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山河不落 > 第十章 村官难断家务事
    刘淑敏和黄志刚赶到医院时,李大芝已经做完了洗胃灌肠。幸亏送得及时,李大芝才保住了性命。她醒过来说的第一句话:“为什么要救我呀?死了就痛快了!”眼泪瞬间又决了堤,沿着脸颊流淌。

    金波下班后替换黄建强,守护在母亲的病床边,他着急地制止住李大芝:“总说这些傻话有意思吗?你死了我怎么办?别老是提死不死的,多晦气。再说了,你拎着一把菜刀去砍他.....”金波的声音越说越小,最后几个字几乎吞到了肚子里。

    “你爸打我,结婚这么多年没有动过我一根手指头,现在居然敢打我了。他不说他打麻将成天不着家,在外面鬼混,他还有理了?!他翅膀长硬了,不需要这个家了是不是?”李大芝越说越气愤,肩膀不停颤抖,眼泪鼻涕一起流。

    刘淑敏凑近病床,小声安慰李大芝:“婶,有什么想不开的呢?金波这么懂事,又不需要你操心,看在孩子的面上以后别吵了。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你和叔有什么话好好商量,别再苦着自个了,这样子多难受呀!”

    “是呀,大芝姐,眼看日子越过越好,家庭矛盾却层出不穷,不划算呢!”黄志刚虽然内心里最烦娘们自寻短见,却还是说了几句宽慰的话,“男人都是要面子的人,再说以我对他的了解建强哥本性不差。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李大芝停止了哭泣,嘴唇发白,脸上毫无血色,一双肿成核桃样的眼睛似乎生无可恋。李大芝娘家的大姐二姐风风火火赶到病房,进门就问:“黄建强呢?在哪?狗日的,欺负大芝,算什么本事?”

    大姐心疼李大芝为家庭的付出,年龄才四十就像五十好几的人。她省吃俭用,辛苦操劳,没落到半点好处。大姐继续说:“大芝把金波养大多不容易,他黄建强奚落她半生没赚一分钱。我妹要强,才开了一家麻将铺。你们以为她容易吗?他不去喝农药,凭什么让大芝喝?”

    中午黄建强来送饭,大姐把保温桶拿进来,把门立马反锁上,不让他进来,隔着门玻璃大声吼着:“黄建强,你必须跪在门口反省!”二姐则将饭菜倒出来,一勺一勺小心地喂给李大芝。

    刘淑敏想替建强叔辩解一句:“建强叔发现时,婶已经喝了一大瓶......”刘淑敏的话还没说完被大姐打断了,依然不依不挠:“他的话你们也信,说不定他巴不得大芝将一瓶都喝光呢!”

    “你这人说话咋这呛呢?”黄志刚不满地说,“我们好言相劝,别狗咬吕洞宾。”

    大姐叉着腰,跳起脚来:“你说谁是狗呢?你们这些当官的才是,你们来看热闹的吧?热闹看完了快点走吧!”大姐打开门闩,做出驱赶人的动作。

    黄志刚背着手,哼了一声,抬起脚就走。他窝着一肚子火,出了医院门口,看着楼上的窗户:“我再管这等子闲事,我把我的姓倒着写。”他朝着花坛边啐了一口痰,拂袖而去。

    刘淑敏也很恼火,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这几天她真切地领会到其中的真谛。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这报告的第一把火还没烧着,倒是差点被群众所伤。她看见天空被乌云遮蔽,空气潮湿闷热。她听见自己内心的声音萦绕在脑海,周围似乎变得一片死寂。

    这时候她想起李大芝大姐说的,你们都是来看热闹的吧?刘淑敏觉得这句话极具讽刺,她确实没有帮上忙,连安慰的话都显得苍白。我是看热闹的吗?刘淑敏在心里反复诘问自己。她失魂落魄地走在路上,思绪像乱麻一样缠绕在一块儿,剪不断理还乱。

    一周过去了,村支书一直没有给刘淑敏回复,倒像是忘了这回事。刘淑敏按捺不住性子,直接闯进刘振华的办公室。办公室有两间房,外间没人,里头屏风后面有两个人的身影。

    一个男的压低声音,在支书耳朵边上窃窃私语。刘淑敏只听到马鸣山、石头厂等单个的词,心中疑惑不解,又看到男的似乎在往书记手里塞什么,声音大了点儿:“这是你的,事成之后给你更多的分成。”

    书记推辞了一番,最终利索地塞进自己的公文包。俩人从屏风后面出来,见到刘淑敏吓了一跳,彼此面面相觑。“淑敏,你听到什么了吗?”书记问。

    刘淑敏迅速摇摇头。“利民,你放心吧,下周我和你婶一定去参加你的喜宴!”刘振华假装气定神闲,以掩盖自己内心的慌乱,他细心地观察了下刘淑敏的脸色,觉着应该没发现他俩的举动。

    黄利民和刘淑敏擦肩而过,刘淑敏想起来以前见过他,外号叫麻子,脸上坑坑洼洼,像不平整的月球表面。脖子上戴着一条硕大的黄金项链,看上去像暴发户。刘淑敏听杨明起以前说过他仗着舅舅是镇政府的副镇长,到处投机倒把。

    等黄利民走了以后,书记扭过头问:“找我有什么事吗?”刘淑敏说:“我想问问报告的事,您看了没有啊?”

    刘振华恍然大悟,他走进办公室,坐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呷了一杯茶:“我看过了,写得挺好,很有才华。想法是好的,可是经济建设转型不是一会儿半会儿的事,也需要因地制宜。咱们靠山吃山,你不让他们搞矿山,他们吃什么喝什么?”

    “你误解了我的意思,我想说我们应该考虑可持续发展,矿山总有挖完的那一天,如果挖完了到时候怎么办?我们为什么不能招商引资,产业多元化呢?我们不仅盛产矿,马鸣山那一带尚未完全开发,青山绿水,为什么不能在此基础上大作文章呢?既能保护生态,又能实现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一举多得。”刘淑敏字字珠玑,辩驳得刘振华无言以对。

    “你想得太简单了!”刘振华瞄了淑敏一眼,摆摆手不屑地说,“说得轻巧,你想想这其中涉及到多少方面,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得清。泽宇村现在的发展有目共睹,在镇上也算小有名气。我们该知足了!”

    刘淑敏呆呆地看着刘振华复杂的神情,她发现她现在再怎么跟他解释,无济于事。她深知要打破传统的保守理念,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

    就在愁眉不展时,她突然想起主管农业的副市长秦明,他们见过一面,那会儿淑敏还在上大学。秦明到大学里进修,就是她接待的。秦明和蔼可亲,很欣赏优秀的淑敏,当时留下名片说:“以后有问题可以来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