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逆仙击 > 第三十章 逆仙一击
    卜佑不得全力抵挡着阵阵而来的威压,缓缓直起身躯。

    抬起头:“正是在下!”

    良久,都领大人才微微点头:“将今日之事,与本座从头道来。”

    “是!都领大人。”

    卜佑只得将前去行动,尔后退出,途遇受伤青云子的经过再叙述一遍。

    其间着重的提到,青云子前辈要赠与培元丹之事。

    在此事中,卜佑也未曾有见不得人的动作,自然也无需隐瞒。

    片刻后,都领大人听完话,身躯前倾。

    冷声问道:“你当时为何不愿与叶道人一起前去?”

    “以你们准备如此充足,又不知对方有变数,那你为何中途退出?”

    卜佑淡然开口:“小子我生性胆小,所……”

    话音到此,大厅内的阵法开始动荡起来,卜佑忙稳住心神。

    就在这时,一个柔美悦耳的女子声音传来。

    “诺娃三千为主人服务!”

    “诺娃需要能源升级版本,前方三丈,地下丈二处,发现一级能源!”

    “诺娃需要能源升级……”

    卜佑的眼珠子差点没给爆出来。

    “停止!”

    “闭嘴?”

    “……”

    “关机?”

    “呜,咦,呜,咦,乎~~”

    长舒口气,终于清静下来,先前差点没喊出声来。

    平复气息后,忙接着道:“当然小子也有其他原因。”

    说完这句话,那阵法才逐渐变得平缓如初.

    都领大人的面色更加阴冷:“还有何因?”

    卜佑忙开口:“那叶前辈之前所说,与出发后的言行变数太大,若换做都领大人会前往否?”

    “再则小子在众人中修为垫底,即便前去也给不了多少助力,到时能分得小子多少好处?”

    “你途中遇到青云子时,可发现他有何异样?”

    “当时小子怕有人前来追杀,倒没发现青云子前辈有何异常。”

    ……

    如此这般,问话一直持续了半个时辰。

    二人对视后,都点了点头。

    都领大人一拂大袖:“那你就下去吧!”

    “是!小子先告退了。”

    早就不耐其烦的卜佑也没行礼,转身朝外走去。

    踏出大殿,卜佑整个心神才放松下来。

    大厅内,铠甲大汉看向卜佑离去的方向。

    “前方战事已紧,这小子年纪不大就有着先天修为,好好打磨时日,定是员猛将。”

    都林大人笑着回过头:“怎么着,王将军是看上这小子了?”

    “还别说,本将军确有此意!”

    卜佑往云雾山下走去,可还没走出几步,便被两位祭天司的修士拦住了去路。

    “两位!这是何意?”

    卜佑也没了好言语,冷声问道。

    “都领大人问过话,事情经过已说清楚,二位?”

    “是吗?”

    两人看着卜佑摇摇头:“你现在还是待罪之身,跟我们走一趟吧!”

    “嗯?是你等都领之意,还是尔等私下所为?”

    “小子,哪来许多废话!”

    “你待罪之身,当然要收监看押。”

    “此是若真的与你无关,到时自然会放行。”

    此刻的卜佑,怒火已是蹭蹭得往外冒,脸色沉了下来。

    “唰!”

    背后的长刀出现在手中,对眼前二人已动了杀心。

    “小子,好胆!”

    为首之人不屑的看着卜佑。

    “你可知武力对抗祭天司有何后果?那可是诛九族的死罪。”

    不提此话还好,卜佑已将真气游走全身,握紧了手中长刀。

    为首修士见卜佑未曾动手,得意的冷笑着。

    “小子,乖乖扔掉兵器,跟我们走吧!免得往后的苦头有得你吃的。”

    “哈!哈~”

    笑声未落,只见眼前之人身影已动,两个刚入练气初期的修士还留不下卜佑。

    眨眼间,卜佑就已到为首修士身前,那修士来不及做出反应,脖子就被铁钳般的手指掐住。

    另一修士吓得猛的退后几步。

    “快放了执事,你这可是犯了滔天~。”

    “咔嚓!”

    一声脆响,为首的修士歪着脑袋,如死狗般瘫倒在地上。

    脚下错开几步,缥缈灵动的身形晃动,往那叫嚣的修士冲去。

    那修士做梦也没想到,卜佑敢在祭天司的大门前杀人。

    慌忙中双手指印变化,三个拳头大的火球直奔卜佑上、中、下三路而来。

    卜佑忙抽身跃起一丈,三个火球带着灼热的气浪从脚下呼啸而过。

    在空中转过身来,手中长刀高高举起,连人带刀以劈山之势,压向对方修士的项上人头。

    白袍修士忙撑起灵气护盾,单掌上灵光闪烁,瞬间形成个三尺大小的红色火掌迎刀而上。

    “嘶、嘶!”

    只见那一刀带着破障之声,砍在火掌之上。

    刀身上滴着通红的铁水,穿过火掌、灵气护盾。

    从修士的右肩进入,斜着由上至下透体而过。

    “大胆狂徒,休走!竟敢在祭天司门前杀人。”

    远处祭天司内传出一声大喝。

    几道身影起落间,已出现在大门前。

    我去你姥姥的!一个个头顶长眼的玩意,小爷不陪你们玩了。

    此时已将全身真气急速运转,几个起落已冲出数十丈远,使出的正是逍遥游。

    耳后几道破空之声逐渐接近着。

    卜佑再次较力,脑袋上犹如雾气蒸腾,这是将真气运行到极致所现。

    “啊!”

    大吼一声,脑袋上的白雾拉成一条线状,如离弦之箭般朝大山深处而去。

    一个时辰过去,身后终于没了动静。

    卜佑一头扑倒在大石前,咬着牙,艰难的爬进大石旁的山洞中。

    “呼、呼嗤!”

    “呼~”

    寂静的山洞中,只听到自身急促的出气声,连手指头都无法动弹分毫。

    浓浓的倦意顷刻席卷全身,该歇息会了。

    不知此间何时、何地!

    “嘀、嗒!”

    洞顶上一滴水珠落在卜佑的眼睑上。

    “呃!”

    我这是在那,忍着周身胀痛,艰难的坐起身子。

    卜佑仰着头,张嘴接住洞顶滴下的水珠,片刻后才回过神来。

    本是好意,将受重伤的青云子送到祭天司了事。

    没成想送出如此结果,要是落在这些家伙手中,哪还有命走出祭天司的大门。

    这次得以逃脱祭天司的追杀,多亏了青云子所授的逍遥游。

    回想这些年,小心谨慎的一路艰辛走来,终究是无法把握住自己的命运。

    看情形,在这云州六郡怕是已无容身之处了。

    既然如此,也该去看看这异界大陆了。

    这一生,我的命运我做主!

    仙人不仁,就承受我这逆仙一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