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宿主她又混成了团宠 > 第八章 修仙文里的闯祸女配(8)
    小七这时候终于给力了一回,在阮软还怀疑人生的时候麻溜溜地翻出了原文中关于蛛儿的内容。

    【那蜘蛛精果然如传闻中那般男女不忌,一上来便要脱凤秋岚的衣服。

    凤秋岚中了软骨散,半点力气也使不上,见那蜘蛛精扑过来,眼中满是恨意。

    那蜘蛛精抓住她的衣领狠狠往下一拉,那光滑洁白的背便全部暴露在外。】

    “哇呜!”

    小七嘶溜了一下口水,“这是我不花钱能看的吗?”

    阮软原本还懵着,听了这句下意识地回了一句,“你花钱了,一整个积分呢。”

    小七:“……”

    【“滚!”

    凤秋岚狠狠挣脱开,却因为浑身无力又跌倒在地。

    “你放心,我不动你。”

    蛛儿不知怎得却收了手,许是没得手的缘故,目光中还带着无法掩饰的失落。】

    “就这就这?浪费感情。”小七翻了个白眼,又兴致冲冲地跟阮软说,“宿主,马上就到你了,激不激动。”

    阮软从蛛儿怀里挣脱开,她转身看着还处在疯狂状态的蛛儿,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

    “你看一下其他片段,是不是脱了衣服之后就没后续了!”

    “你这不废话吗?”

    “果然……”

    阮软缓了口气,大约是那个“乖乖”身上有什么记号,所以蛛儿才想着扒人家衣服看看,看来自己应该没危险了。

    “脖子以下不能写,露个背已经超纲了好吗?”小七吐槽,“你居然还想看花钱都不能看的部分。”

    阮软没理它,而是在想刚刚小七跟蛛儿说的话,如果说后面的剧情会因为补bug而发生变化,那之前的剧情呢?

    世界意识会为了清除bug而给林阮阮一个特殊的身份吗?

    她抬头看向蛛儿。

    蛛儿对自己肯定没什么坏心思,但是……

    QAQ,妈耶,她好吓人!

    阮软腿一软,差点坐地上。

    蛛儿在察觉到阮软的害怕时,情绪似乎更加激动了,只是这情绪很快被她控制住,“乖乖不要怕姐姐好不好?”

    她上前两步,死死抓着阮软的手腕不肯放手,眼睛里还残留着未退散的疯狂,“乖乖留在姐姐身边好不好?”

    阮软看着她,两只腿直打哆嗦,这一瞬间她脑子里闪过无数跑路的姿势,只是理智迫使她最后还是点了下头,“我会留在妖界,你先休息一下,等你休息好了我们再聊。”

    “不……”

    蛛儿摇摇头,并不信她,刚刚阮软已经试图逃跑两次了,她不敢赌。

    “你……是不是很累?”阮软想起她刚刚两次都打算去休息,而且脸色看起来也有些疲倦,便试探着开口,“你先睡一觉,睡醒了我们再聊也来得及啊。”

    “不用了,我没事。”

    “呃,那个……其实我之前想跑是想去找妖尊。”阮软看着她,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更真诚一些。

    “但是我现在知道你是我姐姐了,姐姐对妖界肯定比我熟悉,而且姐姐这么厉害,一定能找到妖尊!我绝对不会再乱跑了,我等姐姐睡醒带我去见妖尊好不好?”

    “之前若不是为了救他你也不会死!”原本已经平静下来的蛛儿却被阮软又刺激到了,她咬着牙,眼睛红得仿佛要滴出血来,“乖乖好不容易回来,为什么还要去找那个灾星?”

    “哇哦!”

    “哇哦!”

    阮软和小七同时惊叹一声。

    这个瓜好大!!!

    阮软突然就不想让蛛儿休息了,她舔了舔唇,眼睛里闪烁着对瓜的热情,“姐姐,我跟妖尊什么关系啊?我之前救过妖尊吗?我是怎么死的呀?”

    “你不用知道!”

    蛛儿眼中闪过一丝恨意,“你也不用想着见他,我是绝对不会让他再伤害到你的!”

    “别呀姐姐!”阮软急了,这么大的瓜都放到她眼睛底下了怎么还能收回去呢?

    “你跟我说说嘛,姐姐最好了!”她抱着蛛儿的胳膊摇了摇,完全忘记了刚才的害怕,“姐姐不跟我说,我怎么知道妖尊他是什么样子的呀?”

    “你不需要知道。”蛛儿感受着胳膊上的温度,原本板着的脸柔和了许多,但还是不肯说,她轻轻拍了拍阮软个胳膊,柔声说道,“以后你就留在姐姐这里,姐姐这里很安全,你不会遇到那个混蛋,也不会有危险。”

    阮软觉得自己现在就像是瓜田里找瓜的猹,明明看到了那个大西瓜,但是上蹦下跳就是找不到。

    “姐姐,我真的很想知道嘛。”阮软起身绕到蛛儿身后,熟练地伸出两只手给蛛儿捏着肩膀,脸上的笑容极为谄媚,“你看他现在好歹也是妖尊了,我之前救了他一命,怎么着也得从他那里讨要点好处。姐姐你不跟我说,我怎么跟他要好处呀。”

    “你想要什么我给你,用不着他来献殷勤。”

    阮软见她不松口,心里又急又痒,跟有个小羽毛一直在那里挠着似的。

    “姐姐,我好奇心强,你不跟我说,我会好几天睡不着觉的!”

    蛛儿扭过头看着她的眼睛,眼睛里是阮软看不懂的情绪,看得她心里直发毛。

    “要不是因为好奇心重,你当初也不会死。”蛛儿哼了一声,神情有些冷,“所以你给我把你的好奇心全憋回去。”

    阮软还想说什么,但是看到蛛儿的脸色,什么也不敢问了。

    好家伙,这脸色臭得跟她妈发现她考试前一天看小说的时候一模一样!

    “不说就不说,这么凶干嘛……”

    阮软没底气地嘟囔了两句,在看到蛛儿的眼神时果断选择了闭嘴。

    给看瓜不给吃瓜,过分!

    “宿主你别怂!再问问啊!你看她都不敢把你怎么样,你怂啥?”小七这会儿也不怂了,甚至瓜子饮料都掏出来了,就等着吃瓜。

    阮软咬咬牙,一把抱住蛛儿的腰,眼泪说来就来,“姐姐,不瞒你说,这些年我梦里一直梦到一个男人,梦见我救了他,他说以后他会给我一座金山作为报答!你就告诉我吧!这些年我一直想知道那个人是谁,今天好不容易有了他的消息,我……”

    “你当年救他的时候他还没化形,只是一条小蛇。”

    蛛儿目光幽幽地看着她,隐约有点嫌弃的味道。

    阮软也不尴尬,直接抱着她撒娇,“姐姐你就跟我说说嘛。”

    “你从小就爱听八卦,我以为你只是好奇别人家的事,没想到你居然还听自己的八卦。”

    蛛儿刚找到妹妹时候的激动在这一会儿消失得干干净净,她看着阮软现在这幅样子,突然觉得浑身疲惫。

    这熟悉的等着听八卦的表情和眼神,让她很想揍人。

    “我累了,先睡一会儿,你自己随便想干什么干什么吧,那些人你想放就放了,不用问我了。”蛛儿怕她又缠上来问自己,说完便飞到蛛网上躺下了,还装模作样打了个哈欠。

    阮软会不会逃跑?笑话!

    依照她对自家妹妹的了解,只要没听到八卦,她就不会离开。

    她可以安心睡一觉了。

    “姐姐你不是不睡了吗?”阮软凑到蛛网旁边,面上尽是纠结与急躁,“姐姐你跟我说一下嘛,你不说我睡不着觉。”

    “哦,那你就不必睡了。”

    蛛儿疲惫地抬起手,往她嘴里塞了一团蛛丝,敷衍地挥了挥手,“行了,你自己玩去,别来烦我。”

    “卧槽,你搞偷袭!你玩不起!你个小垃圾!你没有实力呀你!你都不敢跟我正面对抗!”

    阮软被堵得猝不及防,过了两三秒才反应过来。

    她伸手把自己嘴里的蛛丝掏出来,面上染上一丝薄怒,“小七你看她!刚刚还小乖乖好妹妹!现在呢?她不仅不给我讲八卦,她还不搭理我!她居然嫌我烦?”

    阮软越来越觉得蛛儿像她老妈了,刚回家时备受关怀,不到一小时就开始嫌这嫌那!

    “对!实在太过分了!有瓜居然不分享!”

    小七捏着自己的数据小瓜子,气得数据呲呲冒火。

    一人一统越抱怨越上头,完全忘了后面还有个慕容楼被蛛丝捆着,等着人给他松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