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以琨羽之名 > 第九章,葵花公主出长安(三)
    臣不能。

    原来?,一切都是我的一厢情愿。

    西越的王子叫安达,他是那种很阳刚的男子,他的阳刚和陈子威的有所不同,他天生具有一种来自广袤草原的超脱和霸气,而陈子威的气质是深沉和冷傲的。

    安达从遥远的草原赶来,求娶皇上心爱的葵花公主。

    安达骁勇善战,又是未来草原上的王,她承诺只要娶了我,他们整个部落世世代代都会效忠汉皇。

    父皇对安达自然是满意的,命我在文华宫宴请自己未来的夫君。

    我对父皇说,可以,但我有一个请求,希望陈都尉及其夫人能随侍左右。

    父皇豪气干云,没问题。

    宴会当晚,整个文华宫歌舞升平,我自小喜静,居住的文华宫里如此热闹还是头一回。

    今天是个很特别的日子,我的爱人陈子威第一次踏进了我的文华宫。

    我忽略掉一旁安坐饮酒的安达,忽略掉陈子威身旁笑靥如花的李小小。

    只看到了我和陈子威,我们相对而坐,相视而望,我的眼里、心里、脑海里全是我们六年前相遇在宫门外的画面。

    安达起身要向我敬酒,我低眉浅笑,凑到安达的耳边蛊惑的说到:“陈夫人是当年艳满长安的舞姬,倾国倾城,想娶她的男子多不胜数,王子看如何呢?”

    我承认我说这话的初衷是有些恶毒想法的,却不料安达丝毫不为所动。

    他毫不在意地看一眼李小小却冷不防在桌下抓住我的手,充满柔情地低声在我耳边说:“陈夫人美丽有余,风情亦足,但公主才是安达心中的女神,圣洁高贵,无人能敌。”

    我拿酒杯的手一个不稳,玲珑剔透的玉杯从我手中滑落,碎了。

    杯子碎了,和安达的话无关,只是我抬头那一瞬,看到陈子威将一颗青菜夹到李小小的碗里,眼里的柔情蜜意让人嫉妒得发狂。

    刚刚决定要放弃的恶毒念头再次涌进脑海。

    我默默挣脱出安达的手掌,起身唤侍女再取一套酒具来。

    安达王子远道而来又是葵花未来的夫君,理应喝一杯;陈都尉夫妇伉俪情深,让人羡慕,应该喝一杯;葵花有缘结识名震长安的陈夫人,应该喝一杯;安达王子年少有为应该喝一杯;陈都尉精忠报国应该喝一杯……

    总之,所有能喝酒的理由都被我从角落里扯出到桌面上来。喝吧喝吧,我什么都不管,我只知道酒能乱性。

    喝到最后,酒桌上只剩下我和陈子威,虽然我的头已经昏昏沉沉,但他在我的面前却是前所未有的清晰。

    我摇摇晃晃起身想去拉他的手,却一个不稳,摔倒在地上。他哈哈大笑,起身摇晃着来扶我,说,夫人,小心啊!说完自己也没站稳,摔倒在离我不远的地方。

    夫人?我想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他把我当成李小小了。我爬到他的身边,抓住他的手说道:“陈子威,你可真是没良心啊!我是葵花,是葵花啊,那个六年前和你相遇在漫天大雪里的小丫头。”

    “葵花?”他似乎在回想,“噢,是公主!”他说着就要起身给我下跪,被我制止住了。

    “我们的相遇那么美好,你却没有爱上我,为什么不爱我?明明是我先遇到你的,明明是我先爱上你的,你却娶了李小小,女子的容貌对于一个男人来说真的那么重要吗?如果是,我宁愿用我一生的荣华来换李小小的绝世容颜。”

    陈子威眼神迷离,他看我一眼,突然伸手来摸我的头,喃喃道:“小丫头,你不懂,这和容貌无关,你还不懂爱情。”

    我躺在他的怀里大笑起来,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哈哈……陈子威,你居然说我不懂爱情,在我十一岁还不知情为何物的时候,我就爱上你了……你知道吗?爱你让我好辛苦啊!”

    这次陈子威没有说话,只是把我的头按进他的怀里,任由我哭,任由我闹,一边还小声地说着:“傻丫头,傻丫头。”

    我含着眼泪,心里却是幸福的。此时的他是把我当成葵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