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木叶之我的弟子是救世主 > 第九章 打赌
    “玄羽,我们去修炼吧。”

    第二天一大早,玄羽刚洗漱完准备出去逛逛,门口便响起泉的声音。

    转头看去。

    少女穿着类似于旗袍的紫色外衣,略显紧致的服装让小小年纪的她莫名透着一丝诱人的韵味,黑色的长发披在肩膀上,风华初显的俏脸在清晨柔和的日光照耀下,显得很是灵动。

    如同宝石一般的眼眸下,显眼的美人痣让她更显芳华。

    “今天的天气很好,最适合修炼了。”泉拍了拍挂在后腰上的忍具包,微笑着道,“信老师和大志留在这里保护西田刚先生,我们自由活动,所以......”

    “不去。”

    没等泉说完,玄羽便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修炼?

    还嫌我现在不够弱吗?就这上杉一族的坑逼血脉,再修炼几次,估计我自身的实力连忍者学校里的学生都不如了吧。

    根据前几天才解读的原主的记忆,上杉一族的血继限界虽然很牛逼,但是觉醒的概率简直比中彩票一等奖还要低,不仅如此,没有觉醒血继限界的族人绝大部分天赋都极低,有的族人甚至还会逆向觉醒,觉醒出“越修炼越废材”的神奇血继,直接连忍者都做不了了,而且这种逆向觉醒的概率居然还不算特别低。

    没错,玄羽就是逆向觉醒血继的“幸运儿”。

    所以对他来说,修炼是不可能修炼的,这辈子都不可能修炼的,学忍术又学不会,就是靠系统搞点技能,才可以维持得了生活的样子。

    见玄羽拒绝得如此干脆利落,泉顿时嘟起嘴。

    “你怎么一直不修炼?再这么下去,你可就真的只能做一辈子的下忍了啊。”

    “那也没什么不好的。”玄羽打了个哈欠,接着道:“在咱们村子里当下忍好歹也能混口饭吃不是。”

    这妥妥的混子心态,让泉不禁眉头微蹙。

    她轻轻叹了口气,拉上推拉门走进房间,而后跪坐在榻榻米上。

    “是因为我吗?”

    “嗯?”玄羽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她,“什么因为你?”

    “既不接受信老师的指导,也不修炼,这难道不是放任自己,彻底放弃忍道了么?”泉咬了咬嘴唇,声音颇为沉重地道:“是不是因为我之前说过,我不接受你的表白,并不是因为你不够强大,所以让你不要再为了我那么拼命修炼?”

    没等玄羽回答,她又接着道:“可是,我只是想让你不要为了我改变自己,我那时候的意思,是希望你为自己修炼,为自己成长、变强,而不是让你放弃修炼,放弃成长......”

    她已经认定玄羽已经放弃忍道了。

    她认为,玄羽之所以会变成这样,都是因为自己的关系。

    如果不是因为遇到她,如果没有喜欢上她,玄羽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是她毁了这个少年。

    强烈的自责和愧疚充斥着她的内心,那她感觉到一股令人窒息的沉重。

    “打住!给我打住!!”

    玄羽抬起右手,脸上满是哭笑不得的表情:“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我不修炼是因为我不用修炼,完全是我自己的原因,跟你一丁点关系都没有好吧,能别胡思乱想了吗?”

    说得难听点,这丫头是不是有点自我意识过剩了?

    泉抬起头,眼睛跟玄羽对视着,似乎是想通过眼睛这对心灵的窗口,看穿玄羽此刻的想法。

    “真的?”

    “真的!”

    泉垂下眼帘:“骗人。”

    玄羽:“......”

    “这世上哪有忍者不需要修炼就能变强的。”泉瘪着嘴,接着道:“而且居然连骗人的借口都这么敷衍,你真是一个糟糕透顶的家伙。”

    “唉。”玄羽有些头疼地捏了捏太阳穴,“这世道啊,想说点实话怎么就这么难呢。”

    温柔的女生一直都是很麻烦的存在。

    玄羽知道,泉对他这么执着,并不是因为喜欢他,也并不完全是前身向她表白被拒绝的后遗症,而是因为她本来就是这样的人。

    她珍惜朋友,珍惜同伴,以为他不修炼是放弃了忍道,所以想要挽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仅仅因为她是个温柔的女生而已。

    如果是前身,肯定会因此对泉产生一些毫无意义的期待。

    但是玄羽知道。

    对他这么温柔的泉,对其他人肯定也同样温柔,如果她觉得大志因为某件事而消沉的话,她也会劝慰大志,就像前身第一次遇到她时的光景一样。

    她喜欢的人,是宇智波鼬,是那个七岁就从忍者学校毕业,此时已经是中忍的天才,这一点在原著中一直都没变过。

    现在有了他这么个未知的变量存在,泉的感情会不会有所改变其实说不准。

    但玄羽对此并不在意,毕竟他不是原主那个悲剧少年,对泉并没有那么深的执念。

    “那你证明给我看。”泉已经豁出去了,哪怕戳破玄羽的谎言会伤害到他的自尊,也要让他醒悟过来,于是不管不顾地道:“要是你能证明你不需要修炼也能变强,我就答应你一件事,无论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但你要是证明不了,那就说明你在骗我,你必须答应我以后认真修炼,不要轻易放弃你的忍道!”

    问题是我的忍道就是混吃等死啊......

    所以我压根就没放弃过自己的忍道好吗?

    玄羽摇了摇头,一脸无奈:“行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还能说什么呢。”

    说着,他便转过身,拿起一旁几乎被他当成摆设的忍具包挂在腰上,而后又把护额绑在头上。

    “走吧。”

    看到他如此镇静自若,丝毫没有谎言即将被错破的窘迫,泉莫名感到有些心虚,总有一种自己把自己套路了的直觉,有点后悔刚才不管不顾地说出那番话了。

    这要是玄羽真的证明他说的是真的,他确实不需要修炼也能变强,那可怎么办?

    不过一想到从第一班成立以来玄羽的表现,以及在写轮眼下他经脉中那可怜的查克拉......泉便安心下来,觉得自己肯定想多了。

    还是那句话,这世上,不可能有不需要修炼就能变强的忍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