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豪:我真的不想当首富 > 第二十四章:风投与估值
    大多数大学生在上学的时候都谈过恋爱,按说以后再恋爱是不应该像从没有谈过的人一样,但是事实上,越是学生时代恋爱过的人,以后再恋爱,收到的影响越大。

    毕竟学生时代的爱情足够单纯,两个人在一起,不需要考虑任何东西,只要开心就好,年轻人对爱情的憧憬,也足够让人有容忍心。

    所以学生情侣可能动不动就吵架要分手,但是大多都能坚持到毕业。

    即使毕业之后,分隔两地,也能坚持相当一点时间。

    学生情侣谈恋爱几年以上,乃至六七年的很多件,就导致分手以后,在社会上再找女朋友,受到前女友的影响非常大。

    我前女友不会这样。

    我前女友就会那样。

    人和人就怕比较,尤其是拿身边亲密的人比较。

    情商高的,还知道反省、克制自己的脾气。

    情商低的,就无理取闹而不自知。

    何锐他在学校也谈过恋爱,分手的原因五花八门,但是从没有经历过女人是为了物质而来,都是穷学生有什么物质条件。

    即使学校有一些家里有钱的学生,也跟高耿两个人玩不到一起去。

    忽然进入到纸醉金迷的世界,一个颜色远超前女友的女孩子,对他柔顺体贴,一下就沦陷了,只觉得遇到了真爱。

    当然,如果何锐真的很有钱,倒也不一定就不是真爱,这样的女人就像菟丝子,对高大的树木缠绕攀升,获得阳光和养分。

    大难来时,或许跑或许不跑,这就要以后再看,人之一念,四万八千,谁也不知道一个人究竟会做什么样的选择。

    何锐哭啊哭的,一会没声音了。

    高耿一看,这个货睡着了,顿时哭笑不得。

    上次这个家伙也是这样,喝了就睡,就等着别人伺候,还真是好命。

    把司机叫进来,两个人合力把他放到车上,然后回酒店。

    第二天,高耿睡的正香,就被电话吵醒,王薇说她把搜集来的一些风投的资料放在门口了,让高耿自己拿,她去上班了。

    我为什么要想不开开公司呢?可太难了。

    高耿睡眼惺忪地起床洗漱,拿进来资料开始看,资料还是挺多的。

    一般人以为国内的风投公司很少或者业务开展的晚,其实是一种误解,国内的本土的风投公司成立的非常早,85年华夏第一家创业投资公司‘中创’就已经成立,后来因为一些原因于98年被终止清算,但是有国资背景的创投公司依然很多,中申新科等等。

    国外相关公司进入的也很早,比大多数人以为的更早一些。

    比方说最出名的软银,idg,晨兴资本都是九几年就已经在进行投资业务,著名人物软银孙政义,idg熊小鸽。

    孙政义熟悉的人很多,这个人也因为投资阿里巴巴被国人广泛关注。

    熊小鸽相对来说知道的人不太多,但是他领导下的idg做得非常成功,从93年开始投资上海一家企业开始,到10年已经经历17年时间。

    投资过的公司非常多,比如丁三石、张搜狐、泼尼马、杰克马、罗宾李等,投资过的公司诞生了上百位亿万富翁。

    这些年互联网公司取得的可以说是巨大的商业成功,刺激了越来越多的风投公司成立。

    俗话说得好,创业,狗都不愿意干,但是投资创业者,获得丰厚回报是个人都愿意干。

    比较出名的国内风投有沈男鹏的红杉华夏,真格基金徐晓平,今日资本徐欣等。

    杰克马、雷布斯名下也都有私人的投资公司,杰克马的云峰投资,雷布斯的顺为资本。

    可以说开公司,以自然人的身份投资是风险极其巨大的事情,能不干就不要干,因为公司都是有限责任的,而自然人是无限责任的。

    未来的恒大负债那么多,风险如此巨大,老许依然稳得很,就是因为有限责任,公司破产不要紧,反正连累不到自己身上,相关切割早就完成了。

    王薇搜集的都是一些对互联网、科技公司有投资热情、且有一定实力的风投,每家风投的投资风格不一样,比如徐老师的真格基金,就喜欢投资几百万到一两千万的初创公司。

    这样的风险很小,创业公司完蛋也赔不了多少钱。

    但是这样的风格就不适合叮叮科技。

    叮叮科技初始资本就已经一个亿了,如果要进行融资,少了没有意义,多了就需要释放更多的股权,高耿不愿意。

    可以说度过这一次的资金匮乏之后,叮叮科技起码会做到一个相当的程度,现在释放出去的股权越多,以后想要收回来就基本上就没可能,等于是送钱给人家。

    而且对于叮叮的估值,高耿还没有明确的认知。

    不是说这个公司初始资本一个亿,别人投资五千万,就要给别人百分之五十的股份,那风投直接笑醒了。

    而是品牌价值、市场前景和市场份额、用户人数、技术实力、创始人和管理团队价值、甚至身份背景都要计算进去。

    杰克马开一个新公司,和路人创业一清二白,从头开始是完全的两个概念。

    高耿仔细盘算叮叮究竟估值多少合适,按照现在的情况李一男值1亿,冯兴值1亿,其他高管值2亿,已经有上百人的技术团队值1亿,本身的资本金1亿,王聪聪加秦奋值1亿,自己起码得值3个亿。

    10亿估值妥妥的,一点毛病都没有。

    现在虽然缺钱,但是也没有那么缺,放出百分之十的股权融进来1亿应该就够了,按照6月份央行发布的中间价6.8275,1亿华夏币约等于1464万美元,凑个整要他们1500万美元没问题。

    等钱花一半,自己的任务就完成了,那时候就有钱了,完全没必要放出去那么多。

    而且刚成立没几天就要开始融资,估计王聪聪和秦奋那边不会继续追投,正好把他们俩的持股继续稀释掉。

    虽然股权被稀释更多,但是他两个的股权价值直接飙升,应该也不会有什么意见。

    心里盘算好,高耿叫客房服务,开始吃早餐,吃着吃着,和锐过来了。

    高耿这次住的是一个套间,何锐睡得另一个房间。

    这个货也不说话,坐下就开始吃,还贼快。

    吃完一抹嘴说道:“你看投资公司的资料是要拉投资吗?”

    “是啊,何少要是投给我一点,我就不用出门求人了。”高耿笑道。

    何锐面色古怪:“我还真能给你投一点。”

    本书首发来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