天下朗朗乾坤为己任。

    气运乃是系统的根本,可通过招收学生、讲学、传播儒家理念、扩大儒家影响等等方式获得。

    气运可用于提升人物境界、专属技能、才艺、寿命……以及兑换各类书籍、技能等等。

    人物境界与现实功名无关。

    境界依次为:白衣、童生、秀才、举人、进士、翰林、大学士、大儒……

    “二叔,你安心上路吧,侄儿为你端灵~”

    “二伯你放心,侄儿为你扶棺,回头多给你烧几个婶婶……”

    “二叔,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亲儿子……”

    灵堂内,几个“孝子”没再听到动静,又开始竞相显孝心。

    反正都是哄死人的,怎么好听怎么说。

    棺材里,周羽听的实在心烦,忍不住拍起了棺材板……

    这几个王八羔子,哪里是来哭灵的?分明就是趁此机会前来抢分家产。

    原主中年丧妻,膝下只有一个女儿,早已远嫁他乡,多年没有音讯。

    几年前,原主纳了一房小妾,哪知好日子没过上几个月,小妾却不幸感染重症香消玉殒。

    可惜了……

    “咚咚咚~”

    周羽这么一拍,顿令得灵堂里一片混乱。

    “鬼呀~”

    “不好了,诈尸了~”

    一众“孝子”“孝媳”吓得大呼小叫,争先恐后逃出灵堂。

    几个丫鬟也花容失色,颤颤惊惊退到门口。

    “混帐,老爷还没死呢……”

    周羽气得大骂了一声,并再次拍打棺材板。

    这要是普通百姓的那种薄棺,他早就掀开棺材板自己跳出去了。

    虽然暂时还能呼吸,但躺在里面总感觉瘆的慌。

    好在,终于有个外号“张大胆”的下人来到棺材前。

    据说这小子有一次为了五钱银子的赌注,独自在城郊的乱葬岗睡了一夜。

    之后卧床三天,吃了二两银子的补品方才恢复元气。

    “笃笃……”张大胆在外面敲了敲棺材,颤声问:“老爷,是你吗?”

    周羽没好气回了一句:“不是老爷难道是鬼?”

    一听此话,张大胆不由热泪盈眶,回过头招了招手:“大家进来帮忙开棺,老爷还阳了……”

    不久后,周羽终于重见天日,被人从棺材里扶了出来。

    现场又变得一片混乱。

    “快,快把灵堂拆了!”

    “二伯,你没死真是太好了……”

    “对对对……”

    “老爷,赶紧把寿衣换下,奴婢侍候你沐浴更衣……”

    此时此刻,真可谓是悲喜两重天。

    不久后,周羽舒舒服服泡了个热水澡。

    水里还加了少许艾草与柚子叶,丫鬟说是可以去秽气。

    洗完澡,周羽又喝了两大碗粥,然后早早上床睡觉。

    一来是真的有点疲累,二来是想尽快理清思绪以适应当前身份与世界。

    根据目前所整理的记忆,原主的个性有些迂腐,颇有点老学究的风范。

    家底子还行,家中有屋又有田,日常看书、写字、遛鸟、喝花酒……

    喝花酒在周羽的前世乃是贬义,但对于旧时的读书人来说,却是风雅之事。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世界是真的有点乱。

    王朝气运衰竭,奸臣当道,宦官横行。

    民间有僧、有道、有术士、有妖魔、有邪祟鬼怪。

    天灾、匪患、战乱、病痛……别说普通百姓,就连不少读书人的日子都过得很煎熬。

    在没有家底子的情况之下,除非考中举人,否则很难改变穷苦的命运。

    “嗯?”

    突然间,周羽在原主庞大的记忆中捕捉到一条令他震惊的信息。

    黑山,兰若寺……

    也不知为何,周羽的脑海中无由地回荡起一段旋律:

    人生路,美梦似路长

    路里风霜,风霜扑面干

    红尘里,美梦有几多方向

    找痴痴梦幻中心爱

    路随人茫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