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贵女良缘 > 第四章 根源
    宋懿兰走进屋里,先给宋老夫人见礼,宋老夫人连忙叫她坐下,说了句一家人不必多礼,便问起宋懿兰姐弟在外的事。宋老夫人年纪大了,何况慧宁长公主虽然尊贵,毕竟是晚辈,此回宋老夫人只安排人添了香火钱,没有同去。

    宋懿兰挑着有趣的讲了几件,正要同宋老夫人告辞,回去歇一歇,便听得外头一阵喧闹,杨氏领着宋清兰进来。见宋懿兰和宋云昭都在,脸上的笑意就收敛了些,道:“哟,县主和世子回来了啊!今日赏花宴上,安国公夫人还问起县主呢,大伯母也没有法子,只能说县主贵人事忙,赶不上呢!”

    便是宋老夫人性格温和,听着这话也不对劲,只是她温和惯了,此生最不愿回想的就是当初那一段动荡的岁月。如今安定下来,她只盼着一家子安稳,听杨氏这么说,宋老夫人只道:“这是实话,长公主是懿兰和昭哥儿的娘,他们多留几日是应当的。”

    宋老夫人没说杨氏不对,但说宋懿兰姐弟多留是应当的,自然是认为杨氏不该这么说。杨氏本就因为安国公夫人问起宋懿兰,又拿宋清兰与宋懿兰比较,心里不痛快,见宋老夫人向着宋懿兰姐弟,越发不满,却知道这事她没理,只在心里越发讨厌宋懿兰,明明是个庶出,偏偏她那短命的弟妹给她求了个封号,硬生生压她的清兰一头。

    宋清兰跟在杨氏旁边,自进来之后就安安静静的,并不说话,仿佛一个温婉乖巧的大家闺秀。十五六岁的姑娘家正是最好的年华,何况宋清兰还生了一张甜美可人的脸,瞧她这模样,谁能对她说什么重话。可宋懿兰知道,相比起心思都写在脸上,不高兴了只会阴阳怪气的大伯母,宋清兰可危险多了。

    察觉到宋懿兰看她,宋清兰眉眼间透出些笑意,仿佛阴阳怪气找宋懿兰姐弟麻烦的不是她亲娘,语气柔和又带了些雀跃,道:“今日花宴三妹和五弟没能去真是太可惜了,不说宴席上用的都是秀禾斋的点心,还请了庆祥班的头牌唱《春江月》呢!不过,祖母说的更是,庆祥班的戏日后自有机会听,自是三妹和五弟的孝心更重要。”

    这话一面解释了她母亲的话,将那阴阳怪气的嘲讽硬说成了关心遗憾,还顺便又捧了宋老夫人一回,没见老太太的脸色立刻就柔和了吗?宋懿兰不等宋老夫人夸赞宋清兰,顺便追问赏花会上的事,道:“二姐说的是,先前大伯母倒是提过赏花宴的事,只是时候不巧。对了,我记得今日恰好是姚大姑娘的生辰,她今日可去了?”

    姚大姑娘闺名姚卿月,出自顺安侯府,与宋家开国功勋封爵不同,姚家是前朝王室。前朝末年皇帝昏庸,朝中奸臣当道,民间起义不断,不仅百姓过不下去,王室子弟过得也不容易,其中就有顺安侯家,被皇帝猜忌,索性里应外合,替开国皇帝打开了城门。有这么一遭,姚家谈得上功勋不小,便是对姚家存有疑虑,这大功也不得不赏,仔细斟酌之后,就赐下了顺安侯的封号。

    这么多年来,顺安侯府的地位多少有些尴尬,论身份,姚家也是堂堂侯府,可身为前朝皇室后人,本朝皇家对他们能没有些防备?姚家也清楚自己的地位,家中子弟平庸的多,多年来也没什么建树,到了这一代上,更是只得了一儿一女。

    宋懿兰提起姚卿月,倒不是姚卿月跟宋清兰有什么过节,而是,宋清兰盘算着吴王,可吴王心悦姚卿月的事,也差不多满京城的人都知晓,否则,总是堂堂王爷啊,淑妃娘娘能那么愁着吴王的婚事吗?

    宋清兰养气功夫到家,宋懿兰提起姚大姑娘来,宋清月脸色都不变,杨氏的脸色却越发难看了几分,正待说话,被宋清兰扯了一下衣袖,才算噎了回去。

    宋老夫人将几人的话都听了进去,先前和稀泥的心思也淡了几分。宋老夫人性子软,如今日子安定了,她是不愿意横生波折,可人还没老糊涂呢,心知大房与宋懿兰姐弟的恩怨从不在这三瓜俩枣的好处上,自然也不是她三言两语能调和的。想到这些难免有些灰心,道:“好了,都累了大半天了,先回去歇歇,明日再一道说话。”

    几人一道从顺宁居出来,出了顺宁居就是两个方向,杨氏还生着气,刚出了门就狠狠瞪宋懿兰,道:“真是个牙尖嘴利的,也不知那百年书香的崔家有没有我这般好性儿!”

    宋云昭听得这话,心里越发恼着,就想跳起来骂回去,被宋懿兰拉住了,那头宋清兰看了宋懿兰姐弟一眼,也拽了杨氏走人,这才免了一场争吵。

    “阿姐,你拉着我作甚,咱们还怕她们不成?”宋云昭三岁没了爹,五岁又没了娘,宋懿兰护着他,却并不一味的惯着他,是以自家与大伯父一家的恩怨,他虽不十分明白,也知道个大概,比如,大伯母拿着姐姐说话,根源却是世子的身份落在了他头上。

    这件事上,宋云昭清楚的记得,这世子的身份,不是母亲求的,不是他求的,是祖父在世时亲自上书求的,也记得皇帝舅舅说过,因为世子是他,宋家才能保住如今的一切,既如此,大伯一家有什么脸面来要这世子之位,哪怕他不稀罕,也不给他们!

    宋懿兰知道宋云昭的性格,加上长公主过得苦,又早早地去了,便是那时宋云昭还小,也是怨着宋家的。宋懿兰理解宋云昭的心,也不怪他冲动,只安抚他,道:“我知道阿昭不怕她们,只是,不说那是长辈,阿昭这样闹起来,祖母要为难的。”

    说到这个,宋云昭便泄了气,他记忆里,祖母都是慈祥的,处处宠着他,又听奶娘吴妈妈说过,当初母亲在家里受苦,总是祖母想方设法的照顾他和母亲,他是不愿祖母为难的。想到这里,才八岁的小少年微微扬起头望天,“真希望能快些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