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以琨羽之名 > 第十八章,人间小酒馆(三)
    第二天早晨起床,我对琨说:

    “昨晚你喝多了,叫了一个女孩的名字。”

    琨正在帮我盛粥的手突然一顿,有些紧张地问:“你听到了什么?”

    我极少看到琨有情绪的波动,看来他真的很在意。

    我的心更痛了,头也开始痛起来。

    “我没有听太清楚,只听到一个华字,琨,她是谁啊?是你喜欢的人么?”

    琨听我说没听清,面部表情稍微松弛了一些。

    我却突然哭了起来,眼泪哗哗往外涌,一串串滴到我面前的白粥里,估计粥都变咸了。

    “怎么了?”琨停下手里的事,绕过桌子来到我的身边,我一把抱住他的腰,继续哇哇大哭。

    边哭边说:“琨你有喜欢的人了,昨晚你为他喝了好多酒,你还不停叫她的名字,我的心里好难过啊。”

    琨失笑,轻轻拍我的肩膀,温柔地说:“没有没有……”

    “那你昨晚叫的那个华是谁啊?”我泪眼婆娑抬起头。

    琨不回答,只是把我拥进怀里,轻拍我的背,跟我说:“对不起,羽,以后我再也不喝酒了。”

    这件事就这么不了了之了,我也不缠着他继续问,但我的心里却为了这个名字莫名不安起来。

    这么多年朝夕相处,相依为命,我对琨的感情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依赖。

    琨对我的事一清二楚,比我自己还了解我自己,但我对琨所了解的却实在太少。

    我开始思考我们的关系,并且也萌生了去探究被我遗忘的过去的想法。

    早餐之后我鬼使神差又去了“人间小酒馆”,里面那个神秘的店家和她未讲完的故事一直吸引着我。

    今天她倒是没有喝醉,一个人安安静静坐在柜台后面发呆,看到我和琨我进去,二话不说给我们端了一盘花生米出来。

    “还是醉生梦死,要来一壶吗?”

    我鼓起勇气,咬牙决定再试一次。

    “再给我来一壶吧。”

    女子给我一个赞许的笑容,转身用托盘从柜台后面给我端出一壶醉生梦死。

    有了昨天喝这酒的经验,今天我再品这壶苦酒,居然没觉得有那么难喝,甚至在苦辣之后后面还能品味出一丝丝甘甜来。

    因为琨的事,我心里也有说不出的苦闷和憋屈,一连喝了好几口。

    女子笑看着我。

    “我知道你们会再来,所以特意在店里等你们。”

    “你怎么知道?我都不知道我会来。只是一时兴起。”

    “有的事情看似偶然,实则必然,性格使然。”

    看着她世外高人一般老神在在的神情,我完全不能把她和昨天那个醉成一滩泥一样的人联系到一起。

    她继续说道:

    “我的故事其实很简单,这样的乱世里,我们这样征战沙场,为国而生的人眼里,是没有自己的。

    我们舍弃家庭,为了保家卫国而一次次在沙场上浴血奋战。

    我夫君和他的同僚,多次以少敌多,大败敌军,但是我们的国家不够强大,君王不够勇敢,总是想着求和,投降,到后来吃亏还不是我们这些武将。

    需要我们的时候给我们封官进爵,让我们为国杀敌,保皇室荣盛平安,不需要我们的时候就降我们的职,给我们安上莫须有的罪名,以对外求得暂时的安稳。

    国家遇不到明君是百姓之不幸,更是臣子的不幸。”

    说到这里她又有些感慨,拿起我的酒壶狠狠喝了两口。

    “我对这个国家已经失望了,我们对收复中原失地的理想也不抱有任何期待了。

    现在我只是苟活于世,居在这人世一隅,曾经那个叱咤风云的护国夫人已经死了,和我们的理想一起死去。”

    等她讲完故事,我酒壶里的酒也被她喝得一滴不剩了。

    女子豪迈一笑:“今天的酒我请客。”

    我一阵唏嘘感叹,才想起聊了这么久还不知道她的名字。

    她虽看着比我年长,可我毕竟已经活了300多年,于是只问一句:“小姐姐,怎么称呼?”

    女子听我问她名字,思绪一下子飘向了一个很久远的年代,那里有她少女时期天真的梦。

    许久,她才缓缓开口。

    “奴家姓梁,小字红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