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以琨羽之名 > 第十九章,呆萌青梅和她的高冷小竹马(一)
    临春城,四月芳菲。

    阳光不热不燥,春风善解人意,芬芳馥郁的花香,在清爽通透的空气里弥漫……

    一切都是微醺的状态,刚刚好的样子。

    一个粉扑扑扎着双髻的小姑娘站在我的旁边,脸皱成一个大包子。

    她用穿着鹅黄色绣花鞋的小脚丫在地上画着圈圈。

    “我好烦恼。”六七岁的小娃娃用小奶音说出这样的话,让人觉得好笑又可爱。

    我把院子里摘来的白色海棠花别一朵在她的头发上,看着她粉雕玉琢的小模样格外招人喜欢。

    这是我的新邻居林秀才家的小女儿,闺名嗣月。

    自我和琨暂居临春城之后,她每天都会来我们院子里找我玩。

    “是不是你的南安哥哥又不理你了。”

    南安家也住我们隔壁,他爹爹是振威镖局的镖头。

    南安年仅十岁,但受他父亲的影响,小小年纪就表现非常沉稳。

    他走路昂首挺胸,小背脊挺得直直的,面部表情常常是高冷又傲娇的。

    嗣月是他的小迷妹,每天睁开眼睛就是要去隔壁南伯伯家找她的南安哥哥。

    以前南安还会和嗣月一起玩儿,现在南安长大了,觉得自己是个男子汉,不愿意再和小姑娘一起玩了。

    这可愁坏了我的小嗣月。

    “可不嘛,南安哥哥最近总不和我玩儿,他说男女授受不亲。”嗣月嘟着小嘴巴,嘴翘得都可以挂一个油壶了。

    “那我们想个什么办法把她吸引过来。嗣月,作为女孩子我们要矜持,喜欢的人不要主动去追,要吸引他来追求你,知道不?”

    “吸引是什么意思?”嗣月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圆鼓鼓地瞪着。

    “额,吸引就是让他把注意力放在你的身上。”我耐心地为我的好朋友解释。

    “额,我好像懂了。”嗣月歪着小脑袋思索片刻,开悟一般咯咯地笑起来,然后迈着一双小短腿急急地朝家跑去。

    边跑边回头甜甜地冲我喊:“夜羽,我先家去,明天来找你!”

    看着她这个急吼吼的样子,我不禁绽放出笑容。

    我也曾有过天真浪漫,无忧无虑的童年时代吗?

    我也曾上树掏鸟雀,下河捉鱼虾,草丛中捉蛐蛐,野花间戏蜂蝶吗?

    我也曾在年少时喜欢过哪个傲娇或者笨拙的男孩子,为了让他开心而绞尽脑汁吗?

    我把目光投向正在海棠树下假寐的琨身上,春风拂过海棠树枝,粉白的花瓣飘下来,落在他玄色的袍子上,给清冷的身姿平添了几分温柔。

    此情此景,让我不禁想起“岁月静好”这个词。

    或许我没有嗣月这般美好灵动的童年,但我有琨陪伴的岁月静好。

    第二天早晨,早餐过去许久,还不见嗣月来找我,平时这个时候她早就在我们院子里叽叽喳喳了。

    我抬脚出了院子,顺着胡同一路找过去,平日里嗣月基本就在这一道厮混。

    居然真的让我在胡同尽头找到这个小妮子。不过,这是个什么状况?

    “你快松手,林嗣月!”男孩子苦着一张脸,一动不敢动,双手高高举起,生怕和女娃娃有什么身体接触。

    “我不,南安哥哥,你快说我好不好看。”女娃娃穿了一件粉色小袄,小脸蛋化的像个猴屁股一样红彤彤的,估计是偷用了她娘的胭脂。

    她半坐在地上,一双手紧紧抱住男孩子的……大腿!

    一双眼睛亮晶晶闪着光,她抬起头问:“南安哥哥,我美不美,我美不美?”

    这画面,真是惨不忍睹。

    我赶紧上前去拖她起来,她原本还要撒泼打滚,见到是我,一下子就不好意思地安静了下来。

    我用眼神示意她赶紧放手,她乖乖把手松开,南安从她的魔爪下挣脱出来,一溜烟跑开了,看来被吓得不轻。

    我看着眼前这个不争气的小伙伴,身上脏兮兮的,脸上红扑扑,头发上还粘着几根不知名的小树叶,不禁失笑。

    “这就是你理解到的吸引啊?”我笑着问她。

    她用手背横着抹了一把鼻子,气呼呼地说:“每次娘对镜梳妆,精心打扮,我爹都痴痴看好久,我以为这就是吸引嘛。”

    我轻轻叹一口气。

    “对的,这是吸引,但你的做法太生猛了,需要改进。”