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局继承修仙门派,弟子竟全是卧底 > 第16章 她除了天劫能诛,其他人别想诛她
    云海之间,飞月立在墨子衿的仙剑上正心烦。

    要不是她现在不能飞,去绝云宗这样的小事,她一个人就行。

    但现在,她需要一个“跑腿”的。一想到此,她那长长的清单上又多一条,找神剑。

    不是普普通通的仙剑,而是神剑!

    因为仙剑需要仙力御剑才能飞,虽然好的仙剑也有一定灵性,但依然依赖于主人的仙力。

    但神剑不同,它有自己的意识,能自由飞翔,还能在飞月暂时弱鸡时,帮助飞月战斗。

    飞月头又涨了,自己要找的东西真是一个比一个难!

    想到刚才水逍遥送来的灵石,飞月问墨子衿灵石的用处。

    墨子衿心中惊讶,飞月居然不知道灵石的用处,这也更加证明,飞月在后山修炼不止三五百年。不由对飞月也多了分恭敬。

    灵石是用来购买仙丹,装备和仙剑等物品。山海界的资源被人占为己有,想要交换就需要一种流通货币。

    擦,原来是钱。飞月轻笑。早知道当年她应该多存点,那时灵石可是满地。

    滑稽,原来的宝物现在成了垃圾,原来的破石头却成了“宝贝”。

    他们修仙的居然也要钱了,真tm世态炎凉。

    现在山海界主要由九大仙门统领,他们也是最强的九个仙门,分为山海九城。

    每座城里,还有不少中型和小型仙门。

    而绝云宗就是九大仙门之一,为山海界东北变天城城主。

    所以飞月在闯天镜湖时,伊鹤才会如此紧张。

    山海界地域极为广阔无垠,凡间有多大,山海界就有多大。从归海阁到绝云宗其实很远,但仙剑解决了距离上的问题。

    半个时辰后,飞月已经再次立于天镜湖之上,俯瞰下去,那里正有身穿青衣的长老忙着修复结界。

    “下去。”飞月直接命令。

    墨子衿还有点磨磨唧唧,双手插在袖子里,缩着脖子不太想下去。

    “听见没!”飞月直接扯耳朵。

    “是,是!”墨子衿咬牙拧眉,“那是不是要乔装一下?”

    通常接密文任务的人也不想被对方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以免在完成后,还招来杀身之祸。而且师尊明明那么厉害,为什么不自己御剑?

    “不用,走!”

    墨子衿呆滞地带飞月直接飞下,师尊胆儿真大!

    “谁敢擅闯我绝云宗禁地!”果然,四个绝云宗弟子已经从四方飞来,将飞月他们围住

    他们都是青衣白玉冠,清姿俊美。

    其中一人的穿着与其他三人不同。青衣设计地更加精致奢华,丝光闪烁,青纱罩衣。领口云纹,腰间玉带,白玉簪挽起一束长发,及腰的长发在天青色的天空下也微微泛出一丝青色。

    清逸的黛眉,冷眸含霜,鼻如冰雕,唇却嫣红若梅。冰容玉姿,身带寒气,宛若冰内的仙君,生人勿进。

    墨子衿一见他,大大的眼睛里已经闪现锐光。在仙剑上一个转身,转到了飞月身后,俯身到飞月耳边轻声低语:“那就是绝云宗少宗主沧离,也是绝云宗首席大弟子,不好惹。师尊,要不趁他们不知我们是接他们任务的人,先……”

    飞月扬起手,打断墨子衿的话,但这个墨子衿,没带错。

    绝云宗禁地被闯,结界被破,宗主和长老们高度戒备。长老负责修复结界,沧离带其余高阶弟子护法,守护周围,以防有居心叵测之人趁火打劫。

    山海界仙门众多,他们哪里认得全别人的着装?但看飞月他们身上那简陋的衣服,就知道是登不上大殿的小宗门。

    这种小门小派,他们绝云宗不会放在眼里,沧离直接收剑,冷冷看飞月一眼:“你们走吧。”

    人家都懒得堤防!

    飞月扬唇一笑,不疾不徐从怀里抽出了黑色密文卷轴。

    正要离开的沧离立时顿住身形,眸光如剑地射向飞月手中密文卷轴!

    沧离冰眸微眯,冷光闪烁,小小仙门,居然敢接他们的秘密任务!还这样大模大样前来,这是对他们绝云宗的羞辱!

    寒气在沧离身上升腾。

    墨子衿在飞月双手插入衣袖,黑眸里锐光闪闪,静观事态。

    飞月冷冷一笑,眸光灵动狡黠:“我们来拿赏金。”

    墨子衿在飞月身后呆住,这人都还没找,师尊怎么就敢来拿赏金?

    沧离一怔,肃然冰寒的眸光不由落在飞月的脸上。

    这女人容貌清丽出尘,但眸光里却透着狡黠,与他们门内修炼的女弟子正经刻板全然不同,有点……不正经。

    沧离已经拧眉,飞月的这份不正经让他不喜。

    这到底是哪个宗门?敢在他们绝云宗面前放肆。

    沧离给周围师弟一个眼色,他们纷纷散开,冷冷看飞月:“密文卷轴的规矩,你知道吗?哼。”沧离冷哼一笑,这女人找死。

    飞月也轻笑看他,这货明显是瞧不起她:“密文卷轴的威望你也该知道,人,我给你找着了,请结账。”飞月将卷轴放到沧离面前。

    墨子衿在飞月背后大睁黑眸,人呢?墨子衿立刻精锐环顾四周,开始寻找退路。

    “人呢?”果然,人家要人,满目的不屑与不悦,“你敢戏弄我们绝云宗,不怕被诛吗!”沧离的寒气登时炸开,青丝飞扬。

    飞月沉脸,果然又是动不动就诛人。她飞月除了天劫能诛,山海界内,没人能诛她!

    仰起脸,一手指向自己:“就,是,我。”

    登时,墨子衿和沧离都惊呆在原地。

    飞月更是轻蔑一笑:“玄天秘法结界,这么差的结界,你们也好意思摆出来?”

    “你敢戏耍本少尊!”沧离脚下的仙剑立时蓝光闪现,宛若染上一层冰霜。

    墨子衿见状立刻跃回飞月面前,仙力撑开护壁,厉喝:“不得对我师尊无礼!”虽然打不过,但气势不能输。

    随即,他扭头对飞月挤眉弄眼,低语:“师尊,我干不过他,要不……你来?”

    飞月一抽眉,现在她才需要苟着!她从墨子衿身后探出脸,看一眼沧离身上的寒气,笑了:“你丹境突破了没?”

    沧离被飞月这牛头不对马嘴的话说得一时愣住,身上的寒气也不知不觉消散。她怎么突然问起他的丹境突破?她有什么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