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木叶之我的弟子是救世主 > 第十二章 智商碾压
    【任务:制止

    任务内容:阻止西泽刚的阴谋。

    任务奖励:未知

    失败惩罚:随机抹除当前30%技能,其中至少七分之一为当前最高级技能。

    请问是否接受?】

    刚把自己想知道的东西听完,玄羽脑海中便响起了一道清晰的系统提示音,他悄然闭上眼睛,意识沉入灵海,很快便看清了这个突然出现的系统任务。

    失败惩罚居然这么重?

    玄羽愣了愣。

    之前做D级任务的时候,那些在D级任务中触发的系统任务很多就算失败了也没什么惩罚,但是奖励却不怎么样,其中最好的奖励也只是低级忍术而已。

    这倒也罢了,毕竟【体术——下忍级】之类的技能在现阶段也还算比较实用,但是奖励中的【弹玻璃球——高手级】【尿得远——高手级】是什么鬼?这尼玛居然也能算是技能?TMD给我个电工钳工技能也好啊,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能进厂混口饭吃。

    既然奖励是跟任务难度挂钩的,那么...任务难度是不是跟失败惩罚挂钩?

    照目前所掌握的情况来看,极有可能。

    现在这个任务明显对自己有风险,而且还不低,难度也比之前那些乱七八糟的杂鱼任务提高了许多,想来奖励应该不会差到哪去,所以现在玄羽面临的问题,除了能不能完成这个任务以外,还有一个离开村子前就已经想过的问题——

    完成这个任务后得到的奖励,能否比用掉的技能好。

    换句话说,就是付出和回报是否对等。

    说得再俗一点,那就是他完成这个任务以后,会不会亏本?能不能赚?小赚还是大赚?

    玄羽发现自从自己激活系统以后,实力什么的先不说,风险管控意识倒是提升了不少。

    他思索了好一会,这才在心中默念:“确认!”

    反正他现在技能不多,厉害的技能就那几个,所以哪怕任务失败,就这点家当也亏不到哪去。

    拼一拼。

    接下任务后,玄羽见已经打探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便跟泉离开了饭店。

    两人在一处无人的街角解除了变身术,然后一同朝城外走去。

    “西田刚先生,确实是个好人呢。”

    泉的默然地说道,心情有些沉重。

    恩惠金...神裔...

    刚才玄羽在意的那桌人的谈话,她也听到了,不仅如此,整个饭店的食客交谈的内容,她都记在了脑海里,这其中自然包括差点给那个喝酒醉的大汉带来杀身之祸的原因。

    五年前,伊之国的大名突然宣布一个姓伊河的家族是神的后裔,他们可以跟神灵沟通,恳求神灵给伊之国恩惠,让国家风调雨顺。

    但神的恩惠并不是白给的,民众们必须通过伊河一族,向神灵缴纳恩惠金。

    如果不缴纳,就是不希望国家风调雨顺,对伊之国不忠,继而说他背叛了国家,接着直接就以“叛国罪”逮捕,抄没所有财产充公,不仅如此,他还禁止民众议论伊河一族,尤其禁止对神裔不敬的言论,要是被他捉到,直接打入死牢择日处死!

    有点脑子的人都看得出来,这不过是伊之国的大名掠夺民众财富的借口罢了,什么恩惠金,什么神裔,都是借口。

    自从伊之国有了所谓的神裔以后,国家不仅没有风调雨顺,反而天灾不断,也不知道是不是伊河一族冒充神的后裔触怒了神灵,因此对伊之国降下天罚,使得原本还算不错的收成在那以后连年欠收,直接导致无数家庭破产。

    而大名对民众的惨状却视而不见,只顾着用从民众手中搜刮来的所谓“恩惠金”不停修建越来越豪华的宫殿,

    西田刚那么受伊之国民众欢迎,也就成了理所当然,只因为他在伊之国所做的“生意”,对民众们来说简直不亚于救世主。

    此时的泉也很敬佩西田刚那哪怕自己吃亏也要帮助伊之国民众渡过难关的高尚品德,她也觉得,要是没有他舍己为人的帮助,伊之国的民众肯定过得更加艰难。

    “玄羽,你不应该那样对西田刚先生的。”

    泉心里沉甸甸的,想起玄羽这段时间对西田刚的态度,她便感觉有些愧疚,因为她并没有劝玄羽要对西田刚好一点。

    她甚至在想自己是不是太过在意同伴的感受,而忽略了其他人。

    “回去以后,你就向西田刚诚恳道歉吧,我会陪你一起的。”

    闻言,玄羽不禁哭笑不得地看着泉。

    “我说啊,你能不能用你这快要被肌肉填满的小脑袋好好想想,为什么那个恩惠金在西田刚来之前的两年并不高,普通家庭的人也能负担得起,但是西田刚来这个国家不到一年,就开始狂涨?”

    “欸?”

    泉一脸莫名其妙,显然,玄羽的问题对现在才11岁的她来说,已经超纲了。

    玄羽摇了摇头,轻叹一声。

    看到他这样,泉莫名感到一阵不爽。

    她感觉自己的智商被玄羽鄙视了。

    于是她有些不服气地仔细回味刚才在饭店里听到的信息,照理说她和玄羽打听到的东西是一样的,既然他能想到,自己应该也能想到才对。

    “经你这么一说,好像确实是这么一回事欸。”

    泉捏着下巴,歪着脑袋想了好一会,萌态十足。

    “不过这两件事好像没什么联系吧?恩惠金涨了,不就是因为大名的贪婪吗?跟西田刚先生有什么关系?”

    “那关系可海了去了。”

    玄羽道:“一个执政多年的大名,开始肯定是知道国家当前的状况的,所以他就算想剥削,也不会太狠,至少不会把民众逼到绝路,肯定会留有余地,所以恩惠金开始执行的两年,他修建的宫殿还不算太奢华,都在国家能够承受的范围内,而民众虽然有些怨言,生活因为要交恩惠金的关系而变得有些拮据,但总体还是过得去的。”

    “但是西田刚和他所谓的代理恩惠金交易来了以后,一切就都变了。”

    “他通过某个方式让大名变得愈发贪婪,建造的宫殿越来越豪华,相应的恩惠金翻倍地涨,国内破产的民众自然越来越多。”

    听到这话,泉顿时皱起了眉头,有些不高兴地看着玄羽。

    “你怎么把西田刚先生说得跟个幕后黑手一样。”

    玄羽无语地看着她,“是你太笨还是我说得不够明白?”

    “欸?”泉有些懵圈。

    玄羽有些脑壳疼,他揉了揉太阳穴,直言了当地道:“我是说,这一切都是西田刚的杰作,本来就是他在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