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贵女良缘 > 第八章 相邀
    皇后突然提出这个,宋懿兰虽有些意外,却也觉得这样不错。宋云昭在宋家族学的事,虽没有对宋懿兰提过,但宋懿兰本就细心,哪能不知,只是知道宋家人不敢过火,宋云昭也能应付,才没有做什么。只是,宋云昭渐渐长大,大房对爵位一直不死心,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宋云昭远着那边自是好的。

    这样想着,宋懿兰道:“劳烦皇后娘娘费心了!”

    “这是哪里的话,阿昭喊我一声舅母呢!”吴皇后嗔道,当年她与慧宁公主便要好,三年前看着慧宁公主抱着病安排这些,便越发不落忍。慧宁公主已逝无法改变,她留下的孩子总要照顾一二。

    商量好了这件事,皇后便要去安排,还没出门,外头便通报静柔公主到了。静柔公主跟宋懿兰同岁,是今上的长女,她生母婉妃死的早,静柔公主是皇后身边长大的,与宋懿兰也算熟悉。

    静柔公主性格活泼,一进门来先跟太后和皇后问好,接着便道:“太子皇兄教我们骑射呢,听说馨雅和阿昭表弟来了,我来找他们一道!”

    太后年纪大了,最喜欢小辈们都热热闹闹的,闻言便道:“正好,馨雅和阿昭一起去,难得进宫一趟,不必陪着我这个老婆子。”

    “我记得馨雅骑术不错,阿昭可开始学骑射了?叫你表哥给你找一匹温和的小马。”皇后也觉得同辈的孩子一起玩耍才是正理,一面说着,一面叮嘱叫太子照顾好表弟表妹,这般,宋懿兰姐弟便与静柔公主一道,去了宫中的练武场。

    本朝开国时,也是马背上夺得的江山,至今来说,渐渐倚重文官,但也不曾放松了边关,皇家子弟,更是自小就要学习兵法骑射,连女子也要略知一二。因此,宫中专设了一个练武场,既可以练习武功,也能跑马骑射,就设在宫中西苑,与太后居住的慈安宫有一段距离。

    路虽有些远,但与静柔公主说说笑笑,不多时也就到了,练武场上人不多,刚十二岁的四皇子高桢骑着马在场上慢悠悠的走,才七岁的高昱一脸羡慕的站在旁边看,两名十七八岁的青年男子站着,一人湖蓝色劲装,正是吴王高骏,另一人身着黑金色太子常服,正是太子高辰。

    静柔公主远远地就朝兄弟们招了招手,太子高辰朝这边看了一眼,一回头便瞧着高桢手攥着缰绳,小心翼翼的挪动。不甚明显的翻了个白眼,高辰甩了甩手里的马鞭,不轻不重的一鞭子落在马上,刚才还慢悠悠挪动的马顿时撒开蹄子跑了起来,坐在马上的高桢吓得哇哇乱叫,又不敢松手,看见宋懿兰几个,口中乱喊,道:“表姐救命啊!”

    宋懿兰见状噗嗤一笑,静柔公主没眼看的撇开眼,实在不是她们铁石心肠,而是高桢十二岁的人了,骑马都学了两年了,不说跟去围猎什么的,骑马跑上两圈应当没什么问题才是。高桢资质也没那么差,只是最开始学骑马时,有一回从马上摔了下来,虽没受伤,却受了不小的惊吓,自那时起,见着马都想躲开些。

    宋家也是武将出身,不单宋懿兰,自诩温柔娴雅的宋清兰也会骑马,宋云昭才八岁,已经开始习武,骑射也学了些皮毛,见状热心的指点高桢:“四表哥别怕,抓紧缰绳……”

    虽说今上重视皇子们的武功骑射,但皇子要是真摔出点毛病来,这里头得人都得吃不了兜着走,因此,给皇子们用的马都是驯养好的,高辰抽那一下也有分寸,便是高桢慌里慌张的乱喊,奔跑的马也很快就停了下来。跟着高桢的小太监连忙迎上去,扶着高桢下马来,一脸控诉到:“太子皇兄,你明知道我害怕骑马……”

    “呵呵——”高辰轻轻一笑,道:“扶四殿下上马,再跑两圈!”

    高桢听着这话,吓得脚一软,趴在地上不肯起,口中道:“哎哟,我的脚怎么这么疼?一定是刚刚摔坏了……”那小太监瞧见了高桢的眼神,连忙跟上主子,“殿下、殿下你怎么了?快让奴才看看……哎哟,这脚踝都肿了,可要好好养几日才成……”

    自己弟弟什么个德性高辰几个哪能不知?见状便知高桢害怕骑马,又耍赖皮了,到底是亲弟弟,还能为着骑个马,将他怎么着不成?高辰摇摇头,让人把高桢挪到旁边坐着,向宋懿兰姐弟道:“馨雅、阿昭,你们来了!可要骑马跑两圈?”

    男孩子多少都会喜欢骑马之类的活动,宋云昭听高辰这么说,便连忙点头,道:“要的要的,我已经学会骑马了!”

    高辰闻言便让人去牵马,不等宋懿兰同高辰几个寒暄,静柔公主便将宋云昭推到高昱旁边,道:“你们玩,我同馨雅去那边!”

    今上有五个儿子,公主却只有三个,除了静柔公主,另外两个都才五岁多,静柔公主不爱哄着妹妹玩,难得宋懿兰进宫,也不乐意跟兄弟们呆一块,自是寻了宋懿兰一道说话。

    高辰见宋懿兰被静柔公主拉走,微微挑眉,妹妹们走了,弟弟们可以好好操练一番了!

    静柔公主带着宋懿兰没走远,就去了练武场西侧的小林子,再往外,便是宫墙了。这小林子没有什么景致,就是将习武场和宫墙隔开,当然,就算如此,皇上偶尔还会来呢,这小林子也有专人打理着。

    静柔公主拉着宋懿兰往林子里走,这边没种什么花,都是松柏竹子这些,松柏还好,竹子不大适合京城的气候,长得不大好,种了竹子的这边就有些稀稀落落的,配着假山石还有些看头。静柔公主拉着宋懿兰坐下,道:“馨雅,你坐,我有话同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