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海贼王:从血海岸恐怖事件开始 > 第一章 海贼猎人
    东海,罗格镇的海军驻地处。

    “给你们,这家伙好像是什么家庭海贼团的船长。”

    顶着周围海军们无奈中透露着麻木的目光,塞雷娅将一个被捆成了麻花的壮汉扔到了地上,随后头也不回的就从身后的腰包里掏出了一张悬赏令,拍到了自己面前,那位正抽着两根雪茄,身后还背着个十手的家伙的面前。

    “喏,食人魔—布巴·索耶,悬赏金1300万贝利。”

    也不管脸皮正在抽搐的雪茄男,塞雷娅直接把桌子旁边的椅子拉了过来,大马金刀的坐了上去。

    ‘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七个了。’

    斯摩格瞟了眼安详的躺在地上的食人魔,脸皮再次狠狠地抽搐了一下,然后用一种极其无奈的眼神看向从腰包里掏出便当,正准备把海军驻地当成食堂的塞雷娅。

    这女人是个海贼猎人,而且还是他亲自造就出来的海贼猎人。

    三个月前的晚上,斯摩格下班之后,正在他经常去的一家酒吧喝酒,忙碌了一整天的上校先生好不容易的个人时间,他当然要好好放松放松。

    但就在他刚刚喝完第二杯酒,准备跟酒保续杯的时候,这个叫塞雷娅的女人却突然推门而入。

    不巧的是,那天外面正下着大暴雨,看着被雨水打了个通透,成了落汤鸡的塞雷娅,斯摩格眉头微皱了一下。

    因为能在这种天气,这个时间,还淋着雨跑来酒吧的人,不是精神有问题,就是来找茬的,反正哪个都不是什么好事。

    看着离吧台越来越近的塞雷娅,斯摩格下意识的将手伸向背后,想要去抓自己的十手,但却抓了个空。

    在微微愣了一下后,斯摩格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十手被放在家里面了,没带出来,这很正常,毕竟谁出来喝酒还要背着个十手,斯摩格不嫌麻烦,酒吧老板都替他感觉麻烦。

    就在斯摩格愣神的这段时间里,塞雷娅已经走到了吧台前,而斯摩格看着即便被雨淋湿,却依旧面不改色的塞雷娅,默默的将左手放到了桌子下面,如果这个女人敢有异动,他的拳头会毫不客气的落在那张美丽动人的脸上。

    “欢迎光临。”

    酒吧并没有像斯摩格那么紧张,毕竟干他这行的什么人都见过,他倒了杯热水,放到了塞雷娅的面前,用温和的语气问道:“请问我能帮您些什么?”

    塞雷娅低头看了眼那杯热水,没有喝,而是开口说道:“我刚到这个城市,身无分文,请问可以让我借住一晚么?”

    “借住一晚?”

    听到塞雷娅的话后,不光酒保很惊讶,就连斯摩格也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借住你不去旅店,跑来酒吧干什么?

    而且你说你刚到罗格镇,那你应该是坐船来的啊,你的船呢?

    不好好在船上呆着等雨停,非要顶着大雨跑来镇子上找酒吧借住一晚?

    你觉得是我脑子有问题,还是你脑子问题?

    “这个……女士,如果你想借住一晚的话,为什么不去旅店碰碰运气,而是来酒吧呢?”

    显然,这种简单的问题连酒保都能看出来,而斯摩格听酒保把他想问的问题问出来后,看着塞雷娅的眼神更加深沉了,他现在感觉这个女人绝对有问题。

    “我……问过了,但是没有旅店愿意帮我。”

    塞雷娅似乎早就

    (本章未完,请翻页)

    料到酒保会问这个问题一样,面不改色的回答道:“我也知道你们很好奇我为什么不在船上呆着。”

    “为什么?”

    “因为我的船就是个单纯的小木船,上面没有船舱。”

    塞雷娅说完这句话后,看着酒保那怀疑的眼神,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随后指向港口的方向,再次开口说道:“我的船就在港口,如果你们不信可以等雨停了去看,我没有必要骗你们。”

    说完,塞雷娅便拿起那杯已经变成温水的热水,一口喝干,顶着大雨走了一路,她确实有些渴了。

    看着浑身湿漉漉的塞雷娅,酒保承认他动了恻隐之心,毕竟他也不是什么不近女色的圣人,在看到一位美女沦落到了如此地步,身为男人的他觉得他应该做点什么。

    “……我可以让您留宿一晚。”

    在思考了片刻后,酒保对塞雷娅说道:“但您也看到了,我这里没有客房之类的地方,所以您恐怕只能……”

    “没关系,只要有个挡雨的地方就行。”

    好似生怕酒保反悔一般,塞雷娅急忙开口说道:“我可以打地铺,这方面我很有经验。”

    “呃……您不在意的话,那就好。”

    “十分感谢!”

    在得到了酒保的允许后,塞雷娅长呼了一口气,酒吧要是再不行的话,她恐怕就真的要在外面找个屋檐睡大街了,虽然她不会生病,但不代表她喜欢流露街头的感觉。

    随后,她拉开了自己身前的椅子,坐了下去,扭过头看了眼依旧在戒备着她的斯摩格,眉头一挑道:“我说,不用这么紧张吧,我什么都没干啊。”

    “仅凭一艘小木船就跨海来到罗格镇?”

    斯摩格并没有因为塞雷娅看破他的戒备而意外,因为那基本都写在脸上了。

    “是啊,我运气不错吧。”

    塞雷娅对斯摩格点了下头,坦荡荡说道:“我在补给用完之前赶到了这个岛,不然我恐怕还得研究一下怎么把船桨改造成鱼竿。”

    听着塞雷娅那略带几分炫耀的语气,斯摩格眉头皱了下,他始终感觉对方有哪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

    看着很面生,至少没有在通缉令上见过,但仅凭一艘小木船就跨海来到罗格镇,说是运气好也不是不行,但是不是有一些牵强?

    最主要的是这个女人给了斯摩格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这种感觉他只在本部的少数人身上感受到过,对方无一列外都是强者。

    但现在,一个被大雨淋成落汤鸡的女人居然也给了他这种感觉。

    斯摩格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喝多了神经过敏,但在思考了片刻后,他还是决定先口头试探一下这个女人。

    “你从哪来的?”

    “海尔德拉,一座小岛,你应该没听过。”

    塞雷娅随口胡编道。

    斯摩格闻言,搜索了下记忆,发现自己确实没听说过那座小岛后,继续问道:“你在海上行驶了多久?”

    “漂了得有一个多月,我也记不太清了。”

    塞雷娅瞟了眼斯摩格,随后拿起了桌子上的菜单开始打量起来,她打算让这个男人请自己吃顿饭,毕竟你都像审犯人似的审我了,请我吃顿饭,没毛病对吧!

    而斯摩格也注意到了塞雷娅的动作,自然也想明白了这个女人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打算。

    诚然,请一位落难的美女同桌吃饭,不少男人应该都不会拒绝,但斯摩格不一样,他身为万年老直男直接就开口戳痛处道:“你不是说你身无分文么,看菜单干什么?”

    这话一出,塞雷娅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向斯摩格,她敢打赌,这个男人绝对看出来自己是什么打算了,但他居然想拒绝自己!

    我的天啊,一位落难的大美女想让你请她吃顿饭你都要拒绝的么?

    虽然拒绝也不是不行,毕竟帮你是情分,不帮你是本分,但……这菜单上的东西也不贵啊!

    一顿不贵的饭菜却可以得来一位美女的友谊,甚至是青睐,这……有男人会拒绝么?

    看着塞雷娅错愕的表情,斯摩格给有些按耐不住,想要上来搭话的酒保打了个眼神,随后开口说道:“你不是没有钱么,我可以给你介绍个工作。”

    “什么工作?”

    前一秒还在震惊斯摩格的直男行为的塞雷娅在听到这话后,直接把刚才的事抛到了脑后,同时眼睛开始放光,毕竟她现在最缺的就是钱和食物,前者是生活必需品,后者是生理需求品,这两个东西缺了哪个,塞雷娅接下来的度假生活都不会过的顺利。

    而斯摩格看着兴奋的塞雷娅,微微一笑后,慢悠悠的开口说道:“海贼猎人,你觉得怎么样?”

    没错,这就是斯摩格的打算,既然塞雷娅给了他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那就让他好好看看这个女人有什么本事。

    况且在罗格镇,海贼猎人也不是什么稀罕玩意,等天亮了她甚至自己都能打听到。

    这地方是海贼王的处刑场,经常有不知死活的海贼跑过来圣地参拜,这也导致他本人几乎每天都忙的要死,而他的副手又是个迷糊娘,基本派不上什么太大的用场。

    这也是变相导致了海贼猎人泛滥的原因,因为海军根本没时间管他们,比起半瓶子水晃荡的海贼猎人,海军的主要目标肯定是身为大头的海贼。

    但塞雷娅就不一样,如果她真的很强的话,斯摩格不介意帮她挣几笔赏金,然后拉她进海军,毕竟自己这边缺人确实缺的要命,有一段时间他甚至都冒出来过‘拉几个想改过自新的海贼过来帮自己’这种荒唐的想法了。

    “海贼猎人么……”

    塞雷娅没有注意到斯摩格的表情,她皱起了眉头沉思了片刻后,深深了看了眼斯摩格衣服后面的‘正义’后问道:“你是警察?”

    “不,我是海军。”

    斯摩格没有隐藏自己的身份,况且他也没有隐藏的必要,因为在这个女人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就已经可以断定,她已经做好选择了。

    于是他痛快的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后,便站起身子,朝吧台扔了一叠钱后,就转过身子朝外走去。

    “等等,斯摩格先生,这钱给多了!”

    “多的那部分就让那个女的自由支配吧。”

    斯摩格拿起放在门口的雨伞,头也不回的说道:“就当投资了。”

    而塞雷娅看着酒保手里多出来的那一部分钱,嘴角勾起了一丝漂亮的弧度,转过身子,对刚刚打开伞准备推门离开的斯摩格说道:“我不叫那个女人,我有名字,叫塞雷娅。”

    斯摩格闻言,脚步停顿了一下道:“斯摩格。”

    随后,便推开门离开了酒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