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打工仔到房地产开发商 > 六:柳暗花明
    进了屋子以后,王东良端茶倒水忙活了起来。

    这王科长也是一个直性子的人,立刻就说明了自己的来意了。

    “我说小良子,你怎么现在在家里歇着呢呀?

    也不说弄点儿事儿干干么,这怎么行呢?

    王叔我今天找你来,有件事儿要跟你商量商量,不知道这个事儿能不能商量成呀!”

    “王叔,咱们俩打交道也这么长的时间了。

    有什么话儿你就直接说吧,看看我能不能做到吧!”

    王科长笑呵呵地说:“最近我们厂子里要盖一个新厕所,那个老厕所也太小了,工人上厕所时常拥挤,非常的不方便。

    这是一个小活儿,大的施工队都不愿意干,你能不能把它承包下来呢?”

    王东良听了一愣。

    “哦,原来是盖个厕所呀!这是多少钱的活儿呢?

    能不能给我透个底儿呢?”

    “一个小活儿,能值多少钱呢?我们厂子里的预算科已经预算好了,工程总造价十八万二千块。

    这样的小活儿,一般的大施工队都不愿意干。

    并不是这个活儿怎么太瘦,而是工程太小了,虽然也有些利润,但毕竟也挣不了几个钱,而且工期也特别的紧,一共只有三个的工期,今年年底必须交工使用。

    这个事儿可把我给难住了,想来想去我就想到你了。

    我说小良子呀!你看这个活儿你干不干呢?

    图纸我都给你带过来了,你就按图施工也就行了。”

    王东良想了想说:“我说老叔呀!这的确是一个小活儿,不过,虽然活儿很小,但那也是十八万多的造价呀。

    我们干活儿的话,不知道厂子里的资金有没有保障呢?

    可千万别我们干完了活儿,再把我给砸地那儿啊!

    老叔呀,我跟你说吧,我就是一个穷光蛋,我挣的起钱赔不起钱呀!

    如果赔了钱的话,那我将万劫不复了。”

    “我说大侄子,只要你把活干好了,这资金厂子里边是到位的,咱们叔侄交往甚深,我就给你透个实底儿吧!

    越是这小活儿,大的施工队看不上眼,小得施工队又摸不着,这样的活儿才可以赚钱呀。

    你如果帮了老叔我这一把的话,下来我再给你找个小活儿干吧!”

    王东良听了一拍大腿。

    “老叔,既然你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那这个活儿我接了,不就是盖个厕所吗?

    这有什么了不起的呀!

    这样吧!五天以后,我就带领工人们进现场,你看怎么样呀?”

    “好!是个爽快人,咱们俩就这么说定了,你可千万别改主意呀。

    不过这干工地儿,你怎么也得预备一些资金的,虽然预备不了太多,可前期你还是要你垫本的。

    现在干工程都这样,这个恐怕你也知道吧。”

    “老叔,这个你不用担心,酬集个几万块钱我还是能做到的,只要中途你给拨上一次两次的款,给上我个三万五万的,也就没有什么事儿了。”

    “这个没有问题,到时候我会按工程进度给你拨款的,我绝对保证你的工地儿正常转开弯儿喽。”

    “好!那好!那我明天就去你们厂子里,咱们先把合同定下来吧!”

    “嗯!那就行!盖个厕所也不需要什么资质,不过正常的手继你得跑呀!”

    “那有什么呀!我挂靠在我们安国市的一家公司名下就行了,不是就给他们交上点儿挂靠费用吗!

    这个事儿我也不外行,只要签了合同的话,这些事儿我来跑就行了,今天下午我就找他们去,他们也乐于揽这么个小活儿,他们多少也可以多少收上一点儿管理费用呀!”

    两个人谈好了业务,王东良的老娘把一桌子好饭也已经摆好了。

    一家三口陪着王科长吃了午饭,王科长就高高兴兴地坐上汽车回保定去。

    送走了王科长,王海生望着自己的儿子说:“我说臭小子,你揽这么大的一个活儿能行吗?

    你可千万别赔了呀!你如果干赔了的话,那咱们家就要了饭了。

    到时侯咱们家可就永远缓不过劲儿来了。

    这个事儿你得给我想清楚呀!”

    王东良听了咧嘴一笑。

    “爹!你就放心吧!别的老板能干成的事儿,我一定也能干成。

    别人付出一分的努力,我就付出十分的努力。

    如果光跟着别人打工的话,那一辈子都是一个打工仔呀。

    有这么一个大好的机会,我又怎么肯放过呢?

    这叫怕死不得高官做,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现在不是改革开放吗?我就当这个试水的弄潮儿吧。

    (本章未完,请翻页)

    如果我连个厕所都不敢承包的话,那我这辈子不就白混了吗?

    爹!你在家里歇着,我立刻就去建筑公司跑手续去!

    明天早晨,我就签合同去。

    只要能把这个项目拿下来的话,终究会比打工强很多呀!”

    王东良买了两盒儿好烟,拿着就奔那建筑公司去了。

    工作进展的十分顺利,天黑的时侯,手续就跑清了。

    王东良回到家中,躺在床上想着心事,不知不觉地就睡着了,等他醒过来以后,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了。

    王东良吃了两口东西,一摸兜儿里还有几百块钱,这是他娘让他打发对象的钱,由于他比较节省,这些钱还没有花完呢,今天拿着它,总算没有兜儿里空空如也呀!

    到了王科长的办公室,由于两个人都已经谈好了,工作进展的也十分顺利。

    王东良仔细地阅读了合同条款,然后就顺利地把字给签了!

    王东良非要中午请王科长一顿不可,王科长听了一摇头。

    “我说良子呀!你只要把工程给我干好,那你就算对的起我了!

    我知道你刚起步,哪儿都需要钱,这顿饭就免了吧!

    等你小子以后发了财,以后你再请你王叔我也不迟呀!

    你就好好干吧!王叔相信你的!”

    王东良一看人家王科长死活不肯去,也就不在难为人家了。

    王东良坐着大巴车,直奔那工长刘白水家奔来了。

    刘工长是安国市西伏落乡西伏落村的人,这个村子在安国市的西北边呢!

    王东良找到那刘工长家,只见那刘工长正在院子里喂鸡呢!

    “唉哟!我说王头儿,今天你怎么过来了呀?

    有什么事吗?”

    王东良听了一笑。

    “刘叔,我过来自然是有事儿的,没事儿我也不到你这儿来呀!”

    老刘听了微微一笑。

    “请吧,那咱们屋子里说话去吧!”

    两个人进了屋子以后,工长刘白水首先发话了。

    “我说良子呀!现在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找个活儿可实在是太难呀。

    人家工地儿上现在都有工长,这半路途空的从哪儿找事儿去呀?

    这十老多天来,我都在家中歇着呢,始终也没有找到活可干,你如果是找活干的话,你还是到别的地方碰碰运气去吧!

    老叔我也帮不上你这个忙,非常非常的抱歉呀。”

    王东良听了咧嘴笑。

    “我说刘叔,我还没说话儿呢!你怎么就拿这话儿堵我呢?

    这也太不够意思了吧?”

    工长刘白水听了一愣,随即笑呵呵地说:“你说,你说,我看看你小子今天能放出个什么好屁来吧!”

    “我说刘叔,你这不是没有活儿可干吗!有个小活儿我需要你帮忙,也就两三个月的工程,你看你干不干吧?

    至于工钱吗,我不会拖欠你的,工资还跟你跟我叔叔工地的工资一样,每个月还是一千百五百块钱。

    另外,你再给我找一个技术员,下来咱们就可以开工了。”

    刘白水听了大吃一惊。

    “我说良子呀!你小子真成了精了呀!

    怎么,你也想当老板呀?”

    王东良听了咧嘴一笑。

    “我当个球老板,我只不过瞎跑挣口饭吃得了!就我这个膜样的,那是老板的料吗!

    咱们父儿们混得不错,一有事儿我就首先想到你了。”

    “我说良子呀!这是个什么大活儿呀?你跟我说说行吗?”

    王东良听了咧嘴一阵苦笑。

    “唉,别提了,这个活儿说出来可够丢人的了,不是什么大活儿,就是盖一个公共厕所,事儿就这么简单。

    这是没人干的小活儿,让你侄儿我摸着了。”

    刘白水听了哈哈大笑。

    “原来是干这么个事儿啊!嗯,这个工作也好,即不是高层,也不是低层。

    干这个活儿可够省心的了,稍加注意的话,那安全可是百分之百的呀!

    别的事儿我不敢说,如果连个厕所都建不好的话,那我这个工长也就白当了。

    好!算上我一位,那这几个月我就跟着你干了。

    你小子能当上老板了,真让人没有想到呀!

    你小子还真就当了老板了,你说这到哪儿说理去吧!

    赵技术员也在家中待着呢,一会儿我领着你找他去吧!

    他是小伏落的,离我住的这儿也就二三里地,一会儿咱们走着过去吧。”

    王东良听了笑道:“那还等什么呢?咱们现在就过去吧!咱们

    (本章未完,请翻页)

    把事儿定起来,我再安排下一步的工作吧。”

    “那好吧!”

    两个人步走着直奔那小伏落走来,见只那技术员正在屋子里打麻将呢!

    那些人一见进来人了,这些打麻将的立刻就散了。

    “我说小赵,你看来了客人了,下来咱们再玩吧!

    你还是招待客人吧!我们几个走了。”

    送走了牌友,赵技术员转身回来了。

    “我说刘头儿,小王儿,你们俩怎么今天过来了呀!”

    刘白水听了笑呵呵地说:“良子包了个小活儿,我们俩过来找你了,干脆咱们俩还在一块儿混吧!”

    “我说良子,这是真的吗!这究竟是个什么活儿呢?”

    王东良听了咧嘴一笑。

    “是个下三烂的小活儿,就是给人家建个大公共厕所,这不是么!图纸我都拿回来了。”

    技术员一听乐了。

    “就这么个活儿呀!我跟着干了,这么个小活儿肯定轻松呀!

    我说王老板,你看我这工资怎么开呢?”

    王东良听了笑道:“你跟着我叔叔的时侯,不是一千五百块钱吗!

    我也按这个数儿给你开!你看怎么样呀!”

    “好!咱们就这么说定了,你把图纸给我留下来吧!我得抽时间好好地看看吧。”

    王东良拿出了图纸给他放在了桌子上了。

    “这有什么好看的呀!图纸简单的很,就以咱们哥儿们的水平,干个这活儿,那不是闭着眼儿就干好了么!”

    王东良一见事儿办的十分顺利,心中那个高兴劲就别提了。

    王东良笑呵呵地说:“我说刘头儿,你就张罗着给我招工人吧,招上六七个瓦工,二十来个小工儿,一个做饭的大师父,咱们就可以开工了。

    这工资咱们走个市场价就行了。”

    “良子,你就放心吧,我张罗个几十号人成什么问题呀!”

    “那好!那你们俩的工资就从明天开始算吧!

    即然这样的话,那我就回去了。

    咱们过两天工地儿再见吧!”

    “我说王头儿,你可够大方的呀!我们这还没上班呢,这就有了工资了呀!”

    “唉,工地儿陪赚也不再乎你们这两钱,只要你们帮着我好好干,我还再乎你们这俩钱么!”

    王东良从这里出来,直接就回家了。

    回到家中,王东良立刻开始张罗买一些建筑工具了。

    他新买了五辆推灰的小车子,四辆推砖的车子,十来把砖夹子,一梱建筑线,十把洋镐,二十把铁锹,另外就是买了一台沙浆机,厨房的盆锅碗灶地也置办了一套。

    光这些东西置办下来,就花去了近四千多块钱。

    他的老爹一见自己的儿子忙前忙后地如此心上,不由地摇了摇头。

    “我说良子,咱们家里就有一万五千块钱,你可别把它都捣腾光了呀!”

    “捣腾光不了,这钱我看那是越捣腾越多呀!一会儿我还要去我的两个舅舅借点儿钱回来。

    后天我就去工地儿安家。”

    “去吧!即然你的信心如此的充足,那咱们家怎么也得支持你呀!

    能不能成功,就在此一举了,去的时侯让你的娘跟着你去吧!

    这样或许你会多借来一些的!

    我再从我要好的几位好哥儿手里给你借点吧!

    搞工地儿,没有钱怎么行呢?”

    “好!有上个几万块钱的话,咱们的工地就可以开张了。

    等开了张以后,我把家里收拾收拾,我也到你的工地儿上上班去吧,反正是咱们家自己的活儿,咱们都加把劲儿吧!”

    “那好吧,反正现在离着刨药材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呢,那个事儿也不太着急!”

    第二天早晨,王东良和自己的老娘买了点儿东西,就到自己的舅舅家借钱去了。

    还不真错,他的两个舅舅还都非常支持他,每一个人借给了他五千块钱,他的老爹四处借钱,也筹借了八千块钱。

    这些钱就是他起家的所有资金了。

    王海生望着自己的儿子说:“良子,咱们一共也就只能凑这么点儿钱了,你就看着花吧!

    说白了咱们家也是穷人家呀!

    也给你凑不出多少的资本来,这已经是咱们家所有的力量了,你花的时侯可得多少惦量着点儿呀!”

    王东良听了点了点头。

    “爹!你就放心吧,咱们家什么情况,我又不是不清楚,我莫非还不知道这是咱们家的血汗钱吗。

    这次我创业,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呀!

    如果真失败了的话,那以后咱们的日子就更苦了。”

    王东良借了一辆三马车,把买的这些建筑材料都装上了车,然后就向工地上开去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