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宿主她又混成了团宠 > 第九章 修仙文里的闯祸女配(9)
    “姐姐,你就跟我说嘛,我当时跟妖尊是什么关系呀,我为什么要救他呀?”

    阮软抱住蛛儿的右臂,头轻轻靠在上面蹭着,软声撒着娇。

    蛛儿冷着脸将手臂抽出,眼神中带着浓浓的嫌弃。这是乖乖回到她身边的第二天,她在怀疑人生。

    当初她为什么想把妹妹找回来呢?

    啊,大概是她当时神志不清。

    竟觉得妹妹可爱……

    果然都是错觉,这么烦人,还是别回来了吧!

    胳膊刚抽出又被阮软抱住,耳边响起一声又一声的“姐姐”,听得她脑壳痛。

    阮软已经缠了她一天一夜了,没办法,瓜在眼前,吃不到实在太难受了。阮软不惜动用从她妈身上实验来的所有技巧,逮着蛛儿就是一顿缠。

    至于蛛儿说的是否是真的?自己是不是蛛儿的妹妹?

    这都不重要!

    这些能有吃瓜重要吗?

    啊不,这些能有任务对象重要吗?

    为了完美地完成任务,深入了解一下任务对象,有问题吗?

    没有问题!

    一旁的慕容楼还在勤勤恳恳地刮鱼鳞,虽然从医师沦为了厨子,但他完全没有生气的意思,甚至还有点乐在其中。

    林姑娘说昨日烤肉很好吃,不知道烤鱼她喜不喜欢?

    他偷偷看了眼林阮阮,脸颊上升起一团红意。

    林姑娘真可爱,就是太瘦了些。肯定是这段时间她太难过了……

    “难过的林姑娘”冲着蛛儿嘿嘿一笑,笑容谄媚而灿烂。

    蛛儿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你就这么想知道?为什么非要搞明白当年发生了什么?”

    “姐姐,我得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以后才能避免呀!我如果一直不去面对,不去了解。一昧的躲避,日后说不定还会受到同样的伤害。”

    阮软现在就把她当成了自家老妈,说话那是一套一套的。

    但偏偏这话让蛛儿动摇了。

    “你以前也是这么能说……”蛛儿说不出来自己是什么心情,明明知道阮软可能有别的心思,但是心里却已经认可了她的说法。

    “姐姐你看你也觉得我说得对是不是?”阮软见有戏,连忙贴上去撒娇,“姐姐最好了!姐姐你就跟我说吧,要不然我晚上都睡不好。”

    蛛儿白了她一眼,没睡好的岂止阮软,昨日她被阮软折腾了一晚上没睡着,本就虚弱的身体现在更加疲倦了。

    “当年你出去玩,不知道从哪捡了一条快死了的蛇回来,发了疯似的非要救活他。”蛛儿说到这里,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眼神中透出一丝恨意,“谁知道他怎么招惹了那些大妖,竟让那些大妖一路追到我们蜘蛛族的领地。我让你把它交出去你不肯,那些大妖便拿蜘蛛一族的性命做威胁。”

    “那我交出去了吗?”

    阮软突然有些紧张,一边是族人,一边是捡来的蛇……

    “你没有交出去。”蛛儿闭上眸子,眼角已然湿润,“你当时说什么也不肯交出那条小蛇,又担心连累族人,便主动叛族离开了领地。族中长辈又气又担心,却不知道你去了哪里。”

    “那其他人是不是没事了?”

    “没事?”蛛儿睁开眼,仿佛又看到了那漫山遍野的红。

    那些大妖又岂是那么好糊弄的?

    她叹了口气,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你离开之后,那些大妖便撤走了。”

    阮软这才露出的笑脸来,“没事就好!那其他人呢?怎么山上只有姐姐一个人呀?啊,我是怎么死的呀?”

    “那几个大妖找到了你,让你把小蛇交出去,你不肯,就死了。”

    蛛儿说完便推开了她,“以后记住了,别再乱救妖了。”

    “啊?这就完了?”阮软一脸懵逼,她现在的状态大概可以这么形容,啃了一口瓜,然后发现这瓜就只有这一口,她还没尝到滋味就没了。

    蛛儿避开她的目光,烦躁地挥挥手,“你当年死在外面,我也是听别人说的。”

    “可……”

    “我还有事,先出去一趟,你待在山洞里别出去。”

    阮软看着蛛儿飞快离开的身影,只觉得迷茫,“小七,我感觉她有事瞒着我。”

    “我也这么觉得!”

    一人一统在这一瞬间达成了共识。

    “我觉得一定是我当年死的太惨烈了所以她不敢告诉我!”

    “我觉得她肯定还是想睡你!”

    ……

    “呵,渣渣。”

    “呵,垃圾。”

    人统互相甩了个白眼,不说话了。

    只是在山洞里也没有打发时间的东西,没过几分钟阮软就按捺不住了,“小七,来来来,咱们看小说,先熟悉一下剧情。”

    “没用,现在任务剧情已经成了乱码,提供不了帮助,原文的剧情走向又跟现在不一样。之前大家都是按照剧情走,谁知道你一来剧情就乱套了,女主的行为直接偏离剧情,现在又跟妖尊扯上了关系。”小七叹了口气,两只眼睛在小说网站搜寻着新小说,“不过我已经将问题提交总部了,总部的意思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这样的先例,让我们自己看着来。”

    “自己看着来?”

    “对,总部说既然世界没有崩塌,那就继续。毕竟从头演绎的代价有点大,这本小说只是一本普通小说,要不是作者自己掏钱,总部都看不上眼。”

    阮软沉默了一下,突然有点心虚。

    “小七,那总部知道咱们欠钱的事情了吗?”

    “……”

    小七翻阅小说的爪子突然一顿。

    “小七啊,总部那边应该没说啥吧?”

    “……”

    “小七?小七小七小七?”

    小七默默放下手中的小说,然后点了一首小白菜啊,“系统惨啊~~~没天理啊~~~俩人债啊~~~一统还啊~~~”

    阮软一开始还觉得悲伤,听到后面两句之后瞬间清醒,“不用我还了?”

    小七捂嘴痛哭,“总部说,强制附身药剂是我在未经过宿主同意下买的……必须我自己还债……呜呜呜……啊,我好惨啊……”

    “呜呜呜,我好幸运啊……”

    阮软喜极落泪,捂着嘴怕自己笑得太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