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打工仔到房地产开发商 > 八:王东良第一次送礼
    王东良躺在床上想着心事,任何人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刘白水望着王东良问:“我说良子,干完了这个厕所,能挣不少的钱吧!”

    王东良听了摇了摇头。

    “也挣不了几个钱,一共也就是赚个三万几万的,这俩钱儿够干什么呀?”

    “我滴个天呀!这两个多月你就挣三四万,这还不得把我们哥儿俩给气死呀。

    我们这辛辛苦苦的一年,也就挣一万五六千多块钱,你这两个多月,就挣我们两年的工资了。

    唉!真是人不能跟人比呀。

    人跟人比要死,货跟货比要扔呀。

    我们哥儿俩觉得我们哥儿俩还不赖呢,这跟你比的话,那真是狗屁都不是呀!

    什么时候我们哥儿俩也发这么笔横财呀!”

    赵明杰笑呵呵的说:“我说刘头儿,咱们哥儿俩就别做那个梦了。

    咱们哥儿俩就是那穷命,哪比得了良子呢!

    良子这才工作了两年了,这就当上小老板了。”

    王东良听了咧嘴一笑。

    “我说赵叔叔,你就别笑话你侄儿我了,我能吃几碗干饭,我心眼儿里有数儿,咱们仨一个锅里抡马勺,你们难道还不知道我吗?

    刘叔,赵叔,说句实话,咱们仨都是受苦之人,干脆咱们在一起瞎干吧!

    不拼搏的话,又有什么办法呢?

    一会儿我就跑材料去,我这个当老板的,哪有当老板的骑个破自行车子的呀?

    唉!这真没有办法呀!”

    刘白水听了呵呵一笑。

    “哎呦,我说良子,你就别跟我们装穷了,这个工地儿弄下来以后,你趁个十万八万块钱应该不成问题吧?

    这十万块钱,那得是我们六七年的工资呀!

    这真是人走时气马走膘呀!兔子走时气的话,那火枪也打不着呀。”

    三个人没有什么事儿,在屋子里闲扯蛋玩儿。

    扯淡归扯淡,不过,各项工作还得要做呀。

    时间不大,王东良从床上爬起来,骑着破车子又跑材料去了。

    现在王东良的业务非常熟悉,每种材料从什么地方购买,他早都知晓得一清二楚了,各种材料的价格,那也是摸的倍儿清楚的。

    第二天的早晨,工长刘白水就带着工人们挪了工地儿了,那个地方以前就是一个车子棚儿,由于年久失修,早就破败不堪了。

    刘白水领着工人们把那破车子棚儿拆除了,然后开始清理场地了。

    紧张的工作又开始了,工长刘白水为了赶工期,又招上来了十几个工人,以增加这工程的进展速度呀。

    天气渐渐地冷了,工程有条不紊地进展得十分得快捷,半个月以后,工程变得就有膜有样儿的了。

    这天王东良正在工地儿上推灰呢!王科长走了过来。

    “我说良子呀!你现在已经是小老板儿了,怎么还这么的卖力气呀?

    这要是传扬了出去了,你就不怕别人笑话吗?”

    王东良听了咧嘴一笑。

    “我说老叔呀!我本来就是卖力气的出身,我又没有偷谁的,也没有摸谁的,这凭力气吃饭,他们为什么笑话我呢?

    唉,我说老叔呀!

    你今天过来,可有什么事儿吗?”

    “当然是有事了,我这不是专程找你来了吗!

    走吧,咱们在一块儿谈谈去吧!”

    王东良放下了灰车,跟着王科长直向自己的宿舍走来了!

    进了宿以后,王东良先给王科长泡了一壶茶。

    “老叔,你喝茶吧!

    老叔,你找我究竟有什么事呀!

    这屋子里又没有别人,有什么话儿你就说吧。”

    “小王儿呀!我们的厂长看你这个活儿干的非常快,也干得非常的漂亮。

    他非常信任你们的施工队,他认为你们这支队伍挺过硬的,是一支十分不错的施工队。

    你看你们住的这个破仓库了吗,这个仓库之所以闲着,那都是基础设施老化了。

    经厂子里决定,这个仓库明年要进行翻修,我可告诉你说,这个可是一个大活儿呀!

    厂长打主意让你还接着干,你敢不敢干呀?”

    王东良听了呵呵一笑。

    “这不就是一个一层的库房吗?这有什么了不起的呀?

    既然有活儿的话,我为什么不敢干呢?

    老叔,你赶紧给我说说,这个活儿的工程造价是多少呢?”

    “工程造价我们的预算科已经

    (本章未完,请翻页)

    造出来了,整个活儿下来是五十四万,我说良子呀!

    这么大的活儿,你可敢接吗?”

    王东良听了呵呵一笑。

    “我说王叔,这五十多万的话儿,这不还是个小活儿吗!这我有什么不敢接的呀!

    只要你们分期付款就行,我垫上点儿资金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这个活儿你给我使上点儿劲儿,下来我不会忘记老叔你的好处的!”

    “小王儿呀!你这说到哪儿去了呀!

    我可告诉你说,咱们这可是工作关系呀!

    你可不能把咱们私人的感情带到工作当中去呀,如果工程出了质量问题,我绝对对你不客气的。”

    王东良听了咧嘴一笑。

    “我知道,我知道,放心吧!绝对不会出工程质量问题的,我天天在工地上盯着呢。

    如果出了工程质量问题的话,那不是开玩笑呢么!

    再者说来,那监理也不是吃干饭的,你想偷工减料的话,人家监理也不会干的呀。

    老叔呀!你把这个活儿交给我,你就放心吧。

    我绝对会给你把它干的漂漂亮亮的,不然我怎么对得起你呢?”

    王科长听了咧嘴一笑。

    “我说小王,你这个小子可就是嘴甜呀。

    不过嘴甜之人不可怕,可怕的是那嘴甜心苦的人呀!”

    王东良笑呵呵地说:“老叔,你老就放心吧。

    我是什么样的人,你早晚就知道了,咱们路遥知马力,事久见人心。

    老叔,这个工程多长的工期呢!”

    “厂子里把工期定了八个月,如果你们能提前交工的话,厂子里还会给一些奖励的。

    每提前一天交工,厂子里奖励三千块钱。

    不过,我说小王儿呀!

    提前完工是有奖励的,如果逾超了工期的话,那还有罚款呀。

    奖励是每天奖励三千块钱,如果超了工期的话,每天就要罚五千块钱呀。

    这个在合同里都写得清清楚楚的,一会儿你看看就知道了。”

    王东良听了点了点头。

    “应该这样,有奖励就有罚款吗,这是很正常的。

    我们搞工程的人,没有一个人不愿意提前交工的!工程做得越快越省钱呀。

    如果工作拖拖拉拉的话,就会把那利润给拖少了,甚至把利润给拖没了。

    我说王叔,你看这个活儿咱们什么时候订合同呢?”

    “嗯,不着急,今天是礼拜五,我看星期一咱们再说吧。”

    送走了王科长,王东良开始认真地想这个事儿该怎么运作为好了!

    王东良为了怕到手的活儿给弄没了,王东良支回来了五千块钱,看看天色将晚,王东良骑着破车子直奔王科长家骑来了。

    破车子吱吱呀呀地响着,好象唱着一首动听的歌曲一样,王东良的心情好极了,他哼起了自己上学时经常唱的台湾校园歌曲来了。

    “走在乡间的小路,暮归的老牛是我同伴,笑语写在脸,啍一曲乡间小唱,郎里个郎个郎里郎。”

    王东良也不是道自己唱的对不对,反正好多年不怎么唱了,歌词也忘的差不多了。

    由于心中十分兴奋,他又把这多年不唱的歌儿给拾了起来了。

    路上王东良又顺便儿买了点儿水果,把这些东西往车子上一挂,直奔王科长家奔来了。

    进了王科长家,王东良把破车子往墙根里一放,提着水果就进了家门了。

    “哟!良子来啦!赶紧屋子里边请吧!

    你说你来就来吧!还买什么东西呀!”

    王东良刚要进院子,正迎头碰到王科长的老伴儿了。

    王东良曾在他们家施过工,王科长的老伴儿也认识他 。

    “老王,咱们家里来客人啦!快出来迎接迎接吧!

    小王儿过来啦!”

    随着王科长老伴儿的喊声,王科长从屋里子走了出来。

    “小王儿,你怎么来啦!快快屋子里边请吧!

    我说秀珍,给我们炒几个菜吧,一会儿我陪着小王儿在咱们家喝上几杯吧!”

    “哎!你陪客人去吧!我马上就张罗菜去!”

    王东良跟着王科长进了屋子了,两个人坐下以后,就开始了闲谈了,说东说西,反正谁也不提什么正事儿。

    时间不太大,一桌子酒菜就摆好了。

    王科长十分热情地招待了他,三个人把饭吃了,王东良从兜儿掏出了那五千块钱来了。

    “老叔,今年你帮了我的大忙了,我也

    (本章未完,请翻页)

    没有什么可孝敬你的,这不是快过年了吗!

    过年的时侯工地儿上比较忙,我怕我没有时间过来,因此也就提前过来了。

    这点儿玩意也没有多少,就当侄儿我的一点儿敬意了。”

    “唉哟!我说良子,你这是干什么呀!

    这钱你收起来吧!

    咱们虽然交情不错,可我不能要你的钱呀!

    这,这怎么行呢!

    装起来,装起来!”

    这王科长死活不要。

    “老叔,也就是这么俩小钱,你要是不要的话,侄儿我一定认为你嫌少的。”

    两个人打打过过的,正在这时,王科长的老婆发话了。

    “我说老王,即然良子已经拿过来了,你就别让良子为难了,你看这样多不好呀!”

    王科长的老婆把钱装兜儿里了,王东良一见目的已经达到了,也就骑着破车子告辞走了。

    王科长望着自己的老婆埋怨说:“我说你这个人,就是见钱眼开,你说你拿人家这个干什么呢!”

    “哟!我说老王,你说什么呢!我这还不是为了这个家吗?

    就你挣的那俩工资钱儿,每个月也就一千挂个小零儿,你自己说,那够干什么的呀?

    咱们的女儿现在不是上大学呢吗!他每个月就花八九百块钱,咱们家的日子过得紧巴,你难道不知道吗?

    我看小王儿这个人不错,是个实诚孩子。

    好了,这个事儿就这么过去了。

    他不是就想承包点工程吗?人家干的又不错,你给人家好好地帮帮忙,这个事儿不就完了吗?

    这有什么瞎墨迹的呀!

    好了,下来的事儿就看你的了,好了,收拾收拾咱们休息吧!”

    王东良回到工地上,早就是掌灯时分了。

    工长刘白水一见王东良回来了,连忙笑呵呵地问:“我说良子,你这是干什么去来呀!

    怎么连晚饭都没吃呀!”

    王东良听了咧嘴一笑。

    “我出去跑了个活儿,这不是就耽误了一会儿吗?咱们这个工程马上就要交工了,如果不提前跑个话儿的话,那明年咱们还怎么开工呢?”

    技术员赵明杰听了大吃一惊。

    “我说良子呀!原来明年还有活儿可干呀!

    你小子的能力可真不小呀!这整天骑着个破车子乱跑,现在都成了小老板儿了。

    你快说说,这新跑成的到底是个什么活儿吧?”

    “什么活儿?你看咱们住的人家这个库房了吗,人家明年要翻盖了,就是这个活儿。

    这个活儿如果签下来的话,明年咱们干到秋天是不成问题的。

    如果不跑个活儿的话,那咱们这个工地儿不得垮了吗。

    如果没活儿可干的话,你说那有多烦人呀!”

    “那这个活是多少钱的活儿呢?”

    “这也不是什么大活儿,一共也就五十多万多块钱吧。”

    刘白水笑呵呵地说:“我说良子呀,看起来你这活儿那是越接越大呀,将来说不定你还能成为大老板呢。”

    王东良听了咧嘴一阵苦笑。

    “我说刘叔,你就别拿我取笑了,你见过哪个大老板骑着个破车子,还整天推灰推砖的呀!

    这不是开玩笑呢么!

    好了,咱们就在一块儿瞎胡混吧,混几个钱儿再说吧。”

    王东良喝了口水,也就躺在床上睡觉了。

    又过了两天,王东良顺利地就把合同签了,又过了几天,王东良把图纸抱回来了。

    王东良笑呵呵的对技术员赵明杰说:“我说赵叔,明年咱们还合作吗?如果还合作的话,这个图纸就归你吧。”

    赵明杰听了呵呵一笑。

    “我说良子呀!你既然还有活儿的话,我为什么要挪滩儿呢?

    明年我干脆还跟着你干得了,到哪儿去还不是卖力气挣钱呀。

    只要你给的我工资不少,那就行了呗。”

    技术员赵明杰把图纸收了起来,然后笑呵呵的说:“说实在的,这盖个库房也不是什么大活儿!

    干这样的小伙儿可省劲儿了,比干楼房那可轻松的多了。

    我跟着你再混个工地儿再说吧!

    谁道下来你还摸得着活儿,摸不着活儿呀。”

    王东良听了微微一笑。

    “那个事儿还真不敢说呀!不过,明年多半年的活儿咱们是有了,下来咱们走一步算一步呗!

    这个事儿无非是骑着马找马罢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