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新婚夜,被偷听了心声的王爷要我负责任 > 第五十一章 来玩游戏吧
    江雨烟瞳孔微缩。

    想不到在此会遇上皇后母家的人。

    上辈子就知道,她娘家的人在皇帝的默许下成了一批只会在京都城中吃喝玩乐混吃等死的庸俗之人。

    没想到庸俗竟然庸俗成了这个样子。

    她光顾着找苏鸿的把柄,没想到居然会扯上皇后的人。

    她早该想到的,大名王二虎,外号王员外,王二虎就是王员外。

    作为京都城中纨绔公子中的佼佼者,王员外就是人们送给他的诨号。

    王员外色眯眯地盯着江雨烟,咽了咽口水,既惊又喜地道,“想不到大爷我飞了一个美女,又来了一个小仙女。”

    “哈哈哈,乐妈妈真有本事,这样的小仙女都能弄到手。”

    圆月看着王员外那令人作呕的表情,听着他那龌龊的话语,立马一个挺身挡在了江雨烟的面前。

    她怒视着王员外,拿出全身的气势呵斥道,“放肆!你知不知道你在跟谁讲话?”

    王员外一愣,随即笑眯眯地拍拍手。

    “连个丫鬟都这么有气势,小爷我喜欢,等我纳了你家小姐,小爷不介意也将你收进来。嘿嘿。”

    “住口!”圆月喝住他越来越不像话的秽语。

    她挺起胸膛,让自己看起来更有气势一些。

    “告诉你吧,这是睿王妃。”

    说完,圆月回头递了个眼神给江雨烟。

    小声地道,“王妃,印信。”

    江雨烟从王员外进门至今,她一句话也没有说。

    因为她的脑子在快速地飞转。

    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江雨烟还是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的。

    毕竟因为之前跟皇后之间的过节已经不小了,现在不管是作为丞相的父亲还是作为睿王的傅司远,她都不想给他们添上那不必要的麻烦。

    但是现在看来。

    不太可能。

    王员外已经让人包围了这里。

    就凭圆月一个人带上她,想要冲出去有点麻烦。

    但是,圆月现在要的印信她是没有的。

    谁没事会带着那个玩意出门。

    圆月又小声地叫了一声,“王妃,印信?”

    江雨烟拂开圆月的手,将她拉至一旁,自己直面着这油头肥脸的王员外。

    她毫不畏惧,直视着这王员外的眼睛。

    王二虎被她一看,心中顿时咯噔一下,有种莫名的压迫感悄然地爬上心头。

    这种压迫感只有自己在面对家中长辈,特别是面对当今皇后自己的姑母的时候才会有。

    王二虎打量着江雨烟。

    【难道她真如那个丫鬟说的,是个王妃?】

    但是很快他就打消了自己脑袋里这个想法。

    【王妃怎么可能回来烟花之地这种腌臜之地,这死丫头肯定就是说出来吓唬我的。】

    【不是说有印信吗?小爷我就且看一下她们有没有?】

    江雨烟冷着脸看着王二虎。

    冷冷地开口,“没有。如假包换的睿王妃本人就在这里,还需要什么印信?!”

    “哈哈哈,”王二虎捧腹大笑,像是听见什么好笑的话般。

    “没有印信,充当什么王妃,哈哈,小爷我看你就是个假的吧。”

    “哈哈,笑死我了。”

    “我就说嘛,你要是什么……哦,睿王妃,那小爷我还是那什么睿王呢。”

    【睿王不是个病秧子。】

    “啊呸!小爷我还是太子爷呢,哈哈。”

    江雨烟眉头蹙起。

    这蠢货心里居然敢说傅司远是个病秧子?!

    江雨烟原本看着王二虎的眼神瞬间就便又冷了一分。

    她看着还在自顾自哈哈大笑的王员外,心思转了转。

    这死胖子看着胖矮挫加上猥琐,看起来也不想是个聪明人的样子。

    现在也就她和圆月两个人,动手杀出一条路来那是不太可能的事儿。

    不如……

    江雨烟细柳眉一挑,薄唇微勾。

    这辈子上苍给了她那么好的金手指,可不能白白浪费了。

    听说皇后的娘家是皇商,家中金山银山富可流油。

    当年圣上立她为后的原因便是因为她的母家可以给圣上提供丰厚的经济支持。

    虽然现今已经不是当年了,但是嘛……

    这肥羊可是他自己撞上来的。

    王员外看着江雨烟笑的样子,顿时呆住了。

    虽然他的第六感告诉他,这个女人惹不得,但是色字头上一把刀。

    此刻看见美女展颜,早将心中的什么第六感,什么警惕统统都抛诸脑后。

    江雨烟看着王二虎,薄唇微启。

    “听说王员外家财万贯,一向都是为美女一郑千金的。”

    【美女夸我有钱。】

    王二虎果然心中骄傲。

    他搓了搓手,上前一步,“只要小仙女愿意,别说千金了,万金小爷我也是愿意的。”

    江雨烟伸手指了指身边的圆月。

    “员外看我这个侍女如何?”

    圆月目瞪口呆,“王……”

    江雨烟一个眼神叫她硬生生将话咽了回去。

    王二虎眼神在圆月身上转了两圈。

    “虽然跟小仙女比差远了,但是也还行。”

    江雨烟点点头。

    “那行,不如我们来玩个游戏。”

    “游戏?什么游戏?”

    王二虎瞬间好奇心大起。

    “陪美女玩游戏一定有趣得紧。”

    “那可不,我们就来玩,你画我猜,我画你猜的游戏如何?”

    王二虎眯着他的小眼睛,认真地思考了一下。

    半晌,

    他嗤笑道,“没听过这种游戏,但是听名字倒也是有趣。”

    “可以!”

    但是,他双手抱臂,“输赢怎么办?”

    “既然是游戏,那输赢自然是要有赏有罚的咯。”

    江雨烟微笑,她知道鱼已经上钩了一半了。

    “我们主仆两身上没钱,若是输了,我就将我这婢女送你了。”

    圆月心里闪过一丝惊慌,她惊讶地看着江雨烟。

    后者对她郑重地点了点头。

    看着江雨烟坚定的眼神,圆月刚刚的心慌瞬间就被抚平。

    【好奇怪,为什么我会觉得王妃不会输呢。】

    圆月得到江雨烟的肯定,胆子便莫名地壮了壮。

    她看着还在犹豫的王二虎,道:“怎么,王员外,我一个弱小女子都不怕,你敢不敢答应?”

    “行!若我输了,一场一千两。”

    【哼,玩玩就玩玩,小爷我有的是银子。】

    “那怎么行?王员外豪气,一千两格局小了,一局怎么着也得是黄金一千两啊,是不是?”

    “好!黄金千两!才能配上小爷我的身份。”

    “口说无凭,立字为据。还有……”江雨烟看着眼前即将挨宰的肥猪。

    “我要再加一条,输了罚酒一杯,这样才有趣。”

    “哈哈哈,小仙女的点子就是多!好!小爷我奉陪到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