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后小作精娇养了摄政王 > 第001章:重生,失去清白
    “啊——”

    身下的剧痛迫使沈沉鱼睁开了眼睛。

    对上男人冷峻到极致的脸,她整个身体都在发颤,恐惧如潮水般将她淹没。

    她竟然没死!

    又重生到了十年前,被赫连骁夺去清白的这一晚!

    当年,她失身后,一直认为自己是残花败柳,配不上宋修文,便处处从其他地方补偿他。不仅让父亲想法子给他谋了个翰林院的官,更是在成亲当日为他纳了三房小妾。谁知她的做小伏低不仅没能让他心生怜惜,反而使他变本加厉,每每喝了酒,就打骂她是不洁的荡妇。

    后来丞相府获了罪,父亲和哥哥惨遭流放。没了娘家的帮扶,他们的生活一落千丈,她的日子更加不好过,宋修文将一切的不如意都归结到她的身上,不仅没日没夜的逼她做女红维持家用,动辄还要打骂,拿她做出气筒。她才不过二十六,就熬瞎了眼睛,郁郁而终。

    临死前,她才知道,原来上一世一直被她视作洪水猛兽的摄政王赫连骁竟爱惨了她。

    他在朝堂上处处提携宋修文,只为了能让她的日子好过些,甚至不惜违抗圣命,擅自救下流放的父亲和哥哥。可惜,等他赶来找她时,她已经被宋修文活活折磨死了。

    死后,她的身体浮在上空,亲眼看着他杀了宋修文为她报仇,然后在她墓前殉情。

    他雄才大略,是百年难遇的帝王之才,本该称王称帝,却选择追随她而去,她沈沉鱼何德何能值得他这般?

    沈沉鱼吸了吸泪水,一点点抱紧了身上的男人。

    重活一世,她这次一定要擦亮眼睛,好好珍惜眼前人!

    她的动作,令身上的男人浑身一僵。

    沈沉鱼克服心底对这个男人恐惧,羞赧地咬了唇,“阿骁……”

    男人幽深的眼底闪过一抹不可置信,狭长的双眼染了丝迷离,更加情动,细细密密的吻落在她的颈间,“小鱼,你是本王的!”

    低沉的声音犹如一道枷锁,带着她恐惧的气息,霸道的钻入她的耳畔。

    沈沉鱼的意识逐渐混沌起来。

    ……

    “宋修文,不要——”

    窗外的阳光洒进来,沈沉鱼睫毛轻颤着睁开了眼睛。

    原本和煦的四周,因她一句梦呓,空气瞬间凝结成冰,冷寒刺骨。

    沈沉鱼打了个哆嗦,一抬眼,就对上了男人冷沉阴郁的眸。

    赫连骁放在她腰间的大手一点点加重了力道,凉薄的唇冷冷吐出一句话,“别在本王面前提这个名字!”

    沈沉鱼怯怯地点点头,眼眶微红。

    也许是前世对这个男人太过恐惧,以至于她现在依然情不自禁地浑身颤抖。

    湿漉漉的眼睛像是受惊的小鹿,赫连骁的心瞬间软了一块,他一把将人禁锢在怀中,霸道的气息喷薄而出,“乖一点,本王去你家提亲。”

    提亲?!

    沈沉鱼眼皮狠狠一跳。

    上一世,赫连骁一醒来便去沈相府提亲,结果在半路上中了埋伏,受了重伤。

    想到那血淋淋的一幕,她下意识出声,“别去……”

    赫连骁以为她不愿,脸色瞬间沉了下来,怒意如惊涛骇浪般拍打而来。

    “来人,将她给本王关起来,没有本王的命令,不许她踏出房间半步!”他径直从榻上起了身,冷沉的声音没有一丝温度,犹如腊月寒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