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以琨羽之名 > 第十章,葵花公主出长安(四)
    第二天清晨,我沐浴着阳光醒来,发现宴客厅里一片狼藉。

    昨晚的残羹剩汁还没收拾,我看了一眼趴在地上沉睡的陈子威,他的睡容沉静,没有平日的冷傲,像一个无害的孩子。

    此时我又开始羡慕起李小小来,每一天清晨,她都可以看到陈子威这样的容颜,她可真幸福啊!

    想到这里,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来,四下环顾,李小小和安达都不在。

    我朝门外喊了一声,一个侍女走了进来,我故意提高声音问她:“安达王子和陈夫人呢?”

    陈子威被我的声音吵醒了,他用手揉了揉太阳穴,过了片刻又像想到什么,连忙跪在地上。

    “臣酒后失态,冒犯公主,望公主见谅。”

    他又跪下了,他一跪我就心疼,连忙扶他起来:“陈都尉莫担心,你没有冒犯我。”

    我又转身对侍女问道:“安达王子和陈夫人呢?”

    “这……”侍女一边瞄向宴客厅旁边的更衣室,一边支支吾吾不敢说话。

    我把头转向陈子威,看到他眼里闪现出一丝犹疑的目光,他迟疑了一下,便径直起身走到了更衣室门口。

    他久久地站在那里,不动也不说话。我自然知道里面是怎样一幅场景,床上是安达和李小小。

    慢慢地,陈子威快要站不稳了,我赶紧上前扶住他。

    他右手抚着胸口,左手不停的颤抖,最后他大力地摆脱我扶住他的手,踉踉跄跄地出了文华宫。

    看着他悲伤离开的背影,我瞬间就后悔了,为什么我要这样伤害他?

    我竟忘了我的心是和他的心相连的,看到他心痛我也会痛不欲生!

    我想跟随他出去,却被从房里跑出来的安达死死拉住。

    或许他以为我生气了,紧紧抱住我,不停地道歉。

    “对不起葵花,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该死,对不起……葵花原谅我吧……”

    他的声音沙哑,眼圈红红的,看起来竟让人有些心疼。

    我心乱如麻,心里想着受伤的陈子威,又觉得愧对眼前的安达。

    安达是真心爱我的,跟我对陈子威的感情是一样的,他也是那种对爱情直言不讳,忠贞不二的人。

    现在他在我的文华宫里,在他未来妻子的眼皮子底下发生了这样的事,他一定相当后悔和自责,觉得无颜面对我。

    听到他不停道歉,我真想大声喊出来:不是你的错!关你什么事呢!都是我干的!我蛇蝎心肠,我十恶不赦,我真是这天底下最坏的女人!

    被爱的人总是有恃无恐,我一边自责,另一边却狠狠的给了安达一巴掌,追着陈子威离开的方向跑了出去。

    我并没有见到陈子威,刚才连站都站不稳的他此时却没了踪影。

    正在我心急如焚的当口,有侍女跑来告诉我,陈夫人醒来发现自己的不齿行为,羞愧难当,咬舌自尽了……

    我颓然跌坐在地上,突然之间感觉天地一片苍凉。

    我蹲在地上,长长久久地哭泣……

    安达走过来,捧起我的脸,我看到他的眼里有泪花在闪动,他嘶哑着声音说,对不起,葵花,我的爱人。

    这结局不是我想要的,我只想让陈子威休妻,让安达羞愧而返,那么我就可以和陈子威重新来过。

    可是,我太低估了我们四个对爱情的忠贞,李小小死了,安达留在长安,每天每天来文华宫祈求我的原谅。

    殊不知,最不该被原谅的是我自己,我亲手制造了一场悲剧,伤害了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

    之后的很多天,我都没有陈子威的消息,派人出去打听才知道他已经向父皇请缨去了边关。那里正在打仗,硝烟四起,战火纷飞,我心里顿时升腾起一种不祥的预感,或许他这一去我们就是生死永别了。

    想到要失去他,我心里又是一阵排山倒海的难受,不行,我要去找他,即使他走到天涯海角我也要在他的身边。

    即使是死……我也要和他死在一起?!

    我立马收拾包袱,催马扬鞭,来了这塞外边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