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新明之路 > 第六十七章 后金来犯 万历大怒
    广州大雪,东北就更不用提了,尿尿都能成棍,如厕不烧点木炭,都怕结冰堵住出不来。

    活不下去的人就什么都顾不上了,铤而走险是最后的一条路,努尔哈赤就是如此。碍于明军的强大,只能从小的打起,西海女真叶赫部就成了第一个要拔的钉子。

    接着是朝鲜,是蒙古,而大明也要试探性的攻击,以方便掌握真正的实力。拔了叶赫部二十几个寨子之后,终于把手伸向了大明。

    山海关是没敢动,但是辽东其他地方被他屠戮一空,开原、铁岭、辽阳、沈阳,杀了就抢,抢完就撤,为此边关急报源源不断入京,搞得万历老板心情不爽,大骂建奴。

    万历只是骂骂,并没有动真格,因为他很忙。

    很多人认为万历殆政是懒,人家哪里懒了,也没有懒的基因。

    太祖朱元璋、成祖朱棣,哪个不是工作狂,神宗是真的忙。

    何况人家还真有忙的基因,都说好的不学学坏的,这是嘉靖带的好头,一天娶妻九人,万历是学得有模有样。

    神宗朱翊钧是跟他爷爷是杠上了,嘉靖因崇道而怠政之风日盛,万历也是如此。

    还真的不能冤枉神宗,酒是穿肠药,色是刮骨刀,又不爱运动,身体哪能好得了。

    于是,盲目崇奉道教,希望能像道教所说的那样“修道成仙”,长生不老。要修炼就需要静下心来,尽量避免一些俗事和政务的干扰。

    所以郭大少凡事缠身,修炼不快也是正常的,姜勇则是因为心大,修炼快不说,还有时间谈恋爱。

    这都是跟资质有关,万历资质有限,所以才不得不摸鱼二十载。

    不过朱翊钧是真的有资质,只是跟谭枫差不多,弱的不能再弱了,而不同的是,他有高人指点,正一派第五十代天师张国祥更是教导有方。

    张天师在朱翊钧15岁的时候袭位,赴京觐见,气宇超尘,上加礼遇,赐印、赐婚,留京师十三年,宠遇有加。

    朱翊钧少年时就深受张国祥的影响,当然嘉靖爷爷的影响更大,再加上名字也取对了,确实是金系纯灵根,哪怕只是微弱

    (本章未完,请翻页)

    ,但他不认为自己只有半斤八两,他叫翊钧,三十斤为一钧,翊字更是鸟儿欲飞的意思。

    所以万历修道比之嘉靖更胜,在这种情况下,“上下否隔,朝政日非”也就是必然的了。由于万历帝“晏处深宫,纲纪废弛”,致使狱中的犯人长期无人审理。

    现代的犯人被严刑拷打,你说不说,你说不说,犯人还能喊冤,你倒是问啊。

    万历时的犯人,连面都见不到,根本没人审他,别说打他问他了,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孤独寂寞冷。

    只是现在深受万历爱戴的张国祥已经死了七年了,对他的好只能转移到他长子张显祖身上,赐号显庸真人,为正一道龙虎宗第五十一代天师,掌管天下道教。

    显庸真人也没让万历失望过,一直尽心辅助他修道,还经常费神为他开炉炼丹,为求一味药材,敢于孤身犯险,亲自寻找。

    这次更甚,大冷的天,带队去了长白山,只为寻求真正的百年人参。

    也亏得郭大少的贡献,棉衣棉裤,毛衣毛裤,让捧着炭炉的张真人热出汗来,就不觉得有多冷了,就自告奋勇地跟万历保证,这次去长白山,一定能把百年人参带回来。

    张真人真是虎,室内和室外能相比吗?你还捧个炭炉呢。

    走了一天就后悔了,可一想到对万历的承诺,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

    人傻也就算了,点还背,刚到辽东就被努尔哈赤抓了。

    还没等拷打,就了解到了张真人的身份,这下把努尔哈赤乐的,写信让万历拿粮赎人,还威胁到,没有五万石想都别想。

    这才真的令万历大怒,人还是其次,正值他修道关口,急等着金丹升级呢。

    帝王一怒伏尸百万血流千里。

    加上辽东遭受奇袭,覆军殒将,已使朝野震惊,遐迩恐惶,而边报又言后金之兵攻陷抚安等大小十一堡之后,又出兵围攻清河城、鸦鹘关,而尽殪守军逾万人。

    明兵部尚书薛三才上奏,明神宗大怒,乃于万历四十六年(1618年)十月,授权兵部,使推荐总兵,迅赴辽东,经略军务,以擘划防御歼剿,务期

    (本章未完,请翻页)

    歼灭此建州女真,以奠边圉。

    更下诏给各有关部司,限日议定征兵转饷等机要事务,必以全力支援辽东方面军队之出征准备。

    万历不管不顾,下的是死命令,一定要把后金连根拔起,将建奴碎尸万段。

    即使再寒冷的天气也阻止不了万历的决心,他真正要的是长白山上的百年人参,要的是修道进阶的更上一层。

    神宗是铁了心,苦的却是方从哲。

    尽管现在炼钢产量上来了,能满足需求,但是钢铁只是原料,还要加工成兵器铠甲,这时代又没现代化机械加工,也没有流水作业,大冷的天气,铁匠们半天一身汗,拼命干也满足不了方大人要求的数量,何况不仅要数量还要质量。

    好在国库有钱,将士们在钱粮保证的前提下,也愿意冒着严寒出征,万历爷可是下了血本的。

    杀建奴三十两一个人头,杀将领百两,杀主将五百两,杀八大贝勒者赏银达两千两,杀努尔哈赤更达一万两。

    全国总动员,这是国战,更是气运之争,本来年前就要动手,可无奈天气严寒,再怎么快也要拖到年后了。

    于是定为万历四十七年发动总攻,辽东经略杨镐也拿出来作战方针:以赫图阿拉为目标,分进合击,四路会攻,一举围歼后金军。

    这年冬天,四方援兵完成了集结。

    其中,宣府、大同、山西三镇,各发精骑一万,共约三万人。

    延绥、宁夏、甘肃、固原四处,则各发兵精骑六千,共约两万五千人。

    而川广、山陕、两直,各发步骑兵五七千不等,共约两万人。

    浙江发善战步兵四千。

    永顺、保靖、石州各处土司兵,河东西土兵,数量二三千不等,共约七千人。

    全部明军共计八万八千人左右。

    这近九万的苦命人,在大冷的冬天还在赶路,一路苦不堪言,但为了心中的报复,忠君爱国的情怀,让他们坚持了下来。

    而此时的郭一凡,正和家人们忙着过年,享受着快乐的小日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