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打工仔到房地产开发商 > 四:回家过年,东良相对象
    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地混着,工作繁忙而又枯燥,工人们一天一天的劳累着,日子过得既辛苦而又乏味,每个人都掰着手指头混日子。

    讲的都是年底能挣多少钱的事儿,把一天的劳累都放到一边儿去了。

    眨眼之间就到了腊月份了,天气太冷了,工地上也干不动了。

    老板算了算账儿,认为工作时间太短了,再干下去也没有意思了。

    也就张罗着放假了,老板给工人们结算完了工资,工地上也就没有人了,只剩下了两个看工地的。

    算账的时候,老板多给了王东良五百块钱,算作是年终的奖金吧。

    王东良死活不要,老板硬塞给了他。

    “良子,你干的不错,这五百块钱你就拿着吧!

    叔叔我怎么说的怎么做,拿回家去过年买上几身好衣裳那也是好的呀。

    叔叔我心中有本帐,你干的好赖我心中有数儿。

    我是不会让勤劳肯干的人吃亏的,这是我做人的原则,搞企业吗,如果没有得力的助手,那是不会发财的。

    这五百块钱不是叔叔我施舍你的,这是你应该得的钱。

    明年还跟着我好好的干,咱们该涨工资了涨工资。

    现在这市场竞争这么激烈,没有得力的助手又怎么行呢?”

    王东良把五百块钱装了起来,然后坐上他叔叔的车就回家了。

    回到家中,已经是腊月初几的日子了,他的老爹王海生一见儿子终于回家了,可高兴坏了。

    “良子呀!在这工地上锻炼了这一年,你又长壮实了不少呀!

    我说小良子,你今年挣的钱可真不少呀。

    这没有一万块钱也差不多吧!这下子可解了咱们家的大难了,以后咱们家也不会那么困难了。

    告诉你说吧,今年咱们家的药材也卖了个好价钱,光买药材咱们家就收入了七千块钱呢!

    这日子一旦过好了,咱们家就准备盖房子,到时侯好给你娶喜妇了!

    现在的女孩子太少了,这个事儿恐怕你也知道吧!

    如果不抓紧时间的话,你等过了时的话,你就会打光棍呀!

    我已经托了你婶子了,让她想办法给你张罗一个,你要知道,咱们家的条件并不怎么,下边儿你还有个兄弟呢!

    这哥儿俩的话,张罗媳妇就是一个挑儿呀!

    如果就你哥儿一个的话,我跟你娘也不会发这么大的愁呀!

    我说儿子呀!你在外边一定好好的干,不好好的干的话,那咱们家不得完了蛋嘛!”

    王东良听了点了点头。

    “爹!你说的这事我知道,我会努力工作的,争取为家里减轻一些生活压力,我兄弟还在上学呢!

    恐怕明年就该升入高中了吧,如果他能上大学的话,那不还得一大笔钱呀!”

    王海生听了咧嘴苦笑道:“谁说不是呀!可这又有什么法子呢!

    老二的学习成绩本来就好,考上大学应该不会有什么的问题吧!

    这个事儿我也想过,可孩子有出息的话,我为什么不能供应他上大学呢!

    等他上了大学以后,我们这当爹娘的也就算操心操到头儿了!”

    回到家中以后,王东亮找了几本建筑书,然后开始认真地学习了起来。

    日子过得飞快,一眨眼就把新年过了,离着外出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这天王东良正在屋子里看书呢,他娘从外边跑了进来。

    “我说小良子呀!你婶子给你介绍了个对象,这个人文化也高,是她娘家村子里的一个叔伯侄女,今天下午你们就见个面吧!

    如果把这婚事张罗成了,咱们就定下来,你现在也老大不小的了,等你今年再挣一年的钱的,明年咱们就可以娶媳妇了。

    一会儿你出去买上点儿礼物,给你婶子拿过去吧!

    人家跑前跑后的也不容易,如果两手空空的前去的话,那会让人家挑礼的!

    说傻小子,我可告诉你说,张罗对象可不能怕花钱,怕花钱办不成事儿!

    只有出手大方,女孩才会喜欢你呀!

    你现在外出打工,虽然也能挣几个钱,不过干的都是那下三滥的勾当呀!

    这要是说出去了可不怎么长脸呀!”

    王东良听了脸一红,小声地嘟囔道:“娘呀!你别说了,这个事儿我知道了,你怎么说我怎么办还不行吗!

    (本章未完,请翻页)

    我如果不知道我没出息的话,我也就不会钻在家里看书本了,我虽然上了高中了,许多的知识我还不怎么懂,如果不认真学习的话,混口饭吃那是相当困难的。

    难道我不知道么,整天介卖那个臭力气没有什么出息么!

    可我又有什么法呢,咱们家又没有什么门路,也没有什么发财的机会,这,这都是命呀!

    哎!不管长得怎么样吧,只要是个女的就行了,谁叫咱们家里没有什么条件呢!”

    下午的时侯,王东良就按照爹娘的意思提着东西找自己的那个本家婶子去了。

    那个本家婶子一见王东良这还没见面儿呢,就给自己买过来了这么多的礼物,那也是高兴坏了。

    “我说大侄子,你这是干什么呀!这连个面儿你都没有见到呢,你就给我买这么多的东西呀!

    这,这多不好意思呀!一会儿你赶紧提溜回去,让你的爹娘吃去吧!”

    “婶子,这是大侄子的我的一份儿心意,你给我跑媒,成与不成那是一回事,这份心意我怎么也得收下呀!

    这是我对你辛苦跑媒的感谢,成与不成跟这个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成了最好,不成就拉倒!

    但这份心意我得答谢呀!”

    “嗯!你这样说的话,那婶子我就收下了,以后可不许再买东西了呀。”

    王东良知道,这是自己的婶子在跟自己瞎客气呢。

    “良子呀!你在这儿等一会儿吧!那个姑娘一会儿就过来了。

    她是我的一个远房侄女,她们家离咱们这儿也不远,她是观音堂的。

    那个姑娘长的漂亮,人也聪明得很,而且人家也是高中毕业,而且还是班里的尖子生呢。

    待会见到了你就知道了。

    她们家里边也穷呀!她上边还有一个大她两岁的哥哥呢,到现在还没有定亲呢!

    嗬!可把她的爹娘给愁坏了,她爹娘也是老实本份的人,你们俩如果有缘份的话,下来你就可以见一见她的父母了!

    唉!这个事儿走一步算一步吧!”

    也就一小会儿的功夫,一个打扮漂亮的女孩儿骑着车子就过来了!

    从背影上一看,这就是一个十分漂亮的女孩子,穿着打扮时髦,显得挺洋气的。

    女孩子进了屋子,大声地喊道:“姑姑,我过来了。”

    王东良的婶子连忙迎了出去。

    “哎呦,小燕儿啊!你可过来了,我给你介绍的那个对象正在屋里呢,你们俩见一个面吧!

    看看彼此的印象怎么样呀?”

    这个女孩儿倒是挺大方,迈步走了进来了。

    “哎哟!我说是谁呢?

    这不是咱们学校的尖子生王东良吗!

    我说王东良,你还认识我吗?我比你低一班,我是我们班里的学习委员,我叫刁小燕。”

    说句实话,王东良对这个女孩儿还是多多少少的有些印象的,这是一个爱说爱笑爱打爱闹的女孩儿,人长的挺漂亮,也就仅此而已吧。

    王东良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哦,原来是学友呀!这一晃都好几年不见面了,没想到稀里糊涂的咱们都到了快结婚的年龄了。

    这真是山不转水转,水不转人转呀。

    来吧,赶紧坐吧。

    既然是一个学校里的同学,那就说明咱们有缘分呀。

    哎,我说刁小燕,最近混的还好吗?

    现在干什么工作呢?”

    刁小燕听了嫣然一笑。

    “我能干什么呀?无非是到那药材市场,给人们打打短工罢了。

    一天也挣不了几个钱,能挣个二三十块就不错了。

    我说老同学,你现在又干什么呢?”

    王东良听了咧嘴一笑。

    “我混的比你还惨呢,我现在正在工地儿上打工呢,每天累死累活的也挣不了几个钱。”

    “那一天给你开多少钱的工资呀?”

    “开不了多少,每天也就是三十块钱。”

    “哎呦,我说老同学哟!三十块钱已经不少了。

    我听说我们村子外出打工的小工儿,一天只能挣二十二三块钱。

    你能挣三十块钱,那不是挺多的吗?”

    两个人到了一块,那是越聊越开心呀。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时间不太大,刁小燕儿就告辞走了。

    王东良的婶子走了进来。

    “我说小良子呀,你们俩可真能聊呀。你看这都聊了一个多小时了。

    看起来你们俩彼此都有意思呀!

    我说良子,你看这个闺女行吗!”

    王东良听了咧嘴一笑。

    “我对他的印象倒是挺好的,不知道人家对我的印象怎么样呀?”

    “这个事儿好说,明天我抽时间过去问一问不就知道了吗?

    反正他们那观音堂离咱们这儿也不远,也就是个五六里地的样子吧。

    我说臭小子,你就回家等着吧。

    明天婶子就给你问去,行与不行,我都会告诉你的。”

    “婶子,那你就多费心了!我这就回家去了。”

    王东良回到家中,他的爹娘连忙凑了过来。

    “我说小良子呀!你婶子给你介绍的这个对象怎么样呀?”

    王东良听了憨厚地一笑。

    “我对人家的印象是太好了,可就不知道人家对我的印象怎么样了!

    等等看吧!明天我婶子就过去问了。

    明天晚上咱们就得着信了。”

    “哦,原来是这样呀!那咱们明天就等你婶子的信儿吧!

    只要你把婚事订起来,爹娘也就省了一份心了。

    我说良子呀,今年出了门,你一定好好的干呀!

    干个一年两年的,把结婚的钱挣下来吧。”

    王东良听了点了点头。

    “娘,这个事儿我知道了。

    你就放心吧。

    出了门我一定会好好地干活儿,绝对不做那偷奸耍滑的事儿。

    我叔叔对我还不错,人家BB机都给了我了,你说咱们能不给人家买把子力气吗?

    那对不起人的事儿,我一辈子都不做。”

    “嗯!这就行,这下子娘就放心了。

    那咱们就等你婶子明天的消息吧。”

    第二天的下午,王东良的婶子真过来了。

    “我说小良子,你可真有福气呀。

    我那个侄女已经相中你了,赶明天你收拾收拾,咱们再去他们家转个弯吧!

    你见一见他的父母,顺便给人家买点东西,下来咱们把这个婚事定起来算了。

    我说大哥、大嫂,你们看这样行不?”

    王东良的爹娘可高兴坏了。

    “他婶子,我们就听你的,你就给他看着办吧。”

    “好!咱们就这么说定了,明天上午咱们就过去。

    下来你们从保定买上几身衣裳,那这个事儿就定起来了。”

    说完,王东良的的婶子转身走了,第二天早晨,王东良跟着他婶子一块儿去了观音堂女方家里了。

    女方的父母对王良东十分地满意,双方经过协商,这门婚事就算定起来了。

    定婚礼是八千八百块钱,当地也都是这么价格。

    女方提出不用到保定买衣裳了,在安国市买身衣裳也就行了,不值得跑那么远的路。

    王东良一听十分高兴,毕竟去那保定市花销要大,路途也遥远。

    婚事定起来了以后,王东良整个人都变了,这一定婚,这意味他去年辛辛苦苦挣的钱都已经花完了。

    家中虽然还有些积蓄,但家中的情况什么样子他是知道的。

    如果不尽快上班的话,那将意味着他一无所有了。

    正月十七这天下午,他那个老叔叫他来了。

    “良子,你看这年也过完了,明天早晨跟着我上班儿去吧!

    你还当你的材料员,我亲侄子自从去年结了婚以后,那个臭小子就不想出门儿了。

    我一去叫他,不是腰疼就是屁股疼,反正他就是不想出门儿,他爹娘都拿他没有办法,你说我又说什么呢!

    真是没有办法呀!你再顶替他一阵子再说吧!”

    王东良听了点了点头。

    “那好吧!即然老叔还用我的话,那明天我还去吧!”

    “好!咱们就这么说好了。

    明天早晨你还在门口儿等着我吧!我用汽车把你拉过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