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病弱丞相的白月光重生了 > 第九十四章 狂热
    景阳眉眼带笑,眼里面倒影着薛衡的影子,像是这个俗世只有薛衡走入她的世界一般。

    那种直视带着最为纯澈的赤诚,像是此时从这人说出来的话都是发自内心一般。

    在这话落下之后,薛衡瞳孔都紧缩了起来,他呼吸屏息了一瞬,而后粗重的喘息了一声。

    “再说一遍。”薛衡伸手扣住景阳的脑袋,将两人的鼻尖相触,呼吸又再次纠缠到了一起。

    但这次的景阳却不再惊慌,她勾着笑意,肆意而嚣张,像只在露着尖牙的小狐狸。

    眼睛亮亮的看着薛衡,“我喜欢你。”

    短短的四个字却让薛衡浑身颤抖了一瞬,那种酥麻感从脚底一路窜到头顶,叫薛衡的表情越发狂热起来。

    他现在已经没有多少理智再去做戏了,从那张红唇说出来的字眼叫他为之深深发狂。

    薛衡在麻痹自己,他不断的告诉自己,景阳是喜欢他的。

    “我也爱你。”薛衡叹息般的说了这话,他伸手将景阳揽到怀中。

    因为他面上的偏执爱意已经快要掩饰不住了,恶欲挣扎而出,酝酿成了病态的占有。

    但他还不想暴露,因为阳光之下,是不该有灰暗的。

    而被抱在怀中的景阳闻着薛衡身上的那股清苦味道,再次强制压下心底的酸涩之情。

    算了吧,就当是一场报恩吧,毕竟她能够做成那本假账本,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因为薛衡。

    景阳兀自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她无奈的笑了笑,同样伸手抱住了薛衡。

    像是在无言的回应薛衡那沉重的爱意一般,景阳紧了紧手中的力道。

    橙黄的烛光将心思各异的两人包裹在其中,似乎温暖至极,但其实在此刻微凉的夜色当中,半分温度也无。

    竖日。

    站在门外的商秋皱着眉头犹豫了一阵,如果他没记错的话,昨天晚上景阳小姐没有出大人的房间吧。

    那此刻该不该敲门呢?可西景和钱上清还在外面等着,再说现在时间也已经算得上是晚的了。

    他们折腾得很晚吗?商秋抬起的手顿了一下,皱起来的眉头看起来纠结极了。

    他不着边际的想,那大人的身体……受得住吗?

    这样的想法才出现,商秋便猛拍了自己脑门一巴掌。

    “瞎想什么啊!一天天的。”商秋懊恼的咕哝了一句,他抬头看着没有动静的房门,想了想还是不要打扰的好。

    但是他才转身门内便传来了薛衡的声音:“去给阳阳准备一套新的衣服。”

    商秋一听便瞪圆了眼睛,昨天……真成事了呀?

    思想跑偏了一瞬,商秋便立马站直了身体朗声恭敬的说道:“是。”

    而房间之内丝毫不知道商秋所想的景阳还在有些无奈,她看着自己身上皱巴巴的衣服有些哭笑不得。

    昨天晚上薛衡一直在絮絮叨叨的说着爱景阳之类的话,到后面被景阳拉开之后更是脸色通红的又扑过去抱着景阳不撒手。

    活像是一个喝醉了人,哪有半分理智可言。

    最后景阳属实是累了,一天一夜脚都没粘地的她根本没有剩下多少精力,于是便拖着黏在自己身上的薛衡倒在床榻之上后直接睡得昏天暗地。

    不过说实话,其实景阳昨天晚上睡得其实并不算好,薛衡四肢紧紧扒拉在景阳身上,时不时还要凑过去舔一舔景阳,像极了一只极度兴奋的大狗狗。

    在迷糊之间,景阳都觉得自己被糊了一脸口水,但自己实在太累了,眼皮像是被黏住了一般,即使难受硬是没有醒过来一次。

    导致今天早上景阳醒来,在看到薛衡眨巴着眼睛看着她的时候一脸呆滞,缓了一下才回过神来。

    腰间被禁锢得死死的,和薛衡几乎大半个身子都是贴在一起的。

    更让景阳觉得反应不过来的是,自己的外衣皱皱巴巴的丢在地上,要不是浑身上下没有任何异常,景阳都要认为薛衡在乘人之危了。

    “阳阳。”薛衡笑着过来蹭了蹭景阳,眉眼之间的温顺像极了一只被驯服的野狼,似乎在此刻只余下了臣服之感。

    他抬起头来,红着脸凑过来在景阳的唇上轻轻点了一下,而后弯着眉眼温柔的说道:“我爱你。”

    景阳被那羽毛似的触感给惊得瞬间回神,而后便听到薛衡过于直白的爱意,于是眼神便下意识的躲闪了一下。

    经过昨天晚上的思考,景阳已经决定离开丞相府了,半个月后的科举就是她离开这里的时候。

    在这之前,景阳还是希望给薛衡一个好一点的回忆,也给自己这突如其来的感情一个平缓的终结。

    他不是很思念他的爱人吗?那这半个月,景阳便做他的爱人吧。

    短短一瞬间,景阳思索了许多,她将视线移了回去,勾起了笑意,用着头顶也学着薛衡蹭了蹭他的下巴。

    “阿衡,我喜欢你。”

    景阳带着满满的笑意说着这话,在那温雅的眉眼之中,透露着丝丝娇蛮之意,像是一只昂首挺胸的小狐狸。

    这副模样叫薛衡看愣了一瞬,而后眼神暗了下去,他不可控制的低头吻上了自己心心念念的人。

    景阳在顿了一瞬之后也回应起了薛衡,一时之间,旖旎的气氛便掺杂了极其的火热的因子在其中。

    似乎只要稍稍一点,便是熊熊大火一般。

    “大人?”

    在气氛似乎达到了一个顶峰之时,商秋忽然在门外出声。

    “衣服已经送来了。”

    景阳闻言之后轻轻推拒了一下薛衡,那红着眼的丞相大人便恋恋不舍的停了下来。

    二人离开之时,甚至都还牵出了一根银丝来,薛衡握着景阳腰间的手指猛得用力了一些。

    他迅速将头给瞥了开来,在发丝之下的耳尖红到似乎快要滴血的地步了。

    景阳也有些呼吸不顺,她微微喘息着,想到商秋还在外面等着,景阳便想着起身去拿衣服。

    但才动作,薛衡便止住了她。

    “乖乖的在这里,我去就好。”薛衡红着脸在景阳的额头上留了一个吻,而后便起身去外间开门拿衣服。

    额头上那个带着湿润的吻还在有些温热,叫景阳都有一些后知后觉的不自然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