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以琨羽之名 > 第十一章,葵花公主出长安(五)
    听完葵花的讲述,我的酒已经醒了大半,这可怎么是好啊,为什么我遇到的人都是单相思,怎么就没有一对两情相悦的呢?

    “所以你现在是要去找陈都尉吗?”

    “是的。”葵花坚定地说。

    “可是那里正在打仗,很危险的。”我很想劝下她来。

    我看到琨的表情,他能知晓这世界每个人的结局,从琨的表情来看,葵花这一去估计是凶多吉少了。

    “就是因为危险我才要去,我不想就这样和他分别。”葵花擦了擦眼角残留的泪水,喝完酒坛子里最后一口酒,歪歪倒倒地回房间去了。

    看着留在大堂里的那些个七倒八歪的空酒坛子,我才真的相信,这个葵花公主就是那个故事里以一己之力喝倒三个人的葵花公主啊。

    我第二天早晨起床的时候,葵花公主已经走了。我因为没能全力劝阻她而内心不安。

    琨看出我的不安,安抚我说:“我们本来就不应该也不能帮助这些世界里的人做决定。如果你做了,就犯规了,要付出代价。”

    “琨,会是什么代价?”我问。

    “会是你不能承受的代价,所以你想都不要想。”琨说完就不打算理我了,他下楼去帮我叫小二泡茶上来。

    这几天,我茶不思饭不想,天天站在客栈的大门口望着关外打仗的方向。

    我在等葵花的消息,其实葵花和陈子威的结局我问琨他也是知道的,但我总觉得问了就尘埃落定了,不知道的话还可能会有奇迹发生。

    这一天,几骑快马裹挟着黄沙和寒风从战场的方向疾驰而来,人马在客栈整顿休息,来人均为官兵打扮,似要回长安汇报军情。

    小二赶忙给几位军爷上了热腾腾的饭菜,席间,一位军官突然说起最近军营里的一件奇事。

    说是前几日陈子威将军抗击敌军不幸遇难,在将军死后的第二天晚上,一名身披玄狐斗篷的女子突然闯进将军的军帐。

    她声嘶力竭地喝退了所有人,在将军的床前坐了一夜,第二天便倒在床上不省人事。

    经军医检查,才发现女子的肠子竟在体内一寸寸地断了,而脸上却没有一丝哭过的痕迹。

    最是伤心断肠人,此事在边关一时传为奇闻。

    居然是这样……

    我原本也围站在那几个官兵旁边听八卦,听到最后才发现原来他们带来的是葵花公主的结局。

    我有些腿脚发软,琨从身侧扶住我。

    我的背后惊出一身冷汗,爱情真是洪水猛兽,它怎么会那么令人害怕呢。

    弗语为了它孤独终老,葵花为了她肝肠寸断,安达为了它终身自责,李小小为了它丢了性命,还有陈子威为了它心灰意冷,从而战死沙场……

    爱的人无法释怀,被爱的人也被禁锢了终生,爱情太令人害怕了。

    “琨,爱情真可怕。”我虚脱地半瘫在琨的怀里。经历了他们的故事,仿佛我的心力也被耗尽了一般。

    “羽,别害怕,这些都不是真正的爱。”琨把我扶到楼上的房间里。给我倒了一杯温水。

    “那这些是什么?”我不解地问琨。

    “这些都是执念。”琨回答我。

    “什么是执念?”我问。

    “执念是坚持不放,所以不能超脱,有执念就会有怨念。”他答。

    “怎么才能没有执念?”我继续问。

    “唯有放下执着,才会自在。”他继续回答。

    “何为放下?”我睁大眼睛看着琨,等他为我解惑。

    他看着我睁大的眼睛,突然不答我,反而笑了。

    “怎么?”我被他的表现弄迷糊了。

    “我也不知何为放下。”他宠溺地摸了摸我的头发,对刚才的话题闭口不谈了。

    这一年,边关告急,外面兵荒马乱,而皇帝最疼爱的葵花公主却在一夜之间从皇城里消失得无影无踪。

    葵花公主的出走几乎轰动了整个长安城,皇帝派出了一半的皇城侍卫全城搜索,却连葵花公主的影子都没有见到。

    葵花公主就这样从皇室的历史中彻底消失了,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