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木叶之我的弟子是救世主 > 第四章 假正经
    在一番准备后,由上忍带队的新手忍者小队和西田刚的商队便离开了木叶村。

    实力最强的平野信在商队前面,而三个新手下忍则坐在中间的马车,保护这次的任务目标。

    第一次离村,大志显得很兴奋。

    他趴在马车的车窗前,朝外四处张望,好奇地打量着四周的一切,对于他这完全不成熟的表现,西田刚那张肥胖的大脸上满是和蔼,微笑地看着他,似乎完全不在意木叶居然给他指派几个明显是刚毕业没多久的新手。

    他如果不是穿着一身华贵的衣服,看起来都不像一个商人,更像是一个平和的邻家大叔。

    健谈的他很是熟稔地跟大志搭话,而后很快便聊了起来。

    商人的见多识广总能逗得这个对外界充满好奇的少年很是开心,泉在一旁静静地聆听着,时不时捂嘴轻笑,但是美谈及到她的时候她却不会主动提出话题,也不会说出自己的看法。

    只有玄羽一直安静地坐在角落里,靠着案台,单手支着脑袋,静静地注视着面前相谈甚欢的三人,目光中隐隐透着一股锐利的锋芒。

    “汤之国是个很不错的地方。”西田刚侃侃而谈,“那里有全世界最好的温泉,无论身体多疲惫,无论有多少烦恼,在那里,都能得到最好的放松,而且,修炼一天,积累了相当程度的疲劳以后,再去那里才是最好的享受哦~”

    “哇!这么厉害吗?”

    大志两眼发光,泉的大眼睛里也透着一丝向往,但她只是微微一笑,没有接话。

    “商人注重诚信,所以我从不骗人。”西田刚笑了笑,接着道,“等这次事情忙完,你们的任务也结束了,如果有闲暇,我带你们去那里逛逛吧,说真的,我也很期待那里的温泉呢。”

    “呀!这怎么好意思?”大志挠了挠头。

    “没事没事。”西田刚摆摆手,一脸诚恳的道:“这都是应该的,毕竟你们这么辛苦地保护我,不为你们做点什么我心里实在过意不去。”

    “大叔,你真是个好人啊。”大志如同看冤大头......哦,不是,如同看一个绝世美女一般看着西田刚,“那......泉,玄羽,我们去吧!”

    西田刚也适时说道:“泡温泉对皮肤也很有好处的哦。”

    闻言,泉只是摇了摇头,正想说话,然而这时候玄羽却突然开口:

    “不要拿任务报酬以外的任何回报。”

    突如其来的警告,如同一盆冷水,浇在大志头上,让他本来充满了阳光的笑容,瞬间凝固。

    “作为忍者,做任务拿钱是理所当然的。”玄羽看着西田刚,接着道:“你既然发布的是C级任务,那就只需要付相应的报酬,而我们也只会做任务范围内的事,所以,我们彼此之间并不存在任何恩惠。”

    “额...”

    西田刚有些尴尬地笑笑,“不要这么较真嘛,小兄弟......”

    他还想用自己跟无数人打交道练就出来的话术跟玄羽攀谈,但玄羽却完全不吃他这一套,没等他说完就打断道:“有些事,还是应该说清楚,有些距离也应该保持,这样对大家都好。”

    听到这话,西田刚那快要被脸上的横肉埋起来的小眼睛眯了一下,眼角闪过一抹不易觉察的异样,下一秒,他的脸上又堆起了笑意。

    “哎呀,抱歉抱歉,是我太唐突了。”他搓着手,一脸诚恳地看着玄羽,“我这人啊,就是太热情了,其实没什么坏心思,这位大人,如果您觉得我有什么冒犯了您的地方,还请您千万不要跟我一般见识。”

    那模样,那态度,要多卑微有多卑微,就像他明明是好心做好事,结果被对方误会成别有所图,反而因此遭了罪,受了天大的委屈的可怜人一般。

    他刚说完,外面的马夫突然插嘴道:

    “刚先生人很好的,在我们伊之国可是出了名的大善人呢,这位大人,虽然我不太懂你们忍者的事,但还请你不要为难刚先生。”

    大志也瞪着玄羽,“你这吊车尾在这装什么正经呢?人家好心请我们去泡温泉,你不领情也就算了,干嘛要这么说人家?”

    好嘛,一句话就让我成咄咄逼人的恶人了啊。

    撇了撇嘴,玄羽面无表情地对西田刚说道:

    “我只是想提醒你,我们跟你之间,只是一次简单的交易,你是雇主,而我们受雇于你,仅此而已。”

    说完,他便站了起来,直接穿过几人离开了马车。

    “搞什么嘛,这家伙!”大志冷哼一声,“假正经。”

    而这时。

    泉也站了起来,眼神微妙地瞟了他一眼,淡淡道,“大志,玄羽才是我们的同伴。”

    大志的脸登时红了。

    泉却没再看他,直接越过两人,毫不迟疑地下了马车,而后顺着脸上有些气愤之色的车夫的目光看去,顿时看到玄羽在另一辆马车的车顶仰躺着,嘴边吊着一颗不知道什么时候摘的狗尾巴草,一副惬意无比的模样。

    似乎刚才发生的不愉快跟他没有关系一般,让本以为他因为同伴没跟他站在一边而心里难过,特意出来想安慰一下他的泉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白操心了?

    不过她也没多想,都已经出来了,总不能看到玄羽一副没事人的样子就回去。

    泉一跃而起,稳稳地落在玄羽旁边,然后收拢了一下裙摆,很是淑女地侧坐在玄羽身旁。

    “你没事吧?”

    声音很柔和,让人莫名有种如沐春风的舒适感。

    看得出来,她确实很在乎同伴的感受,连说话的语调都刻意压得很低。

    跟他穿越前,那因为太久没有重温火影而对剧情有些模糊的记忆里,仅有的几个印象极为深刻的人设中,那个温柔的,完全不应该出现在这个残酷的忍者世界的女孩子一样。

    “我应该说过的吧?”玄羽双手枕在脑后,慢悠悠地道:“不要对我这么温柔,那只会让我产生一些不必要的期待,既然你拒绝了我的表白,那就应该跟我保持距离,至少不应该在意我的感受,哪怕我真的伤心了,应该安慰我的人,也不会是你。”

    泉咬了咬嘴唇。

    “可是,我们是朋友,是同伴呀,关心同伴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理论上来说是这样。”玄羽眯着眼睛,仰视苍穹,心如止水,“但前提是,我们在成为同伴之前,什么都没发生过,至于朋友嘛......虽然我答应了以后跟你以朋友的方式相处,但是异性朋友之间,尤其是知道对方有喜欢的人的异性朋友,保持距离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闻言,泉终于忍不住鼓起了脸颊。

    “你这家伙,怎么理智得跟个怪物一样?”

    说着,不知道突然想到了什么,她突然眼前一亮。

    “话说,既然你已经知道我有喜欢的人了,之前也把话说得那么清楚,像你这么理性的人,根本就不可能再有你说的那种多余的期待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