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伴山寒舍小神医 > 第5章 洞中降妖
    李麒麟按照彭祖导引术功法,将真气在体内运行了一圈又一圈,真气也慢慢壮大,这种感觉让人欲罢不能,飘飘欲仙。

    这一夜李麒麟都在修炼中度过,直到听见公鸡打鸣才停下来,睁眼一看,天还没有大亮,小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这正是雨水丰沛的梅雨季节。修炼了一整晚没睡觉的李麒麟,感觉神清气爽,走出房门,对着日出的方向,深深地吸了几口西廊山上的清新空气,只见口中白气如一支利箭,冲出近两米,聚而不散,这正是练气期四层的征兆。

    彭祖导引术除了有修炼运气之法,还是一套炼体拳法,顾影流盼、仰天俯地、蛟龙探首、小鸟欲飞,虽然只有四式,但奥妙无穷。李麒麟来在伴山寒舍的院坝里,摆开架势,操练起来。他先是慢慢地熟悉动作,然后越来越快。

    只见院子里一道残影,以肉眼跟不上的速度,做着许多不可思议的高难度动作,到处都是李麒麟飘逸的身影。

    练功将近一个小时,出了一身汗,李麒麟回到房中洗漱完毕。此时,妈妈周晓兰的营养早餐已经做好了,有李麒麟最爱吃的玉米馍馍,有香喷喷的现磨豆浆,还有蒸红薯。李麒麟吃着熟悉的味道,赞不绝口,妈妈看着儿子喜欢吃自己做的早餐,也眯着眼睛笑得很开心。

    吃过早餐,李麒麟跟妈妈说要出去逛逛,便带着可乐,冒着细雨,带上砍刀向山上走去。

    雨中的西廊山,更显清幽秀丽,因为下雨的原因,夬石河水流得更急了,清澈的河水在山谷间恣意奔流,撞击在布满青苔的岩石上,溅起一朵朵白色的水花。

    雨天路面湿滑,但丝毫没有阻挡一人一狗的上山热情。昨天灵泉洞中的那根长铁棍,就是今天李麒麟的目标。从小他就有个习惯,对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心里会一直挂念,直到把它搞清楚,弄明白为止,当然学习上的问题除外。

    很快来到龙泉洞外,李麒麟用砍刀在洞外的楠竹林里,砍了棵楠竹,砍成五六米长的竹杆,抱着进了龙泉洞。

    在如意腕表的指引下,李麒麟抱着楠竹,带着可乐,很快就来到了麒麟洞的洞口。这时居然听到里面传来说话的声音。

    一个清脆如黄鹂鸟的女子声音从里面传出来:“楠楠,这万年石钟乳怎么没啦?还有那条讨厌的虺死哪儿去了,不是让他在这看守吗,真是太不像话了,等他回来一定要好好教训他!”

    一个冰冷的女子声音回答道:“杏姐,这洞里有生人的气息,你看洞壁上还有字迹,还有血腥味,莫不是那虺被人给宰了吧?是谁在外面!”

    李麒麟看躲不下去了,将楠竹放在洞口,慢慢走进了麒麟洞。此时洞里的两个女子着实让他惊艳了一把,两人肤白胜雪,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最奇特的是两人穿的衣服,一个是用银杏树叶做的连衣长裙,一个是用楠树皮做的紧身树皮衣,充满着质朴野性之美。

    李麒麟看到这两个穿着环保衣裳的美女,目瞪口呆,不知所措。那个穿着银杏叶长裙的女子,咯咯一笑,对着李麒麟抛了个媚眼,用诱惑的声音说道:“公子,你看我美吗?”随后还提起长裙,转了个圈圈。

    这是一个三至八十岁通杀的绝世美人,李麒麟这个青春期的少年也不例外,连忙点头:“美,真是太美了,简直是仙女下凡。”

    那个穿着紧身树皮衣的女子,冷冷道:“杏姐,这小子来路不明,让我先审他一审再说。”

    说完,叫楠楠的树皮衣女子,一闪身来到李麒麟面前,伸手将他的右手擒拿在手中,一个下压。李麒麟没有防备,被女子擒拿住,连忙解释道:“两位姑娘,我不是坏人,快放开我。”

    楠楠继续用力一压,狠狠地说:“快说,这万年石钟乳是不是你偷走的?还有虺哪里去了?树上的仙果也是你偷的吧?快快从实招来。”

    李麒麟用力一挺被压下的身体,挣脱开擒拿自己的女子,此时可乐看到主人被欺负,也凶猛地扑了过来

    (本章未完,请翻页)

    ,打开大口向女子咬去。

    “咦,这条狗怎么会有虺的气息?”旁边的杏叶裙女子惊讶道。

    可乐一口咬在楠楠女子的树皮衣上,结果险些把牙给崩掉,连忙松口,逃回到李麒麟的身后躲了起来。

    李麒麟连忙解释:“两位姑娘,我昨天进入洞中,遇到虺守着这个砚台,本想向他讨点石钟乳来喝,不料那虺要取我性命。我迫不得已与他拼命,如果我赢了,他输了。我也不知道这石钟乳是两位姑娘的东西,不告而取,还请不要见怪。”

    叫楠楠的女子,被李麒麟给挣脱,还没回过神来,又听到李麒麟说这话,顿时气呼呼地说:“你倒不客气,把万年石钟乳喝了个精光,还把我们小白最爱吃的果子都摘光了,你说怎么赔偿我们吧?”

    李麒麟假装从口袋里掏了掏,悄悄从避水珠中取出了两个果子,递给楠楠,不好意思地说:“我这里还有两个,先给你们。这万年石钟乳和灵果可是天地灵物,不是你们的私有物品吧?有缘人都可以得之,我凭什么要赔偿你们?还有你们两个穿着怪异,出现在这麒麟洞中,我还想问问你们是什么来路,想干什么?”

    李麒麟转念一想,刚刚只顾欣赏两个女子的美貌了,现在想想这两个该不会是害人的妖精吧?

    杏裙女子听到这里,也收起了笑容,大声喊道:“小白,两个姐姐被欺负了,还不过来帮忙!”

    一只高约一米左右的白色猿猴从洞底的空隙处钻了进来,从二十多米高的空中落下,向李麒麟扑来。

    李麒麟看到白色猿猴还没自己高大,就一个箭步迎了上去。呯!李麒麟像是被一个火车头撞了一样,被撞飞到洞壁上,慢慢滑了下来,全身骨头都像被撞碎了。

    吐了一口血沫,连忙求饶:“两位姐姐,快让这猴子停手,我赔,我赔……”

    杏裙女子白了李麒麟一眼:“你先看我们两姐妹好欺负是吧?现在来了个硬茬就怂了?先把你偷东西的过程给我一五一十的交待清楚,争取宽大处理。”

    李麒麟老老实实地回答道:“我昨天进来的时候,只看见一条大蛇,将大蛇杀死之后,就喝了点石钟乳,太好喝了没忍住就多喝了点……”

    “你那是多喝了点吗?一滴不剩,比狗舔得都干净。”树皮装女子气道。

    还真是狗舔的,可乐比自己喝得可不比自己少,但李麒麟这时也不能出卖同伙呀,也不敢争辩,连忙点头称是。

    白色猿猴在地上捡起两个果子,再看看果树,顿时人立而起,用三四岁的童声,奶凶奶凶地说道:“我的果果,我的果果怎么没啦,哇哇……”竟然哇哇的大哭起来。

    杏裙女子把白色猿猴抱在怀里,哄着:“小白乖,不哭,姐姐给你好吃的。”转身对李麒麟说:“你身上有没有什么好吃的,先把小白哄好了再说。”

    李麒麟昨天晚上把很多东西都放进了避水珠空间当中,包括一些水果和零食。此时也顾不上暴露秘密,想到猴子爱吃香蕉,连忙取出来,拿在手里,对小白说:“小白乖乖,哥哥这里有香蕉,你不哭了我就给你吃哟。”

    小白看着香蕉,双眼一睁,顾不上哭泣,从杏裙女子怀里跳下,像人一样用两条腿走到李麒麟面前,一把抓过香蕉,高兴地吃了起来。

    李麒麟心想,看来古人诚不欺我,没有哪只猴子是香蕉不能解决的。

    李麒麟看到小白可爱的样子,心想这只小白猿,刚刚撞自己那一下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力量?真是天生神力,又长得很么可爱单纯,看来要想办法骗到手,哦不是骗到手,是交个好朋友。

    李麒麟又拱手对两位姑娘说:“不知者不罪,我昨天也不知道这里是两位姑娘的地盘,还请两位见谅,我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只能做牛做马来赔偿两位了。”说完又拿出一袋花生,一袋辣条,一袋薯片,一袋无花果,基本上把自己储存的零食都贡献出来了。当然虺身上的东西和果子没有

    (本章未完,请翻页)

    再拿出来,这些东西肯定会破坏现在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良好氛围。

    两个女子看着眼前的零食,舔了舔嘴唇,杏裙女子吞了吞口水说:“楠楠,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要不我们尝尝?”

    树皮装女子虽然不说话,但两眼一直盯着面前的零食,舍不得离开。果然美女的天敌,一是萌宠,二是零食,三是帅哥,今天这三样都齐活儿了。

    李麒麟赶忙拆开包装袋,把里面的东西分给两位美女,边分边说:“我这些东西就当是给两位赔罪了,不要客气。”

    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小白吃完香蕉,也走过来讨要零食。二女一猴嘴里吃着李麒麟给的零食,对他态度也好了很多。

    这时李麒麟正式介绍自己:“我叫李麒麟,家住这西廊半山,今天能认识几位,真是三生有幸啊!”

    杏裙女子,手里拿着辣条,嘴上还流着红油,也介绍自己:“我叫杏杏,这是我妹妹楠楠,这是小弟小白,我们三个就住在这灵泉洞中,平时没事就去山上逛逛。”

    李麒麟继续问道:“我从小在这西廊山上长大,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三位呢?”

    这时小白吃了几颗花生,奶声奶气地说道:“哥哥,我可见过你,你以前上山我还帮你赶走过大野猪呢!”

    李麒麟回想起,自己小学毕业时,和同学上山去玩,遇到一只大野猪,吓得他们四散奔逃,自己被野猪追到一个小山谷中,当时自己害怕地闭上了眼睛,隐约听到几声猴叫,然后大野猪就跑开了。现在听小白这么一说,当时是这个小白帮自己赶走了大野猪。

    “小白弟弟,真是谢谢你,这么说来,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李麒麟感慨道,向小白一拜致谢。

    “麒麟哥哥,不用谢,你多给我点好吃的就行。”小白不好意思地说。

    两位女子看到小白和李麒麟亲热,这都称兄道弟了,也对他放下了防备。杏杏对李麒麟说:“李麒麟,我们三姐弟一直生活在这里,看在小白的面子上,这次就不追究你喝光我们石钟乳和摘光果实的事了,可怜的是那可是我们三个的口粮,看来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要饿肚子了。没关系,我正好实施我的减肥计划,少吃点没关系。”

    李麒麟听到这里,心里非常过意不去,连忙说道:“如果两位姑娘不嫌弃,肚子饿了可以去我家,我妈开了个农家乐伴山寒舍,保证不会让你们饿肚子。”

    三白老头彭祖的声音从脑海响起:“小麟子,这两个女子,一个是千年银杏树精,一个是千年桢楠树精,因为长年受到灵泉水的滋养,吸收西廊山的日精月华,再加上万年石钟乳。但她们没有修炼功法,我以前点化过她们,连名字都是我给她们取的,我看她们本性纯良,我就帮你就结个善缘吧。”

    彭祖身影显化在洞中,对着二女一猴微笑道:“杏儿,楠儿,白儿,你们可还好吗?”

    三姐弟看到彭祖,听到慈祥的声音,立即跪倒在地,激动地抽泣起来:“彭祖爷爷,您终于来看我们了,我们还以为您不要我们了呢!呜呜……”

    看到这雷人的一幕,李麒麟心里很不是滋味,这个糟老头子,怎么不早点出现,害得自己担惊受怕,都把局面控制住了才出现,不靠谱啊。看来一切还得靠自己,神仙靠得住,母猪都能上树。

    彭祖连忙让他们起身,感慨曾经的峥嵘岁月。杏儿、楠儿、白儿在见到彭祖之后,就像是找到久违的亲人,不再是孤苦无依的留守儿童了。彭祖对李麒麟说:“小麟子,快过来,你以后要帮我照顾好他们三个,要是出了什么问题,我拿你是问!”

    李麒麟大喜,这么说自己可是统领着三个千年老妖的牛人,看谁还敢欺负我,到时候我一起大吼,关门,放妖,那真是霸气十足啊!正想到得意处,彭祖吼道:“你个臭小子,胡思乱想什么呢?他们可都是纯朴又善良的妖,就像是我的孩子一般,你要是敢教坏他们,看我不打断你的狗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